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传-少妇白洁-白洁小说-少妇白洁小说-白洁孙倩-白洁张敏

白洁与高义-白洁 张敏-白洁 孙倩-白洁 老七-白洁 高小坡-白洁 东子

妈妈求职未完

妈妈求职未完

一  求职
  县歌舞团倒闭之后,妈妈就下岗了。这个曾经在县城红极一时能唱能跳的美丽女人,竟然失业了!反倒是爸爸破教师的位子倒挺稳固的,这一下家里的顶梁柱要换个,妈妈自然情绪很低落。

一天下午,妈妈正在院子里洗衣服,她的好朋友刘洁忽然来找她。
“白欣┅┅”一身休闲打扮的刘洁个子高挑,长的也不错。
“刘洁┅┅是你啊!”妈妈穿着宽松的主妇装,长发高高的挽了起来,五官雅致秀气,身上散发着成熟健康的气息。
“哈哈,几天不见,我们的大美人变成黄脸婆了┅┅”刘洁咂巴着嘴调笑妈妈,“呵,还洗衣服,正是入得厅堂,下得厨房的贤妻良母啊!”
“去你的┅┅”妈妈被刘洁说的有些脸红,笑道:“知道我没工作,也不来看我,你这朋友白交了。”
刘洁走近妈妈,把坐在小凳子上的妈妈拉了起来,嗔道:“哎呦,我都要为你跑断腿了,你还不领情┅┅”
妈妈瞪着美丽的大眼睛,笑问:“什么跑断腿,我看你的双腿越来越结实修长了。”
“哼┅┅”刘洁哼了一声,脸拉的长长的。
妈妈看着她小儿女情态的样子只想笑,但知道她为自己的工作奔忙,心里着实很感激。她拉了拉刘洁的手,笑道:“好了,知道你为我好,不想让我做黄脸婆,快告诉我是不是有工作了?”
刘洁还是一脸的不乐意。妈妈又笑着说:“哎呦,待会儿陪你去逛街,请你吃饭好了吧!”
刘洁这才破涕为笑。
接着,两个人进了屋,刘洁也向妈妈说了工作的事情。
“你说┅┅到你们公司给你的老板作助理?”妈妈有些迟疑的问。
“是啊,老板这几年做房地产,赚了好多钱,在咱们县很有名,也就是你这个老古董不知道他。老板很仰慕你,以前经常看你的表演呢!听我说你下岗了,他胸脯拍的啪啪响,说什么也要帮帮你!”
“那,那我能做些什么?”妈妈有些嗫嚅的说。
“咳,办公室那点活,也就是收发个文件,整理个稿子什么的,人家聂老板想帮你,你可不要驳我的面子呦。”
“这个聂雄为人怎么样?”妈妈很小声的问。
“啊┅┅原来我们的大美人是担心这个呀!”刘洁的声音阴阳怪气。
“喂,你不要胡说,什么啊,我是怕他不发我薪水啊!”妈妈脸红红的。
“哦,这样啊。”刘洁暧昧的笑着。
“讨厌┅┅”妈妈娇羞的捶了刘洁一下,接下来,二人相对大笑起来。

第二天,刘洁带妈妈到她老板那里去面试,下午的时候,两个人嘻嘻哈哈的才回来.由于恰好是星期天,我也在家,看到刘洁自然一个劲的套近乎.原因是刘洁很有钱,而且性格也开朗,每次都会给我些好处.
“小东,刘阿姨帮你妈妈买的这件衣服好不好看?”刘洁喜滋滋的对我说.
我忙大拍马屁,”好啊!刘阿姨真有眼光,妈妈好漂亮┅┅”其实,我只有十二岁,大概前辈子是个大奸臣,要不马屁经那有我这么熟的.
其实妈妈今天真的很好看,上身穿着一件粉色的绣花衬衣,下身是齐膝的百褶裙,丝袜是肉感十足的颜色,一双丰润的美脚套在黑色高根皮鞋里.妈妈的头发披散在肩上,脸上画了淡淡的妆,容色清雅别致,像是挂历里的明星一般.
“小家伙,嘴倒挺甜,你妈妈今天可迷坏了不少人!”说着说着,她的眼睛从我身上转到了妈妈的身上,脸上也挂着一丝揶揄的笑容.
“刘洁!”妈妈脸一红,又抬头对我说:”小东,到书房去做作业,妈妈和你刘阿姨谈点事.”
“哦!”我暗暗觉出妈妈在我面前有些不好意思,只好不情愿的回到书房.耳朵里听到妈妈在埋怨刘洁口没遮拦,刘洁倒是满不在乎的说只是一个小孩子什么的.
次日,妈妈起了大早,自从有了我后,她就很少跳舞了,因此身体比少女时代丰腴了很多,今天竟然破例的起来锻炼,跟着电视里的指导,妈妈穿着紧身运动衣,身体活动的状态,凸显出她十分曼妙美好的身材,看得人眼睛发直.
临近高考,爸爸几乎住在学校里了,所以此刻这动人的美女,只有隔着门缝的我大饱眼福了.
妈妈做了会儿运动,就叫我起床吃早餐,她说今天要去上班,脸上挂着很自豪的微笑.
吃完饭后,我去学校,妈妈去了位于县城十字路口的”启天房地产开发公司”.话分两头,单表一支.
其实,妈妈现在的老板,也就是聂雄,过去是一个黑道起身的家伙.由于攀上了市里一个有权的头头,本人又十分的有头脑,所以很快就在黑白两道声名雀起,成了在市里也挂名的成功企业家.
他知道妈妈是县城有名的美人,而且也多次看过妈妈的表演,早就想对妈妈有所动作了,这次妈妈主动送上门,这家伙早就连嘴巴也笑歪了.
妈妈上了五楼,这里是聂雄独占一层的办公室,而妈妈以后就要在这一层上班,她的办公间四面全是玻璃,空心办公桌,却配着很小的坐椅.
妈妈先到了聂雄的办公室,这家伙正悠哉悠哉的仰在椅子上喝早茶,一双腿放肆的搭在办公桌上.妈妈皱了皱眉,不过这是人家的地方,也由得人家这样.
“聂总!”妈妈叫了一声.
孽雄撩了撩眼皮,有气没力的答应了一声.说道:”白小姐,以后你不要叫我聂总,要叫我老板,另外,工作的时候要穿公司发放的制服,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倒像是要上街买菜的样子,那里像在工作!”孽雄装出一副很严肃的样子,说的妈妈脸色红红的低头站在那里,而他一对贼西西的眼睛早把妈妈打量个够.
他教训了妈妈几句,妈妈就到更衣间换衣服了,那知看到制服的妈妈不禁大吃一惊.
县城的生活还是很保守的,平常穿一些稍微惹火一点的衣服也会招来许多流言蜚语,现在,派给她的制服竟是一套束身的黄色吊带裙!虽然五楼的办公区一般职员是不能随便上来的,但万一被别人知道自己穿着这样的衣服上班,那┅┅
妈妈简直不知怎么办好,在更衣室呆了半天,后来还是聂雄派人来找她,她才不情愿的穿上了这件”制服”.
聂雄的办公室门外,妈妈长嘘了口气,想着老板面相凶恶的样子,自己只好忍一忍了,没有工作的日子,她可再不想过.
“老板┅┅”妈妈羞涩的叫了一声.
“哦┅┅”聂雄的喉头不经意的咕噜着,面前美丽成熟的女人几乎让他看呆了眼.
妈妈的秀发随意的披散着,眼睛望着桌子一角,脸上挂着一抹淡淡的嫣红.雪白的粉颈,亭匀的双肩,两条透明吊带挽在她嫩滑的双肩上.胸前,一对尖挺的乳房高高的突起,不盈一握的小蛮腰下面,挺翘的肥硕美臀倍为诱人.
两条修长的美腿上,穿着一件肉色连裤袜,白嫩的小脚套在一对黑色的高跟鞋里.
“你,你去自己的办公间吧.”聂雄终于恢复了过来.
“嗯!"妈妈答应一声,转身离开了聂雄的办公室.好容易坐在自己的办公间,虽然觉得坐椅有些别扭,但好在这里没有什么人,妈妈觉得还算自在.
  因为妈妈的吊带裙很短,而椅子又太小.所以她的裙子下摆很容易被褪起来,此刻,妈妈完全不知道,有一对眼睛正透过她办公间的玻璃幕墙,贪婪的在她的身上巡曳着,眼光不断的滑过她丰腴的大腿,纤匀的小腿,圆润的足踝,还有那饱挺的乳房,秀雅的面容┅┅
  这对眼睛的主人,就是聂雄!

           二  挑逗

聂雄现在虽然成了知名企业家,但身上的流氓习气却没有改变多少.平时那些下属犯了什么错,他根本不按什么企业的规章制度那一套来,完全是一副大家长的作风,颐指气使,拳脚相加.妈妈自从工作以后,一直都谨小慎微,惟恐犯了错失,被老板骂的滋味不好受,再说,若因此丢了工作,那更是划不来.
  一天下午,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妈妈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聂雄忽然进了她的办公间.
  "老┅┅老板."不知为什么,妈妈一看到聂雄心里就会产生胆怯的感觉.
  "嗯!"聂雄哼了一声,养尊处优的生活把这个家伙养的又白又胖,肥厚的双唇像是在嘴上叼了两条大香蕉.他瓮声瓮气的说:"白小姐,你先不要回去,待会有些文件需要处理一下."
  "哦┅┅好,好的."妈妈有些意外,这段时间的工作一直很清闲,妈妈还以为聂雄对她不满意,故意不给她安排工作,看来是错怪人家聂老板了.
  很快,公司里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妈妈在办公间正等的无聊,聂雄出现了.这家伙穿着一件宽大的背心,两条粗壮的胳膊比一般人的大腿还粗,聂雄在公司一贯穿的很随便,有时甚至仅着短裤和下属问话,看着那些女职员羞涩的表情,似乎这种变态的情结令他很满足.
妈妈今天则是一袭白色吊带裙,即所谓的”工作制服”.两条健美的大腿裹束在肉色丝袜里,而脚上,则穿着昨天和刘洁一起上街买来的据说今年很流行的亮银高根凉鞋.她显得高贵,圣洁,举手投足间莫不有一种成熟的韵味.
聂雄手里抓着十多张稿纸,脸上透着一股很奇怪的表情.他走近正座在电脑前的妈妈,嘿嘿笑道:”白小姐,昨天熬夜写了一点东西,自己看着不过瘾,想发到网络上,让同好一起欣赏,你知道,我这个人是个大老粗,抓抓笔也费劲的很,更不要说电脑这玩意了┅┅所以,麻烦你┅┅”
他双目盯着妈妈,妈妈本来还在为聂雄以公事的借口留下她有些不快,但此刻,在这双灼灼的眼睛面前,她再次变的无措起来.
“老板┅┅”妈妈强笑了一下,有些嗫嚅的说:”这是我们下属应该做的!”
“好,那我们还是抓紧时间干吧.”聂雄故意将”干”字的音咬的很重,听在妈妈的耳朵里,立刻使她的脸上燃起两朵红云.她隐隐有些不祥的预感,很想编造一个谎话立刻离开这里,但话到嘴边,却又为自己现实的处境有些担忧,毕竟,得罪了老板不是好事.
聂雄走到妈妈办公的一侧,像一堵肉山般让妈妈充满压抑的感觉,妈妈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拿起了聂雄放在桌上的稿纸.
“啊┅┅这,这是┅┅”妈妈刚看了一眼,就羞的满脸通红,文章的标题赫然是!
“嘿嘿┅┅”聂雄的笑古怪而阴险,而声音更像在释放催眠术一般,使人不经意的对他这条毒蛇放松了警惕.这大概也是他赖以成功的本钱之一.他对妈妈说:”白小姐,不怕你笑话,我虽然有钱有权,但精神上,却是空虚匮乏的很, 写这些东西,真的是一时无聊的创作,解解闷而已,我是有心无胆的.”
聂雄脸上挂着可怜的表情,看在妈妈的眼里,也不禁为他感到悲哀,当同情心占了上风以后,心里的羞涩也冲淡了不少.这个脸上肥肉坠坠的男人,也有他可悲的一面,说不定,自己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尝试着开解这个男人!妈妈感到自己的心里生出一股浓浓的慈母之爱,眼前的老板也不在给她压抑,他,终究也是个人啊.
聂雄从妈妈脸上看出了她心里的变化,当明白这个女人的善良与脆弱之后,他不禁生出一股喜悦.他嘿嘿笑道:"你就当是在工作,反正也没有人知道."
  "可是┅┅"妈妈有些犹豫.
  "哎呀,不要可是可是了,平时你的工作那么清闲,是不是闲的不想做事了?孩子都那么大了,这点事情有什么害羞的!再说让你打这么一点东西,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而已,那里那么多理由."
  聂雄的口气很是轻描淡写,而且把写这些东西说成在成年人很不算什么,话虽然不错,与自己的丈夫这或许真不算什么,但是当和陌生人在一起,那┅┅
  妈妈觉出如果不帮助聂雄打这篇稿子,只怕难以善罢甘休.她抬起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似乎有些幽怨的看了聂雄一眼.终于,拗不过老板的权威,她坐在了椅子上.
  性感的大腿在聂雄的眼皮子底下晃动,这家伙吞了口口水,真恨不得趴上去咬一口试试.妈妈的手臂粉嫩而光滑,当她伸手打开电脑的一瞬,饱满的双峰从胸罩里闪出了冰山一角,那一片肌肤,水般柔,丝般滑.
  "这要怎么打?"妈妈低头问.
  "哦,你先打开一个网站."
  "什么网站?"
  "这个┅┅"聂雄在纸上写下一行英文字母.
  "是www.?????.com吗?"
  "对对!"聂雄头点的像鸡啄米.
  "那┅┅然后?"妈妈对打开的网页有些茫然.
  "在投稿栏里把稿子打上去就可以了."聂雄显得很有经验.
  "哦┅"妈妈低着头将标题打在了上面.幸亏她的盲打练的很熟,要不然眼睛盯着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字眼,的确是太让人尴尬了.
  "白小姐,我的文笔不错吧?"
  看着聂雄自我陶醉,妈妈却觉得羞于启齿.
  "你帮我修改修改┅┅"聂雄忽然伸手按住了妈妈跳动的手指.
  "啊!"妈妈吓了一跳,成熟的脸上羞意也更浓了.
  聂雄适时的放开了妈妈的手,脸上挂着坏坏的笑意.
  妈妈低头不敢看她,心中除了一股无措感之外,竟莫名的还有一种期待感,好象很喜欢听到老板用这种语气逗她似的.妈妈为自己的矛盾心理感到羞耻,愈加扭捏不安.
  "白小姐,帮帮忙嘛!"聂雄的口气很暧昧.
  妈妈两条大腿没有意识的紧紧并在一起,她的下身有一股很酥麻的感觉在蔓延,这使她觉得很舒服.她几乎用只有自己听的到的声音问:"怎┅┅怎么┅┅帮┅┅"她整个头埋在自己挺翘的翅胸上,脸色便如蜜熟的桃子一般.
  "这样,你一边打字,一边将稿子的内容读出来,我听着那里不合适,就可以马上修改了"聂雄说完话后,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好象看到妈妈此刻娇羞无限的样子,十分享受似的.
  "啊!"妈妈几乎叫了起来,"那怎么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
  "这┅┅"妈妈极力争辩道:"这好下流!"
  "嘿嘿┅┅"聂雄笑道:"大家都是成年人,脱了裤子都不是一个样子?我的嗜好也就是写一写,有什么大不了的.再说,现在整个公司就你和我两个人,我不说,谁又知道,白小姐,你帮了我,我不会亏待你的."
  妈妈低着头坐在那里,心里委屈的只想哭,偷觑一眼那稿子上的字眼,竟觉得那些字像是利箭一般刺眼,她的眼眶里滚着一层朦胧的泪水,要不是老板就站在面前,她早就屈辱的哭起来了.
  "好不好嘛,白小姐!"聂雄的话软中带硬.
  此刻的妈妈真是把抓心肠,一种无力抗争的感觉在她的心里滋生着,她歪侧着头,美丽的颈项形成了一条优美的弧线,头发散漫的半披着,身体的一举一动都有一股成熟的韵味在散发.
  气氛一时很尴尬,聂雄的眼睛就像刀子一样盯着妈妈.半晌,妈妈再也难耐这压抑的感觉,她语声近乎颤抖的说:"老板┅┅我,你念好了┅┅"
  聂雄没出声.妈妈捋了捋头发,低声道:"我有丈夫,这样┅┅这样很难做."
  "我有让你做什么吗?"聂雄忽然说:"你想和我做什么吗?"他的语气有一股紧逼的意味,虽然短促,却足以让妈妈慌乱.
  "不,老板┅┅"妈妈匆忙解释,"我┅┅"她的眼泪终于流了下来.妈妈的肩膀随着她抽噎的动作一起一伏,不到一刻面庞上已经是梨花带雨.
  聂雄忽然在妈妈的身侧蹲了下来,他的脸上挂着一抹促狭的笑意.妈妈被他看的越发不好意思,美丽的面颊红霞密布.
  "白小姐,你知道吗┅┅"聂雄问妈妈.
  妈妈抽噎道:"知道┅┅知道什么?"
  "你现在的样子啊,就像刚刚失身一样!"
  "讨厌┅┅"因为聂雄的语气忽然变的很温软,而且脸上那抹似笑非笑的样子更给人他是在开玩笑的感觉,所以,这句看似调情的话,反倒让妈妈压抑的感觉松懈不少.
  "明明就是,只有失身的女人才会哭的这么厉害┅┅"
  "老板┅┅"妈妈唤了一声.
  "哎┅┅"聂雄舒服的答道.
  妈妈这一声无心的轻唤由此显得很暧昧.聂雄的手忽然抚在妈妈光洁的膝盖上,好像是很可怜的哀求道:"求求你,白小姐┅┅答应我吧!"
  妈妈甚至忘了聂雄放在她膝盖上的手,看着他哀求自己的表情忽然觉得好想笑.她憋不住的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整个身体颤动着,那凹凸有致的曼妙身姿再一次让聂雄看呆了眼.
  他吞了口唾液,结结巴巴的说:"你,你答应了?"
  妈妈抬头幽怨的看了他一眼,犹自挂着泪珠的面庞我见尤怜.就像一个刚刚受到欺凌的小姑娘一般.只是那与小姑娘绝不相配的成熟身体冲击着人的感官.
  聂雄放在妈妈膝盖上的手一直没动,而妈妈也好似忘了这只魔掌的存在,她嘟着嘴说:"要怎么帮,你教我啊┅┅"那神态,又是娇羞,又见调皮,真是惹人爱煞.
  聂雄感到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成熟女人的一举一动都充满着勾魂摄魄的魅力.他甚至生出了即刻将妈妈按在地上强奸的冲动.但多年的打拼早已铸就了他奸猾强韧的性格,他适时的忍住了,强扭的瓜可不甜!
  他慢慢放开搁在妈妈膝盖上的手,将脸上急色的表情强换了下去.妈妈看到聂雄的动作,暗暗的松了口气,但隐隐的,一种空虚和失望却在心里蒸腾.
  怪异的想法让妈妈感到羞愧,但这种情绪很快被一种莫名的愉悦压了下去,奇怪的心理变化连妈妈自己都摸不着头绪了.此刻,她被一种矛盾包围着.
  "你照着我写的稿子念,有写的不好的地方帮助我修改修改┅┅"聂雄声音软软的,明显又在释放他的"催眠术".
  妈妈低头看着稿子,小嘴翘翘的,在聂雄一番软硬兼施的手段面前,她孤立而无助,这使她在不经意之间干脆作出一付小儿女的样子,由得聂雄去使用他的伎俩.其实,妈妈现在的样子虽然诱人,她大抵却是无所知的,她已经渐渐的落入聂雄布下的圈套里了.可怜的女人,命运会如何呢?
  好在聂雄写的东西也铺设了一些情节,妈妈虽然语声颤抖,但总归读了起来.可是,稿子的内容越往后越秽乱刺激,她渐渐开始觉出困难了!
  "老板┅┅老板摸着我┅┅我的┅┅"(注:聂雄是以女性第一人称写的稿子)妈妈的声音忽然低了下去.
  "什么?"聂雄的眼睛紧盯着妈妈的乳房.
  妈妈牙齿咬着嘴唇,摇着头不说话.
  聂雄的手忽然伸向了她的下巴,没有理会她一瞬的惊诧,将妈妈的脸抬了起来.成熟女人的脸上散着红晕,小嘴微微半阖着,那情状极为诱人.她看着老板的脸,甚至有些意乱情迷起来.
“老板摸着你的什么啊~~~宝贝┅┅”聂雄将声音拉的长长的,淫靡的味道极浓.
“我的┅┅我的┅┅”妈妈眼睛半眯着,脸上红扑扑的,而声音,更像在梦呓一般.
她的身体起了一阵不规则的韵动,那一双丰满迷人的大腿也似乎要将肉色丝袜涨破一般,紧绷绷的散着光泽.短小的裙子下摆几乎被褪在了大腿根,光润的美腿使整个明亮的办公室都变的黯然失色.
  "你的什么啊?"
  "我的┅┅屁┅股┅┅"妈妈抖颤着声音说出之后,脑子里一下子乱哄哄的,强烈的羞耻让她几乎连头也抬不起来.
  "嘿嘿┅┅你的屁股好丰满啊!"聂雄下流的语句好似他真的正在摸着妈妈的屁股一样.
  "你怎么知┅┅啊!"妈妈身体在椅子上扭来扭去,为自己突然的失口而羞惭不已.
  "嘿嘿┅┅继续念啊,宝贝┅┅"
  "不┅┅"妈妈再次开始抗拒.
  "一定要!"聂雄的手又抚上了妈妈的膝盖,动作轻缓的摩挲着.
  "讨厌┅┅"妈妈红着脸将他的手推在一边,轻声道:"我念好了┅┅"
  妈妈调整了一下心态,暗暗琢磨,与其被动的让老板骚扰,不如表现的见过世面一些,说不定,老板会以为自己是老油条,而不敢太过分.
  其实妈妈的想法聂雄早就看出个八九不离十,尤其是妈妈这样熟美的美妇落在他的手里,他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这到嘴的羔羊肉那是吃定了的,至于怎样吃才有滋味,那就要看手段了.
  二人各怀心思,只看谁棋高一筹了.
  妈妈长吁口气,娇声念起了稿子."老板的手好粗糙啊┅┅人家肥肥的┅┅屁股上┅┅留下了一道道┅┅指痕呢┅┅"妈妈只当办公间只有自己一个人,念起来多少顺气了些."老板坐在椅子上,让我┅┅跨骑在他的┅┅腿上┅┅浓浓的腿毛,搞的人家┅┅大腿痒痒的┅┅老板把人家┅┅的短裙又褪高了些,啊┅┅屁股都┅┅露出来了┅┅人家害羞的说着不要┅┅不要啊老板┅┅可是老板分明不理┅┅人家嘛┅┅人家好害羞┅┅人家可是有老公的呀┅┅"
  妈妈几乎是半喘着念着稿子,短裙因为她身体的挪动,已完全褪在屁股上,两条腿紧紧的并拢着.下体的瘙痒让她都要忍不住的想要去挠挠.
聂雄的眼光就像一只刚刚出笼的猛兽,在妈妈丰熟的身体上寻梭着.他的手不只什么时候又抚在了妈妈的腿上,隔着丝袜摩挲着妈妈的美腿.妈妈像是完全沉浸在聂雄文章的世界里了,对聂雄现在的所作所为没有觉察了一般.
她嘴里哈着潮润的气息,又念道:”人家开始推拒老板,啊┅┅不要,不要啊┅┅老板┅┅可,人家的手┅┅哦,碰在了老板那┅┅那硬硬的地方┅┅哦,人家心里像火在烧┅┅像火烧一样┅┅那硬硬的东西┅┅隔着老板的短裤┅┅好热┅┅人家好像摸┅┅”
妈妈的语气已经完全沉浸在小说的意境里,一条香软的小舌头不断的在小嘴里出出进进,那”啊,啊┅┅”的淫语听的聂雄欲火愈炽.
“啊┅┅老板!”不知何时,聂雄因为太过投入,手竟然随着妈妈的美腿,捋在了她的臀部.妈妈感到自己的屁股被一只手掌抚摩着,那酥麻的感觉虽然很舒服,但,手掌的主人可是老板啊!
聂雄有些讪讪的收回了手,并且顺带帮妈妈整了整裙子,妈妈羞答答的坐在那里,贝齿咬着的下唇都有些发白了.
聂雄站起身子,把他那宽厚的懒腰伸了伸.嘿笑道:”白小姐,你的稿子打的好慢啊┅┅我可是累坏了,你的办公间连个多余的椅子也没有.”
妈妈听聂雄这么说,借机下台道:”那您先回办公室歇会儿,一会儿打好,我给您送去.”
听到妈妈的话,聂雄站着没动,因为妈妈是坐着的,没有看到他的脸,此刻这张脸上挂满了促狭的意味.
“不必了┅┅”聂雄忽然说.
“怎么?”妈妈有些意外的抬头看了他一眼.
“我就在你这里坐会儿吧.”
“可是┅┅”
“白小姐,你总坐着┅┅不累啊?”
“啊┅┅”妈妈一下子脸上羞的红红的,浅笑着说:”对不起┅┅把大老板您冷落了┅┅”她说着站起身子,为聂雄腾开了椅子.
妈妈刚刚起身,聂雄就一屁股坐了上去.他冲着美丽的下属摆了摆手,说:”白小姐,你继续┅┅”
妈妈站在电脑桌前,穿着亮银高跟鞋,使她的身材看上去更加高挑.聂雄坐在她一侧,一副懒洋洋的样子,似乎真的很累了.
妈妈要打字,可老板偏偏不给她椅子坐.她不得不匍匐着上半身,撅着屁股打起了字.美丽的女人没有觉出自己的屁股完全暴露出来了,短短的裙摆半掩着一截屁股沟,而再往下的屁眼儿部分,则被一块较为深重的丝袜区域覆盖着.
聂雄往后挪了挪椅子,使妈妈逐渐站正位置,而他,竟和妈妈肥硕的美臀对正了.他双目近乎充血的盯着妈妈的屁股,那丝袜裹束的地方正发出亮光.妈妈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羞耻的屁股正被人目奸,她甚至还因为调换姿势,而将两半臀肉摆来摆去.
聂雄的双手无意识的紧搓着,将脸部凑近到妈妈的屁眼儿,他的鼻子似乎在嗅着什么花瓣一样,一皱一皱的在菊蕾的周围闻寻着.
忽然,妈妈动了动,因为聂雄没有想到妈妈会突然站直,就在他愣神的一瞬,肥美的屁股整个堵在了他的脸上.
“唔┅┅”屁股遭受的意外让妈妈慌措的想要逃开,但聂雄的欲火却是再也难以抑止,他抬起手臂,将年轻少妇的丰熟肉体一把拉了过来.妈妈一下子正正的端坐在聂雄的怀里,老板那根饱涨耸挺的肉鸡吧插的她屁股沟都颤栗起来.
  "老板┅┅"受到意外刺激的妈妈不自禁的发出呻吟.
  "哦,宝贝┅┅"
  "不要┅┅老板┅┅你,你在做什么┅┅啊┅┅"
  双臂紧紧箍着妈妈的丰熟肉体,聂雄的下体隔着妈妈的丝袜和自己的短裤耸动起来.
  "嘿嘿┅┅!"聂雄蛮横的说道:"你把老子的火给勾起来了,老子拿什么下火?"
  "不要啊┅┅老板┅┅"妈妈在聂雄的怀里挣扎,而聂雄的短裤已是半褪而下,大肉棒狰狞的露了出来.
  "啪┅┅啪┅┅啪┅┅"聂雄的手用力的拍打着妈妈的屁股,嘴里狠声说道:"臭婊子,老子早就想干你了!你的骚屄是不是也痒的厉害啊┅┅"他的手随及插进了妈妈的三角地,隔着薄丝抚弄着人妻娇嫩的密穴.
  "啊┅┅啊┅┅老板┅┅人家有老公┅┅不要,不要弄人家┅┅"
  聂雄大概也觉得强扭的瓜吃不出什么滋味,他眼中闪过一道促狭的光芒,口里悠然道:"不操你也可以,但你要帮老子卸火!"
  妈妈带着哭腔,喊道:"不要┅┅老板!"
  "撕┅┅"聂雄的手在妈妈的丝袜上拉开一条裂缝.凶狠的说:"不答应?老子就强奸了你!"
  妈妈嘴里狂喊道:"不要┅┅"泪水再度夺眶而出!
  妈妈的会阴部分被撕开一条裂缝,性感的白色蕾丝内裤暴露了出来.聂雄的手强抚在她的阴部,使力抚弄了两下,发狠说:"答不答应!"
  "啊┅┅啊┅┅"妈妈呼喊道:"答应┅┅啊我┅┅答应┅┅"
  "嘿嘿┅┅聂雄怪笑着,并放开了环抱妈妈的手.妈妈蹭的从聂雄怀里钻出来,因为太慌乱,竟致一下子摔倒在地.
  "啊┅┅好痛!"她的身体匍匐在地,像似一只受伤的小绵羊.
  "急的让我操你啊?小宝贝┅┅"聂雄的语声放肆的攻击着妈妈.
  "啊┅┅"妈妈感到无比的屈辱,终于痛哭出声.
  她趴伏在地,身上的套裙被半褪在腰际,两条修长的美腿侧排在一起,三角地带被撕开的裂缝处,淫荡的露出一角小底裤.一只高跟鞋因为挣扎过度,仅有鞋带绑在脚面,娇翘的小脚在丝袜的束裹中散发着光泽.
  聂雄走到妈妈面前,蹲下肥胖的身体,嘿嘿笑道:"还不站起来!是不是要我扶你啊┅┅"
  妈妈身子一动,大概是害怕老板那双肥厚的手掌真的在摸上自己的身体,匆匆站了起来,并脸色羞红的将裙子摆弄好.
  聂雄没有理会妈妈的动作,像在观赏一件玩物般看着妈妈忙乱的样子.冷笑道:"白小姐,要实践你的诺言了吧."因为他穿着短裤,而大肉棒一直处在耸挺的状态,所以妈妈听到他的话后,下意识的向聂雄的下体看去.
  肉棒挺翘的状态在短裤上搭起一顶小帐篷,这令美丽的人妻羞怯不已.而此时,聂雄又适时的发出一阵怪笑.搞的妈妈几乎忘了刚才被老板纠缠的尴尬,站在当地扭捏不已.
  其实,妈妈体内的闷骚欲望早就被激发起来,只是一种被强奸的恐惧让她生出挣扎的动力,此刻,聂雄一但没有动作,她反倒不知所措了.聂雄的手抓住了妈妈的柔痍,她微一挣扎,就不再动了.
  聂雄靠近妈妈的身体,在她的耳边吹风道:"小宝贝┅┅你这里太小了,走,到老板的办公室去,老板好好教教你,工作中的乐趣."
  充满挑逗的话语,令妈妈浑身发烫发软,就这样,在半推半就中进入龙潭虎穴般的地方.
  

            三  猥亵的淫戏

  老板的办公室里,真皮沙发被打开,俨然有床铺大小,聂雄坐在上面,强迫妈妈跨骑在他的腿上.妈妈双眼含泪,短裙又被褪在腰际,阵阵低泣从香软的小嘴里不断的发出.
  因为是跨骑,裆部的裂缝被撑裂开来,但因为丝袜的质地很好,所以屁股还在丝袜的保护下.
  妈妈的两只脚上半吊着高跟鞋,光润的脚后跟随着聂雄的一些动作,不断的和鞋后跟上的挽带碰触着,这使妈妈更加敏感,密洞里缓缓的溢出一些骚水.
  聂雄的手向妈妈的阴部靠近,妈妈双手匆忙护在那里,芊芊十指淫荡的恒横在阴道前,蕾丝下遮掩不了的阴毛,却不争气的在缝隙中窥探着.妈妈牙齿咬着下唇,清丽的面庞上挂着泪珠,微微向着聂雄摇头.聂雄嘿嘿怪笑着说:"老子又不操你,你怕什么?不让老子卸火,小心真把你干了!"
  妈妈被聂雄说的又是害羞,又是害怕,但双手却再难阻止老板魔掌的进袭,阴部失守了.
  聂雄的手抚上妈妈的阴部,隔着蕾丝抚弄她的密穴.妈妈咬着下唇,强忍下体带来的一波波异样快感.在蕾丝的边缘,聂雄的手指勾着妈妈从内裤缝隙探出头来的阴毛,嘿笑道:"宝贝┅┅你的毛好浓啊!"
  "啊┅┅不是┅┅"妈妈羞怯的说.
  "什么不是?"聂雄忽然重重的拽了一下阴毛.
  "啊┅┅"妈妈痛苦的娇吟一声,小手不由得又伸向了自己的阴道.可是聂雄的手正占据那里,因此她柔痍的加入倒更加助长了老板的淫威.
  聂雄的手更加意的勾着她的阴毛,受到聂雄的拉拽,妈妈的一半大阴唇在蕾丝边际露了出来,聂雄的手指顺着大阴唇上下玩弄,妈妈嘴里不由得发出"啊┅┅啊┅┅"的呻吟.
  聂雄把妈妈的内裤捋成条状,整个深入阴部的缝隙,又让妈妈自己拉着,一下一下的在阴部摩擦.他的手指则在穴口隔着一绺布条向里面缓缓抽插.
  "啊┅┅老板┅┅你,你说过不┅┅不┅┅啊人家┅┅哦┅┅"
  "什么┅┅我听不懂啊宝贝!"
  "呜呜┅┅"妈妈口里呜咽着说:"啊┅┅你刚才说┅┅"
  "嘿嘿┅┅老子还没给你吃鸡吧,你就口齿不清了?"
  "呜┅┅啊┅┅"年轻人妻呜咽的更加厉害.
  聂雄将妈妈抱起来,年轻人妻因为是学舞蹈出身,再加上此刻下体的刺激,一双美腿竟爽的撇成一字形.聂雄把妈妈以这个姿态放在办公桌上,淫荡的妈妈想要将双腿并拢,却是难以如愿.
  聂雄将短裤褪下,大肉棒弹了出来.他站在皮沙发上,将鸡吧耸在妈妈面前,嘿笑道:"你要怎么帮老板卸火啊,我的小骚货?"
  "啊┅┅"妈妈慌措的想要逃开肉棒的近逼,但聂雄早一步抓住了她的头发,强迫她将嘴凑在龟头上.
  "啊┅┅不要┅┅老板┅┅"妈妈啜泣着.
  "嘿嘿┅┅吃啊,婊子!不吃,老子强奸了你!!!"
聂雄将短裤褪下,大肉棒弹了出来.他站在皮沙发上,将鸡吧耸在妈妈面前,嘿笑道:"你要怎么帮老板卸火啊,我的小骚货?"
   "呜┅┅"聂雄手撸鸡吧,在妈妈脸上拍打.妈妈的泪不断的落下来,晶晶的眼泪和龟头上闪亮的精液相印成趣.
  聂雄捏住妈妈的鼻子,妈妈因为呼吸不畅,只好启开樱唇,那知,粗长的肉棒却趁隙而入,划过编贝般的牙齿,一直深入到紧窄的咽喉.
  "哦┅┅"聂雄舒服的呼了口气,而妈妈,口腔乍逢巨物的侵入,却呛的咳个不停.聂雄不理会年轻人妻的难过,大肉棒在妈妈的嘴里抽插起来.
  "哦┅┅哦┅┅哦┅┅"妈妈的小嘴不间断的难过呻吟着.大鸡吧让她有窒息的感觉.她的舌头被鸡吧顶在天花板上,忍受着包皮的摩擦,那感觉,就像吞吃了一根没有洗过的胡萝卜.
  聂雄大概觉着还不过瘾,他把鸡吧从妈妈嘴里抽出来,那上面沾满了妈妈的唾液和龟头渗出的精水.他爬上桌子,肥胖的躯体山一般的躺在桌面上,让妈妈反转身体,骑在他的肚子上.年轻人妻美丽的屁股冲着老板的脸,薄丝遮掩下的屁眼儿像在呼唤什么似的发着微微的战栗.
  "快┅┅给老子舔!"
  因为看不到聂雄古怪的嘴脸,妈妈多少好受了些,所以屈辱的弯下身体,用嘴叼起了丑恶的鸡吧.
  嫩滑的香舌在龟头上缓缓的舔弄,而屁股却高高的翘了起来.聂雄看了一眼妈妈的下体,淫水早已将底裤湿透了.浓密的阴毛在阴道口粘连成了一片黑影.
妈妈伸手抚着聂雄阳具的根部,舌头在龟头上打转,一丝精液从龟头粘在她的舌尖,看上去淫秽而放浪.她时而用嘴唇在龟头上来回磨蹭,时而又整根吞进口里.鸡吧在她的摆弄下更见粗壮.
“宝贝┅┅嘿嘿,看不出,你还挺专业的!”聂雄仍然不忘调笑妈妈.
“哦┅┅呜┅┅”年轻人妻似乎默认一般的呜咽着.
聂雄的双手忽然抓住了妈妈的两半臀肉,妈妈哆嗦了一下,却不敢有太大的动作.他慢慢的将丝袜的裂口扯的更开,浑圆的美臀终于全露了出来.
“呃┅┅呜┅┅”妈妈大概想借呻吟掩饰自己的尴尬,听起来却是性感诱人!聂雄双眼放光,手掌几乎颤抖的摸上了她的屁股,人妻紧小的内裤被束缚在屁股沟里,一缕缕淡淡的肛毛乖巧的贴着皮肤.随着妈妈的动作,屁眼儿周围的褶皱忽隐忽现┅┅
聂雄突然大力的拍了一下妈妈的屁股,”啊┅┅”正吞着阳具的妈妈不由失声叫了出来.
“骚货!吃鸡吧要吃出声音来,吱吱响的才有味啊┅┅哈哈┅┅”
“呜┅┅吱吱┅┅噗┅┅呼┅┅呃┅┅吱吱┅┅”
“小婊子的口技真不错啊!”
妈妈吞出鸡吧,”啊┅┅”的呻吟一声,似乎在回应老板的夸奖.
“小婊子,你老公有没有让你吃过鸡吧?”
“呜┅┅”羞耻的问题让妈妈难于启齿.
“啪┅┅啪┅┅说啊!骚货┅┅”聂雄又在蹂躏妈妈娇嫩的屁股.
  "呃┅┅"妈妈来不及吞下嘴里的唾液,羞怯道:"老公┅┅哦┅┅没有┅┅吃┅┅!"
  "嘿嘿┅┅那你想不想吃啊?"
  "不┅┅"
  "啪啪┅┅啪┅┅不想吃你还含着大鸡吧不放!"聂雄将妈妈的屁股都打红了.
  "哦┅┅不是┅┅我是┅┅"妈妈一手抚上屁股,皱眉哭泣着.
  "是什么?"聂雄逼问道:"是不是就爱含老板的大鸡吧啊?"
  "呜┅┅老板┅┅大鸡吧┅┅呜呜┅┅"妈妈似乎有些被聂雄打怕了,老板说什么,都不敢反抗.
聂雄一边狎弄妈妈,一边将手慢慢的靠向了妈妈的屁眼,他将紧束在股沟里的内裤拨在人妻肥硕的屁股上,认真的观察着妈妈美丽的菊蕾.一条条淡淡的褶皱微微发着一抹褐色,随着呼吸的节奏,花瓣也缓缓张合着.
大鸡吧在妈妈香润小舌的舔弄下,一阵阵的快感让聂雄几乎要泄出来,而他因为舒爽哈出的气息,也让妈妈感到了屁眼的危机.妈妈的头脑中一片混乱,害怕自己的菊蕾遭到老板的玩弄.为了保住屁眼,一定要让老板泄出来,妈妈更加卖力的吞吐着粗长的肉棒.
老板的呼吸急促起来,而手指也颤巍巍的伸向了妈妈的肛门┅┅”呜呜┅┅呜┅┅”人妻的口水夹杂着已经渗出的精水把老板的下体搞的湿漉漉的.
“啊~~~婊子~~~好爽!”聂雄忽然紧紧的向着妈妈的深喉挺动着阳具,妈妈被顶的直翻白眼.在一阵颤抖之后,老板终于将浓浓的液体射进了人妻的口中!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