白洁传-少妇白洁-白洁小说-少妇白洁小说-白洁孙倩-白洁张敏

白洁与高义-白洁 张敏-白洁 孙倩-白洁 老七-白洁 高小坡-白洁 东子

回味外遇

回味外遇

那一天晚上回來,我乘著電梯時,心情有點兒不安,雖然我沒有做錯什麼事,但已感到對丈夫不忠。因為我居然答應和我的舊情人志信單獨約會,這很可能是一個危險的開始,無可否認,志信的成熟深深吸引著我,不過,繼續下去肯定就會出錯。

我開了門,戰戰兢兢的走進了客廳,屋裏一片寂靜,我的丈夫還沒有回來,就在這時,我突然被人從後環抱,嚇得我面無人色。

「是什麼人!」我大叫道。

「老婆,是我呀!」阿光就是喜歡這樣,他是我的丈夫,結婚五年,他對我依然熱情如故,抱得我緊緊的。

很快的,他的兩隻手就不規矩的在我身上亂摸,以前,我一定推開他,現在卻奇怪地半推半就了。

「老婆,這麼夜才回來,去了那裏?」他笑嘻嘻的吻看我的頸項說。

「哦!剛剛打完麻雀嘛!」我說了一個謊,他的嘴吻得我有點癢,他的手指也像魔朮師般在撫弄我的乳房。

我也不明白,今晚特別容易動情,我甚至感到自己的濕潤,他緊緊的摟看我,吻著我的耳朵,阿光是熱辣辣的,他伸手進我的內褲,我拼命地扭動。

他急不及待地將我推到梳化上,以前,我們也曾在這地方做愛,所以駕輕就熟,我心跳得很厲害。在他強烈的撫摸下,我竟然非常渴望,是有史以來最需要的,我不知道與志信的約會有沒有關系。但我今天再遇到以前的男友,的確泛起了陣陣微波。

當然,這種感覺我丈夫是完全不知的。我很需要,我扯開了他的睡褲,扔在地上,輕輕的從內褲伸進去,撩動他的毛發。這種感覺我很喜歡,阿光也很享受,誰知,我觸及的地方與以前完全不同。

以前每一次阿光都十分敏感, 要輕輕一碰,他都挺如鋼鐵,何況,我們溫存過一番,理論上他是昂頭吐舌的,但現在他卻是軟弱無力,令我心急如焚。

「怎麼,你……。」我有點詫異,他也很尷尬地說︰「可能我今天太疲倦了!」

我嘗試盡力,利用撫摸來挑逗地,因為,我是很需要、很需要他來充實我的,但還是越弄越不濟事,我肉緊地在他大腿上磨擦,他似乎也在努力。可惜,他面紅耳熱,額角冒汗,無論如何也擡不起頭來。

「你不行又要來攪我,真麻煩。」我說了一句丈夫不喜歡聽的說話,但我實在很氣憤,我最渴望的時候,他卻如此不濟。

我推開了他,就走進房中換衣服,他跟了進來,依然纏著我。

「老婆,給我時間,摸摸相信就可以。」他摸著我的乳房,我推開了他,因為我怕他弄得我不上不落就最要命的。

其實,我丈夫間歇性亦會出現這個現象,以往我就睡覺了事,今晚卸有一種極度空虛之感,我很需要一個強壯的男人。

我拿了衣服走進浴室,開滿了一缸熱水,浮浸在水中洗擦,一陣舒泰的感覺令我十分享受。我撫摸著自己的身體,驕人的身材自己也有點自豪,摸著幼嫩的乳房,出現了一陣陣幻想。

幻想著舊情人志信的撫摸,他粗豪而有力的手掌摸得我全身酥軟。我不其然的向下撩索,手指很有節奏,志信成熟而溫文的面容出現在我的眼前。

他吻著我,他吻我的眼睛,深情的吻我的臉。我情不自禁地主動吻他的咀,四唇交和的滋味很舒泰,我摸到他的東西,仍然強悍得使我春心蕩漾。

記得當年我未結婚,曾經與志信相戀過,這也是我的初戀,我們吻過,撫摸過,擁抱過。所以,他的東西我也曾經觸摸過,他比我丈夫還要強,不過,當時我們年紀輕,始終不敢超越軌跡。

後來,他去英國讀書了,我們之間的感情也由濃變淡,之後,我認識了阿光,也就是現在的丈夫,初夜之權也完好地奉獻給他。想不到,這次和志信久別重逢,一幕幕往事令我百般滋味。我有點失控,仿佛志信已經完全進入了我的肉體,他強壯的家夥令我欲仙欲死,我享受著比我丈夫更雄厚的實力。他全速推進,我也接近瘋狂。

突然,敲門聲傳來,使我回到現實中,我依然浸在浴缸中,志信的入侵 是我的幻想。我的幻想令我得到自我發洩,然而一絲絲空虛又包圍我的四周。

丈夫在外面緊張地拍門。

「老婆,這麼久,沒事吧!你還在生氣嗎?」

「沒事,你先睡覺吧。」我怕引起地的懷疑,沒好氣的就應了他一句話。

我用浴液揉著我的身子,現在才真真正正為自己清潔,我喜歡慢慢的洗。洗好了之後,我包了浴巾走出去,看看房中的丈夫,真的已經睡了,自己也懶洋洋的躺在梳化,看看電視上半夜的粵語長片。

突然,電話響了,竟然是志信打來。

「啊,你怎麼這麼夜。」

「哦!阿玲,對不起,你還沒睡吧!」

「有什麼事?」

「阿玲,明天你有時間嗎?我想約你吃晚飯。」

志信的聲音依然充滿磁性,他每一句說話都打動得我難以抗拒。

「這樣好嗎?明晚半島酒店的咖啡室,六點鐘我等你。」我還沒有決定,猶疑間他的說話已經繼續︰「不騷擾你睡覺了,再見。」

他的決斷是我當年最喜歡的,我最討厭男人婆婆媽媽,現在,他也是簡短而爽朗的邀約使我無可推卸。我拿看電話筒慢慢放下,一陣迷茫令我發呆。

如我再會約,很明顯就已踏進了危險線,但我可以拒絕嗎!志信是我的初戀情人,他深情而溫柔的吻我依然印象深刻。然而看著熟睡的丈夫,我也有點犯罪感了。

翌日,我裝扮一番,完全就像當年應約情人一般地緊張。我怎會有此心態!我已經結婚好幾年了,我依然愛志信嗎?

計程車載我到目的地,高級酒店的格局的確與眾不同,玻璃大門被門童推開,老遠已看見志信在輕輕揮手。他坐在咖啡室的梳化椅上,穩重而自信的神態依然是那麼足以迷倒不少女孩子的。

我走了過去,他禮貌的替我移動座椅。

「來了很久了?」我問他。

「等你嘛!就算多久也沒問題。」

看來他的溫柔體貼實會在令很多少女也不能自拔,而且,說話間也沒有輕浮的感覺。

「要吃點什麼?」

「隨便可以了。」

侍者走了過來,他就要了兩份晚餐。

「阿玲,不見你幾年,你越來越漂亮,上次見到你之後,我整晚都睡得不好。」

「志信……」我想制止他說下去,因為我已經有丈夫了,但我沒有說出來。

他的談吐也顯得他極有知識,天文地理他都可以滔滔而談,但卻不令人覺得沉悶。飯後,他提議散步,我也無可無不可,大家走到陰暗而浪漫的海傍。

我們走進舊日的談情地,濃情蜜意,住日的溫馨片段湧上心頭。突然,志信輕輕拖住了我的手,我的心跳突然加速,我想縮開,但卻沒有這樣做。

「阿玲,你記得那邊的長椅嗎!」

我點點頭,表示記得,以前,我們喜歡坐在那邊較為隱蔽的地方卿卿我我,郎情妾意,擁抱,接吻,都曾經在這張長椅上發生。

現在,舊地重遊,倒是百般滋味,我結了婚,一切也不可以再發生了。

志信很自然的態度,反而使我顯得十分拘謹,我們一齊坐下來,他目不轉睛地看著我,我害羞得低下頭來。

「阿玲,我真有點後悔。我去了英國讀書,卻失去了你。」

「志信,算了,一切都成過去。」

他停了停,輕輕用手掌托起我的臉說道︰「但我依然愛你,而且比以前更愛你!」他這兩句話很簡單,但卻如雷貫耳,我的心跳得很厲害,不知如何應付。

我看看他的眼睛,是一片深情的神彩,而我卻混亂得手足無措,我居然閉目以待,這一刻我唇乾舌躁,渴求他的滋潤,他的擁吻。

他終於吻下來了,濃情而潤厚的咀唇印了下來,我緊張得心亂如麻,就恍如一個待判的犯人。

他印了印我的咀、臉、耳朵,然後再吻我的咀,我感到一陣迷茫,酸軟下來了。他在樹蔭下擁看我熱吻,就如初戀般的情景,他的男人氣息仍然像過去那樣迷住了我。

我無法抗拒,熱情地喘氣,我動情了,無可否認我是喜歡志信的。他撫摸我,我的大腿,我的肚臍,還伸手進我的衣服觸摸我的乳房。

一種犯罪的感覺令我突然僵住了,我推開了他,低下頭來。

「志信,不可能了,我已經有丈夫了。」

他也不勉強,坐在我旁邊靜止了,大家就在這昏暗的環境中發呆。

沒有說話,沒有離開,他突然捉住我說︰「阿玲,我明白的,但我實在太愛你,那怕是一夜情也好,阿玲!好嗎?」

他再度擁抱著我,我也情不自禁,我們在磨擦,熱吻,撫摩對力的身體。他的東西依然強硬的撐了起來,被我握住了。我愛不釋手,他也沖動得掀起我的衣服,吻著我的乳房。

「阿玲,答應我,好嗎?」我們都按不住心底的欲火,有情有欲的撫摸特別亢奮,他沖動得把手伸到我的裙底,摸到了我的陰戶。

「啊!不!不可以!」我嘴裏雖然這麼說,但不可否認的,現在我們都有所需要,志信拖著我截了一部的士,向著剛才那間五星酒店進發。

在車上,他也表現得十分熱情,撫摸看我的大腿,嗅看我的秀發。

到達酒店的房間,他就急不及待的吻我,我們在門後已經瘋旺地摩擦,硬硬的東西完全抵住了我的小腹。

他開始脫我的衣服,我下意識地推開了他。

「你先沖個涼吧!」

他知道我喜歡清潔,他也點一點頭,開始脫去他的外衣,走進浴室去。我獨自坐在床邊,看看周圍的環境,很高級,豪華,全部都顯得十分氣派。

突然,他身上 圍著一條浴巾從浴室走出來,身上還帶著少許水珠,他氣喘籲籲地說道︰「阿玲,我實在等不及了,你給我吧!」

我縮著身子,任他的雙手在我身上活動。他身上的浴巾已經掉下,我身上的衣服也被他一件一件脫下來。很快的,我們都一絲不挂了。

他把我抱在懷裏,像玩賞古董一樣,把我的手腳都仔細地愛撫著。我不禁害羞地偎入他的懷裏。

「阿玲,你真美,看你這對腳兒小巧玲瓏,就像粉雕玉琢一般,愛死人了!」他一邊摸的我腳兒,嘴裏不停地贊美著,還拉著我的手去摸她的陰莖。

當我的手接觸到他那粗硬的大陽具時,我一顆心都快跳出來了,同時陰道裏的分泌也驟然增加。當他的手摸道我那濕潤的地方,我更是渾身都發軟了。

我雙頰發燒,全身沒一點力氣,任志信把我橫放在床上,他捉住我的腳踝,分開我的雙腿,把他那條粗硬的大肉棒緩緩插入我的陰道裏。

我終於得到充實了,昨晚我丈夫不能滿足我的,現在志信徹底地給我了。他開始抽插了,他的抽送十分有力,但是因為他比我老公大。我有一種漲悶的感覺。志信望著我臉上那種不堪消受的表情,更加得意洋洋。動作也加快起來。

說實話,我丈夫待我要比志信溫柔得多。但不知為什麼,他的粗魯反而更快挑起我淫欲的春情,我很快就高潮了。當我到達欲仙欲死的景地,我情不自禁把他緊緊抱住,志信也在這時往我陰道裏突突地射入精液。

我雖然被他玩得如癡如醉,但仍然感覺到他的陽具在我的肉洞裏跳動了好多次。我估計他一定射進去很多精液。在這方面,他似乎勝過我老公了。

他伏在我的身上,把陽具留在我肉體裏沒有拔出來。我也開始覺得肉棒對我的漲迫慢慢減少了,就像我老公那樣,一但射精之後,陰莖就會迅速萎縮。但是志信好像無意和我脫離,過了一會兒,他又開始吻我,用手摸捏我的乳房。我望了望牆手表,這時才八點鐘。我心裏也很樂意他這個尾聲。

他摸我的乳房時,我的陰道也情不自禁地抽搐著,他像發現新大陸似的加緊搓捏我的乳房,還用嘴巴輪流吮吸著我兩粒敏感的奶頭。這下子我的陰道就抽搐得更利害了。突然,我覺得他的陽具又在我陰道裏漲大起來。

我不禁驚嘆了,我老公每晚最多也 不過一次,志信卻這麼快就回氣了。

志信又開始動了,因為我陰道裏有許多他剛剛射入的精液,所以當他抽動時就發出怪聲怪響。聽得怪羞人的。我輕聲說道︰「讓我去洗一洗,好嗎?」

志信說道︰「好的,我抱你去!」

說著,他慢慢地把他的陽具從我陰道裏退出來。然後他用強有力的雙臂,把我的肉體抱進浴室裏。

這裏的浴缸不太大,志信就讓我坐在他懷裏,像替小孩子沖涼似的幫我沖洗著。我的身材本屬嬌小玲瓏的類型,志信又長得高頭大馬。所以我在他懷裏好有一種安全感。

其實我和他身上本來就乾乾淨淨的,所以我們在沖涼缸裏 不過是耍水而已。我覺得他那條肉棒硬硬地頂在我背後,就笑著說道︰「阿信,你真利害,剛剛才出一次,又這麼硬了。」

志信道︰「是呀!看來它想鑽進你那裏哩!」

「阿信,你讓我起來一下。」說著,我從他懷裏站起來轉了個身再坐下來。讓志信的陽具插進我的陰道裏。這樣的姿勢,他插得我很深。我不禁用雙手勾住他的脖子,以調節進入的程度。這樣一來也可以讓我的乳房臆貼在他寬闊的胸部。

志信也感覺到了,他很體貼地把我的屁股捧著,使我更輕盈地在他懷裏活動。我嘗試扭腰擺臀地套弄他一會兒,就無力地坐在他懷裏。我說道︰「這動作我從來也沒有和我老公做過,和你還是第一次哩!」

志信聽了很高興,他的回應是無數的吻。

在浴缸裏玩了一會兒,志信又把我抱到床上,他在我全身到處親吻。他吻我的臉,我的乳房,我的陰戶,總之我的肉體沒有一處不被他吻到。他贊不絕口地捧著我的雙腳把玩。他的舌頭鑽到我的腳趾縫裏,真有說不出的滋味。

後來,他又再次重點進攻我的陰戶,他舔我的陰道口的敏感小肉粒。把舌頭伸入陰道裏攪動,甚至甜吻後面的菊花。

我情不自禁地要求他再次和我交媾。這一次,我們翻來覆去玩得淋漓盡至。最後,他又一次把大量的精液射入我肉體裏。

這一個晚上,志信帶給我出來沒有過的刺激和興奮,然而我也不敢在酒店久留,我匆匆回到家裏時,還不到十二點,我老公卻已經睡著了。我松了一口氣,悄悄地進浴室沖洗,我連頭發都洗過了,然後準備上床睡覺。

這時,想不到我老公卻醒來了,他也要我,而且他今晚的狀態特別好。沒辦法啦!我 好脫下褲子讓他來。不知怎麼的,我老公對我抽插時,我心裏還是老想著志信。

我老公幹得很賣力,居然又把我幹出一次高潮。

之後,我又和志信幽會過幾次,直到他回英國去,才結束這段令我回味的外遇。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