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传-少妇白洁-白洁小说-少妇白洁小说-白洁孙倩-白洁张敏

白洁与高义-白洁 张敏-白洁 孙倩-白洁 老七-白洁 高小坡-白洁 东子

太太離家出走

太太離家出走

今天是陸小春和施美玉結婚周年紀念,二十八歲的的小春是個文員,他太太二十四
歲,任職售貨員。他們晚上在家準備好燭光晚餐。兩人婦卻為一點小事吵了架。
  小春趁著高興,取出啤酒來、又點了一支煙。美玉堅決不準丈夫吸煙喝酒。他盛怒
之下,刮了太太一巴,美玉哭著離家,說她永遠也再不回來。
  面對豐富的晚餐,陸小春一點胃口也沒有,他只是不停地吸煙喝酒,心裡暗罵道:
“我現在食煙飲酒,你能奈我何嗎?”
  他感到從未有過的自由和舒暢,突然間,他靈機一觸,取出一盒自己收藏的三級錄
影帶,放人錄影機內慢慢欣賞。那是一套日本三級片,女主角是個良家婦女,和丈夫吵
架後離家出走,在路上遇見舊情人。那男子帶她去開房,兩個人赤裸在洗澡。少婦害羞
地背向他,而他則自後抱緊她、兩手撫摸少婦的胸脯,她的乳房又大又白、使他愛不釋
手。連陸小春也看得沖動起來,然後是少婦仰躺床上,臉紅而慌張。她一對大奶子抖動
著,舊情人壓向她身上時,少婦略為掙扎道:“我巳嫁人了,這樣做怎麼行啊!”
  但他巳經毫不留情地將陽具大力插人少婦的陰道內。他張開十只手指抓著她的豪乳
不放,粗硬的大陽具在她的肉體中頻頻抽送。
  陸小春喝了一口啤酒、吸了一下煙,內心忽然掠過一絲恐慌。他太太美玉會不會也
乘機去找她的舊情人呢?他知道那個男人叫周志榮,他還沒有結婚,仍一向對美玉不死
心。他認為不會,美玉不是這樣的女人吧!於是他打了七、八個親友的電話,查問美玉
有沒有去過,但是他們都說沒有。
  小春的不安加深了,也對美玉產生更大的怨恨。他後悔和這樣的女人結婚,樣樣都
要管他。假如她真的去見舊情人,他一定和她離婚!
  他已無心再看三級帶了,而是想著太太可能的遭遇。他想她可能出於報復心理在餐
廳坐下,約周志榮出來,向他訴苦,說丈夫的壞話。而周志榮自然加鹽加醋了。當他煽
風點火成功,美玉十分激動時,他就騙她喝酒、將她灌醉,然後帶她回他的家中。
  然後,美玉將躺在床上,周志榮首先剝光了衣服,再將她的衣服一件一件脫下,直
至她身上一絲不掛。當淫賊壓在美玉身上時,她仍有幾分清醒,她可能想掙扎起來。但
她是女人,又喝醉了自然是失敗了。接著,她的兩手被男人捉住,他低頭吻她的臉,
吻她的嘴、吻她的乳房。突然,他把粗硬的大陽具向著她的肉洞全力一插,徹底地占有
了她。他興奮地挺進,吸吮她的豪乳。他得逞了,狂笑著說道:“陸太太,你終於都要
讓我騎了。你的肉洞夾得我好舒服哦!你兩只乳房又大又好摸,真是超級的美乳哩!”
  他把陰莖往美玉的肉體裡狂抽猛插,也興奮過度,終於向美玉發洩,肆意地把大量
精液噴入她的陰道裡了。
  陸小春想到這裡大力,將酒杯擲在地上,杯子碎了。他一手掃跌桌上的酒菜,碗碟
也全碎了。望望電視機,此刻那電視上的三級帶,正播映另一個放事:一個少婦被男人
誘奸後,丈夫拋棄了她,結果她淪落風塵!一個客人綁起她,用陽具插入她陰道內,再
用煙頭灼她的乳房,看著她的慘叫而狂笑地向她臉上射精。
  “抵死!活該!”陸小春大罵著。他在屋內來回度步,氣憤地想著,如果美玉真的
被誘奸,他也一定不會再要她了。
  現在是晚上十時,他做甚麼好呢?他坐在沙發上,目光不安地落在電話上,十五分
鐘過去了,電話果然響起來。他馬上接聽,目光落在墻上他和美玉的結婚照片上,緊張
地等待,原來是搭錯線,他大力放下電話,垂頭喪氣地靠在沙發上,迷迷糊糊地睡了。
  電話好像又響了,他立刻拿起。電話裡傳來了嬌滴滴的聲音,原來是他三年不見的
舊情人林艷麗,她告訴他說她結了婚、又離了婚。現在成了單身女人。他有點興奮,告
訴她和太太吵架,太太離家出走,她要來探他,問他好不好?他大喜過望,忙於收拾打
破的碗碟。
  深夜十二時、她來果然了,進屋後馬上脫去外套,現出雪白的肌膚和魔鬼的身材。
小春奇怪自己為什麼當初有眼無珠,不選艷麗而選美玉。她坐在沙發上,兩腿張開著,
挑逗的眼神斜視看他。他坐在她身旁,看著她那豐滿的胸脯急速起伏而心中狂跳!
  小春動手去解她的衣鈕,艷麗嬌笑道:“不怕你太太回來嗎?”他憤然說:“她做
初一,我做十五。她可以偷漢,我為什麼不可以偷情呢?”她的臉上掠過一絲幸災樂禍
的淫笑,憐憫地看著他,使他怒氣更盛。也更猖狂而粗暴地解了她所有的衣鈕。當胸扣
松開時,兩只大奶子彈跳出來,搖動不已。他像受了欺負的小孩,伏在她懷中,吸吮她
的乳房、另一雙手輕揉另一邊的乳蒂。
的兩粒乳蒂變得粗大而堅挺、豪乳更飽脹怒聳!她全身微微抖動著。震動越來
越大,大肉球如巨浪般風高浪急。她閉上眼皮忍受著、享受著、輕咬嘴唇,伸手拉開他
的褲鏈,掏出大肉腸來,輕輕撫弄著。
  他抱她入房,放在床上,迅速剝光了白己和她身上的衣物,壓向她身上又怒又恨地
罵道:“你這淫婦,等得不耐煩了吧!”
  她的自尊心受損,反抗掙扎道:“誰是淫婦?”
  不過她忽然笑了,她靜止下來,自動張開雙腿,惡意地邪笑道:“你大概是在罵你
老婆吧!哈哈,告訴我,她和誰上床了?”
  陸小春大怒,大力將陽具塞入她的陰道內,在她的微痛的低叫中全速挺進,大力抽
動著。她興奮得兩手在他背上亂模,心跳增至每分鐘二百下,她大叫起來,說道:“你
老婆和誰通奸了?”
  見他不答,她更心花怒放,變態地笑著,在恥笑他。他咬牙切齒,怒視著她,兩手
在她的屁股下面向上托起、身體向下大力壓迫、深入磨擦她的陰核。她忍不住呻吟地叫
著,她臉色通紅,大肉球向上高挺。他兩手力恨握三分之二的豪乳,痛得她標冷汗,但
因高潮來臨,只得極力忍受。兩腳交又纏著他的腳、閉上眼,張開了淫邢的小嘴。
  他吻她的嘴,她馬上伸出舌頭填入他口腔內搞動,又因呼吸急速至快要窒息而推開
他,張太了口喘大氣,呻吟了一會兒,她淫笑淫叫。
  她像蜘蛛精般騷動,長而漆黑的秀發散向空中,跌於胸前,蓋住兩只大白奶。他兩
手繼續大力握一對豪乳,用口咬向左邊乳房。
  “啊!痛死我了!”但此刻她已像發羊吊般陷入歇斯底裡、全身大力抖動、像隨時
會死亡一樣,他再咬向右邊的肉球不放,將精液射人她體內,直至完畢,才松開口。兩
只大豪乳有不少牙齒印,還有血絲流出。她十分快樂而又十分痛楚,但連罵他也沒氣力
了,只是喘息著,一對大白奶急劇起伏不停,披頭散發、閉上眼滿足地淫笑。全身虛脫
了好一會兒,她才張開眼笑罵他道:“你這衰人,將我折磨死了!”
  突然間,林艷麗消失了。莫非她死了、變成女鬼和他性交嗎?陸小春看了看周圍,
那電視上的三級帶,原來已換了。一個少婦和男人幽會性交後正仰躺床上、全身濕透,
大豪乳起伏不停、眼內濕光四射、嘴角滿足地邪笑。原來他並沒有見過林艷麗,剛才只
是他的幻想而已。美玉的紅杏出墻,也只是他的幻想,因而他也幻想去偷歡。
現在是深夜二時了,美玉為什麼還未回來?會不會過馬路時失魂落魄遇上交通意外
呢?或者,她遇劫呼叫、被賊人刺了一刀!陸小春開始後悔:為甚麼要在她面前吸煙喝
酒?為甚麼要打她?他真該死,不行,他要去找太太。他迅速換好衣服出門。落到樓下
時,又不知道去哪裡找尋。
  他緊張地截了一輛計程車,車行了幾條街他又落車。最後,他走進一個公園,他認
為也許美玉會在公園坐下來,冷靜一下。他點上一支煙,周圍冷清清,連一個人影他沒
有。一片不吉祥的陰影向他投下:她會不會遇上色魔呢?假設她在公園的坐椅上坐下,
一小時又一小時過去,游人逐漸離去、而色魔窺視巳久,便突然出現,以利刀指嚇她,
將她拖入草叢、先掠去她的財物,再剝光她的衣服,命她跪下。色魔拔出陽具,在閃光
的利刀指嚇之下,塞入她口中搞動。他扯著她的頭發,看著她兩只大白奶恐懼的抖動而
發出變態的笑聲,然後,色魔會命她像狗一樣跪在地上,兩手扶地,抬高她的屁股,將
陽具大力插入她的陰道內。他擲刀於地、兩手扶著她的盤骨,全力挺進沖刺。她的一對
大豪乳整齊而有節奏地向前又向後來回拋動!她流著淚求饒,猙扎著,這反使色魔更為
興奮,他會兩手去捕捉搖擺不定的大肉球,抓住了就大力捏著。
  “救命呀!”美玉大叫。
  “不要叫、否則殺死你!
  美玉驚慌萬分,色魔卻已死捏住她的豪乳,在她的陰道裡發洩了。
  想到這裡,陸小春心驚肉跳,他感到陰暗公園的一些角落,好像某一處有美玉的存
在。她正被色魔施暴,掙扎著,呼救著!他四處撥開草叢找尋,卻沒有所見。不遠處草
堆中有兩個人影閃動,好像是一男一女,走近一點時,看得更真切了,男的壓在女的身
上,正粗暴地解她的衣鈕,掏出奶子來摸握著。而女的似乎在掙扎。她的內褲已被扯出
來了,女的有一把長發,有一條長裙,而且也是有一對大豪乳,她的聲音多麼熟悉,不
就是美玉嗎?
  陸小春飛撲入草叢,一下子就推開男子的身體。他驚叫一聲,女郎也恐懼地爬了起
來,兩手掩胸大叫打劫,但她根本不是美玉。陸小春發足狂奔逃走,幸而那對男女沒有
再叫。
  深夜三時了,陸小春決定回家看一看,如果美玉沒回去,就去報警。
  他坐上的士,歸心似箭。到目的地,他沖入大廈,看見一個女郎沒精打彩而又緩慢
地進入電梯內。他沖上大叫:“等一等。”
女郎突然十分恐懼,走出電梯。他明白對方以為他是壞人,但已來不及向她解釋,
便一個人按動電梯。到了他所住的那一層樓,他箭一樣沖出電梯,卻見一個女子坐在他
門外地上,縮著身子,疲乏地閉上眼。一看之下,真的是他太太美玉!
  “美玉!”他大喜,扶起了她。美玉卻掙扎要逃走,他死命抱緊她,打開了門,擄
劫般拖她入屋,關好門時,他狂吻太太的臉、頸和手。美玉掙扎,大力打他、咬他。但
是,她忽然看見丈夫驚喜的臉上流下眼淚,便停止了掙扎,只是大聲說:“放開我!”
  “美玉,你知道我多擔心你嗎?我四處找你,在公園冷了幾小時,我趕回來,若再
見不到你、便想報警,不,我簡直想去死了。”
  聽見死字,她定眼看丈夫,見他熱淚盈眶,頗為感動,不敢再看他,低語道:“誰
叫你欺負我!”
  “你肚餓嗎?你口渴嗎?”他倒了一杯熱水給太太、又忙於為她煮面。面煮好了,
美玉只喝下熱水,他已急不及待擁吻她,抱她入房,剝光了她的衣服,在她又害羞又興
奮的掙扎中壓在她身上,狂吻她抖動著的大奶子。
  並且,他那無堅不摧的陰莖,一下便進入她的陰道內,好像新婚那樣刺激,美玉呼
吸急速地笑罵道:“看你個樣子,好似三年未有碰過女人似的,你好像在強奸我!我是
你老婆呀,你怕我逃走嗎!”
  美玉說完,高潮已來臨,說不下去了。而且她的口已被狂吻,她只能將兩只大豪乳
挺得特別高,向他示威。但他兩手又摸又捏又推壓、大豪乳也投降了,她唯有擺動著屁
股,旋轉著,配合他的抽插旋轉。在加深陰核的刺激和磨擦中,她又支持不住了,腰腹
無法發力,全身汗水津津,混合著他的汗水,連頭發也濕透了。她呻吟著,笑著。突然
推開他,兩手在他身上亂摸,閉上眼叫起來。
  而他仍繼續挺進,她的兩個大肉球上滿是晶瑩的水珠,在他的旋轉中也轉動起來,
水珠變成了汗水向下流。此刻,她的上半身已耗盡氣力了,只有一對腳未肯屈服。時而
交叉合攏地纏著他的腳、時而在空中亂踢、時而以腳後跟大力磨擦著床。為了使她徹底
認輸,他在挺進中兩手捏抓她的大腿內側,使她無法忍受!
  忽然間,她全身發冷般抖動,像觸電般,維持了約十秒,便突然靜止不動了。她已
徹底投降了!她渾身濕透、額上汗水更多、呼吸急至快 色文(SEWEN.TW)色文(SEWEN.TW)情色文學搜索引擎窒息、張開了口淫笑,顯得無限
滿足,她的心跳狂急如百米短跑,一對雪白的大奶高速起伏著。而他也到達頂點,向她
射精、發洩完之後,也虛脫地伏在她身上不動了。
  好一會,陸小春離開美玉身上,躺在一旁問:“舒服嗎!你現在服了吧!”
  “壞死了,搞得我幾乎虛脫,我不理你了!”
  他高興地坐起來,點上一支煙。
  “你又食煙了,你不記得我為什麼出去嗎?”
  “你再走,我可以去找第二個女人?”
  “你敢!看我再同你死過!”
  “老婆大人,最多我去廳裡食煙好不好?”
  “你食到夠啦。不過,我好餓了,你煮的面我還沒有吃哩!”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