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传-少妇白洁-白洁小说-少妇白洁小说-白洁孙倩-白洁张敏

白洁与高义-白洁 张敏-白洁 孙倩-白洁 老七-白洁 高小坡-白洁 东子

姚嘉的老婆

姚嘉的老婆

和香港人的交往就这样不了了之了,但是陈东的偷听的欲望却获得了极大的满足,他的描述进而满足了我作为一个旁观者的好奇心,或许我也有着和他一样的偷听的嗜好吧,也曾在简陋的小旅馆里紧靠单薄的隔板,听隔壁传来的呻吟声,那时的艳遇也不过如此了,而陈东这样有预谋的机会实在是难得。其实,许多时候,人都是靠自己的想象来获得快乐的,即使陈东的偷听也不过是获得听觉的刺激,然后靠自己的想象获得快乐而已。

仔细想想,哪个朋友没有这种偷听的经历呢?

如果说偷听是满足了陈东的听觉刺激的话,那么偷窥无疑更进一步满足了陈东的视觉刺激,在这里要提到一个叫小克的男人,姑且叫他小克吧,为了隐私考虑,我就给他起个代号好了。

与小克的相识也是很偶然的事情,他是姚嘉的一个客户,因为工作的接触彼此产生了好感,因为小伙子还算帅气,姚嘉也就在心里通过了,在工作中也会放宽点,甚至会有点“勾引”吧,两人的关系就这样逐渐暧昧起来。先是小克约姚嘉吃饭,姚嘉没有反对,吃完饭就是去宾馆,姚嘉没有反对,再后来的事,姚嘉依然没有反对,很快,两人的关系就又从暧昧转的明朗了。

姚嘉已经习惯于向丈夫讲述自己的经历了,回家后,一五一十的向陈东坦白了自己的经历,陈东在姚嘉的叙述下再次获得刺激,夫妻俩在想象中产生了热情,然后在热情中获得满足,现在陈东已经习惯于姚嘉的叙述了,在姚嘉的叙述中,他想象着妻子和其他男人的热情,进而自己获得一种特别的快乐,陈东曾经问过我,这样的自己是不是变态,坦白的说,客观的说我无法判断陈东这样的心态正常与否,但是主观的说,我绝对无法容忍这样的思想的,至少我是不敢去想象自己的妻子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的,即使去想,我的大脑中也只有愤怒,被愤怒燃烧的大脑还怎么会有刺激和享受呢?也许这就是我当初无法理解他们的原因吧。即使到现在,我也只是在客观上接受了这种思想,这类人在这个社会上的存在,却无法去真正的去接受这种思想,我也承认,这样的思想,是对传统爱情和价值观的一种挑战,至于最终结果如何?那就要看历史的天平哪段的砝码更重些了。总之,社会一直在发展,人的观念也是不断变化的,也就是说目前的这样的社会观念肯定是要发生改变的,但是变成什么样我就不知道,因此我对这个社会上存在的任何事情都不盲目的去否定, 那么我又何必对陈东和姚嘉夫妇的行为进行否定呢?

好了,言归正传吧,姚嘉和小克的关系发展的很快,有了第一次后,两人隔三差五的就会越会,只是因为小克也是上海人,家人都在上海,他们只好去宾馆,而更多的时候是在小克的车里解决问题,不过对姚嘉来说,体验一下在车里的热情,正好是对床上单调环境的一种调节。

一天,姚嘉告诉陈东,小克约自己出去,陈东突然有个想一起去看看的想法,和姚嘉一说,姚嘉也很赞同,于是陈东先姚嘉一步开车出门,因为姚嘉每次都是十分详细的和陈东讲述自己的经历,陈东直到他们一般把车停在什么地方,甚至在两人一起出来时,姚嘉还曾向陈东指出过俩人曾经热情过的车位,于是陈东提前来到了现场,选了个能看到他们的位置停好了车,过了一会,他们的车来了,因为是夏天要开空调,大家的车都没有熄火,不过令陈东始料不及的是,小克的车都贴着防晒膜,里面外面很清楚,而从外面看里面则很模糊,陈东正在郁闷的时候,小克的车开始晃动了,陈东心说:“够急的,这么快就进去插了。”

就在陈东焦急的想找个更好的角度时,他突然看到有两个治安联防员向这个方向走来,陈东倒不怕他们发现自己,主要是替自己老婆和小克担心,万一被抓到可就麻烦了,幸好车都没熄火,发动机的声音掩盖了她们做爱的声音,并且也给车身的抖动一个好的理由,就在陈东想下午吸引联防员的时候,小克的车启动了,从陈东面前过的时候,陈东隐约看到小克的衣服还很凌乱呢,只是没看到妻子在哪,也许在后座躲着呢吧?

陈东说到这里时,我禁不住问了一句“这也叫偷窥?就像你上次偷听一样,没什么实质的东西吧?”谁成想,陈东却说:“你别着急,真正的偷窥才刚刚开始啊!”

那天本来陈东也以为已经结束了呢,看到他们开车走了,陈东也启动车准备回家,可是就在陈东经过回家时的一条单行道时,看到了他们的车。因为这条路是单行路,白天车都很少,此时已是傍晚,更是少有车过,因为陈东的车灯光线很强,照到对方车窗上,陈东看到车是空的,陈东很纳闷,于是陈东把车靠边停下,漫步走过去,经过他们的车时,陈东瞟了一眼,确实没人。“去哪里呢?”陈东暗自思量。

突然陈东想起,这条路是沿着一条小河而修的,河对岸有个小公园,他们会不会是在那里呢?于是陈东装作是散步的,向前方不远的小桥走去,到了桥头,陈东向对面望去,果然有两个人在对岸拥吻。因为这个小桥是去公园的必经之路,而夜晚公园早已关闭,基本没有人注意这里,公园的门口就成了个死角,成为他们这类人偷情的好去处。

陈东悄悄的在桥的这边观察着他们,因为小河不宽,再过去肯定是要被发现的,所以陈东不敢继续向前,好在那天的光线还不是很暗,陈东基本能看清两个人的轮廓,过了一会,陈东看到妻子蹲下身体,头在动,估计是在给小克**(事后姚嘉向陈东证实了这一点),又过了一会,姚嘉站起身,但是很快又弯下腰,陈东没看清是在干什么,后来才知道是姚嘉把内裤脱了,然后就看到小克从后面抱住了姚嘉的腰,很快就听到了姚嘉的呻吟声,显然,两人已经有了实质的活动了。陈东暗想,胆子真够大的,要是让刚才联防队员抓到可怎么办?为了妻子的安全,陈东只好兼职起望风的工作,心里既有偷窥的兴奋,又有害怕被别人发现的紧张。

听姚嘉的呻吟声大概有十分钟的时间,突然看到妻子转过身,弯下腰,头对着小克的胯间,熟悉妻子的陈东知道,妻子在用嘴接小克的精液,虽然陈东也是异常兴奋的想射,但是知道他们结束后很快就会出来,陈东只好悄悄离开了,准备回家后再听妻子的叙述。

陈东在家里等了妻子半个小时,姚嘉一进门,陈东就拨不急待的扑到姚嘉的身上,一股精液的腥臊味扑鼻而来,陈东的欲望再次被点燃了,姚嘉转身刚要说话,嘴里的腥味再次散发出来,陈东也不多说话,蹲下去就亲吻妻子的下体,姚嘉显然也没有完全满足,夸张地回应着丈夫的动作,很快两人就纠缠到一起了,又折腾了很长时间,夫妻俩疲惫的瘫软在床上,互相讲述着彼此的经历。

据陈东说,后来夫妻二人还经常一起去那里散步,每次走到那里,陈东都会兴奋异常,幻想着能和妻子在露天做爱,据说能获得极大的满足。

讲到这里,陈东再次问我:“我是不是很变态?”

关于这个问题,我已经表达过我的看法,于是我再次向陈东解释一遍,尽量安慰他,尽管我暂时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但是我还是很相信陈东的,我相信他和我说的每一件事都是真实的,其实在现在社会高强度工作压力下,人类是需要适当放松的,而有的时候紧张和兴奋也能成为另一种紧张的放松,真正的放松也只有在真正的紧张后才能体会。我想陈东的偷听、偷窥都是一种享受,一种紧张刺激的享受。

想来和陈东相识也有一段时间了,经过这段时间的交往,我们都取得了彼此的信任,我们也成了无话不谈得朋友,他乐意将他过去的经历与我分享,而我的快乐和苦恼也乐于和他分享和分担,尽管我们的年龄还是有一段差距的,但是在我们得交流过程中,并没有因年龄差距而产生的障碍,或许这就是忘年交吧。我们虽然是因那个隐晦的话题相识,但是时至今日,我们得谈话内容早已经不局限于性这个话题,只不过我们谈的国际形势、石油危机、家庭事业等话题并不适合在这篇文章出现,或者说即使出现了也没有朋友关心吧,而更深层次的性的话题虽然能引人注目,但是为了陈东的个人名誉,尽管他对我坦诚相待的讲,我还是要替他保守秘密。用“专业”的词来说,我讲得都属于港台的三级片情节,而不属于欧美的A片,尽管是色情的,但是却有限度,不会有过分暴露或过分让人反感的东西。
讲了以上三个话题后,我和陈东的聊天又一度陷入僵局,大概是为了打破这种尴尬吧,陈东主动提出将姚嘉介绍给我。其实对于姚嘉我早已不陌生了,看来她们夫妻那么多的照片,而且相识伊始,陈东在和我视频时,姚嘉就在视频里和我打过招呼了,这也是我充分相信陈东的一个主要原因,陈东给我的照片,许多是露脸的,完全能分辨出他们夫妻的相貌,显然,视频中的他们就是照片上那对热情的夫妻,与自己在网上的谨小慎微相比,当初我是十分惊讶于他们的开放的,同时也是他们对我充分信任的无尽感动。

镜头前的姚嘉远远比照片上性感,因为是晚上,夫妻二人穿的都很随便,性感的睡衣更是凸现姚嘉妖娆的身材,虽然我和陈东的年龄相差很大,但是和姚嘉的年龄却基本相当,看到这样一个性感少妇,再加上陈东给我介绍的她的风流韵事,怎么不让我浮想联翩、热情澎湃?不过,毕竟我们相隔千里之遥,我虽有垂涎之心,却无行动之实,但是不管怎么说,认识姚嘉后,我发现我又有了许多东西想了解,而我的思维也如泉涌一般不可遏制,也许这就是女人的魅力吧?

不过姚嘉显然没有陈东那样善谈,这让我颇为头疼,但是因为陈东的关系,我和姚嘉的相处还是很融洽并且轻松的,她知道陈东有我这样一个值得信任的朋友,并且看过我给她们写的文章后,自己也很兴奋,没想到自己的经历转变成文字后竟然还有如此的魅力。此时的姚嘉早已经不是第一次交友时的姚嘉了,思想开放、思维活跃、注重享受生活,同时乐于把自己年轻的身体和多彩的生活用图像和文字的方式记录下来,因此,尽管她不是很健谈,但是对我提出的问题还是很配合的,我们就在这样祥和的气氛中开始了与姚嘉相识以来的第一次“采访”(姑且叫采访吧,我也说不好我对他们这种提问是什么行为)

姚嘉要说的这个故事发生在一间茶室里。那时姚嘉还在饭店做大堂经理,因为姚嘉的工作频繁变化,尽管我知道陈东说过姚嘉以前做过大堂经理,但是,当我自作聪明的问她是不是和客户王经理偷偷约会时所在的饭店时,我却得到了否定的回答。看来姚嘉的经历确实也很丰富,不逊于她的丈夫陈东,试想一个女人,如此行走江湖,就算她自身对性没有如此开放的认识,因工作性质所迫,她也无法守身如玉。因为我没有陈东那么大方,再加上从小对服务业的偏见,我是绝对不让我的妻子涉足此行业的,我不管这个行业的薪水如何高,因为我知道,我和陈东是不一样的,我和他所要的也是不一样的,他要的是一种带绿帽的刺激,而我呢?我是绝对无法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的,况且,独自一人应付那么**男人,那么多的应酬,男人尚且力不从心,更何况一个女人?想到这里,我竟有点替陈东心疼妻子了。姚嘉从一个客房服务员、餐厅服务员,一步步做到大堂经理,其间经历了多少的辛酸和痛苦,又有谁知道呢?也许连陈东都不曾真正彻底地了解过姚嘉吧?

好了,还是言归正传,在作大堂经理的时候,姚嘉早已经完全开放了,因此对男人的献媚,她从不完全回绝,她要储存起来,一点一点享受。那时在她饭店的厨房里有一个小伙子,外号叫“小刀”,人长得很帅,对姚嘉也很有感觉,俩人关系很好,很自然的,俩人突破了作为同事的底线,有了性关系,因为姚嘉对他也很有感觉,因此对他的性要求,多数都是积极配合的。

那天下午,没什么事,小刀偷偷对姚嘉说附近有家茶室,自己先过去,让姚嘉过一会也去,因为不是第一次偷偷约会,姚嘉也知道他的意思,爽快地就答应了。于是小刀出门先走了,过了5分钟,姚嘉也偷偷溜了出去,按照小刀给的地址很快找到了这家茶室,这是一间门面很小的茶室,要不是有地址,真的是很难发现在这里还有这样一个场所,进去后姚嘉才明白,这里简直就是给他们这类偷情的人准备的,因为是在地下室开辟的这样一个茶室,因此里面光线不是很好,或者说老板理解顾客,根本就是故意把光线弄这么暗,进门后姚嘉听到小刀叫自己,于是向他走去,小刀占了一个靠角落的位子,背靠着入口,小刀起身让姚嘉坐到里面靠墙的位子,自己坐到靠过道的位子,姚嘉坐下后,眼睛也适应了黑暗,这时才发现,过道对面已经坐了一男一女,姚嘉暗自紧张,可是见人家根本没有看自己,心里踏实了许多,而小刀显然很熟悉这里,坐下就开始亲吻姚嘉,手也不老实的在姚嘉的身体上乱摸着,可是毕竟女人心细,姚嘉还时不时抬头看对面的人,可是人家只是自顾自的玩自己的,仿佛无视姚嘉的存在,过了一会,小刀按着姚嘉的头,让她给自己**,此时姚嘉也兴奋了,开始主动起来,可是就在姚嘉起身喘气的功夫突然发现对面的人正在看自己,而小刀也在看对方,姚嘉一下收敛了很多。

小刀仿佛看出了姚嘉的疑虑,安慰道“没事的!”

“不好吧?”姚嘉还是担心。

“这里人都这样。”
姚嘉想想也是,其实内心深处仿佛还希望被别人看呢,觉得那样更兴奋,于是又低下头去给小刀吮吸。吮吸了一会,小刀要给姚嘉舔,姚嘉也求之不得呢,但是里面空间狭小,实在不方便,因此小刀让姚嘉坐到外面来,于是姚嘉就坐到了外面的位置,谁成想,小刀直接把姚嘉内裤脱下,蹲在过道了给姚嘉舔,这样姚嘉的下身就完全暴露在对面人的视线里了,姚嘉没有羞涩,反而觉得兴奋异常,于是就闭上眼睛享受起来,还不时地发出快乐的呻吟声,过了一会,姚嘉睁眼一看,没想到对面的那个男人也站到过道里,裤子褪了下去,让对面的女人给自己**,姚嘉被这突如其来的场景下了一跳,马上坐了起来,用裙子盖住了大腿,小刀起身坐到边上说:“没关系的,让他们看,你也可以看他们,多刺激!”这时对面的男女大概看到了姚嘉的惊慌,也回到座位上了。

姚嘉说:“当时又害怕又刺激,同时又有种异常的兴奋,仿佛就要来高潮的感觉。并且小刀也很体贴人,边安慰我边抚摸我,还说大家都在看,也没什么亏吃,我也就默认了,毕竟我心里还是向往的!”

小刀安慰了一会姚嘉,看姚嘉的情绪平稳了就起身去厕所了,小刀刚走,对面的男人也站起身走了出去。

趁此机会,姚嘉才看了对面女人一眼,对面的女人也是穿裙子,只见她一脚踏在椅子上,一脚垂在地上,裙子撩到腰间,裙子里竟然什么都没穿,而且上衣也是敞开的,那女人仿佛没看到姚嘉一样,自顾自的坐在那里,姚嘉看了一会,就闭上眼睛想休息一会,就在这时姚嘉听到脚步声,姚嘉感觉到有人直接走过来坐到了姚嘉的座位上,姚嘉也没睁眼,以为是小刀,没想到,不等姚嘉说话,这个人直接低下头开始舔姚嘉的私处,姚嘉感觉不对,本能的去推这个男人的头,同时睁开眼一看原来是刚才坐对面的那个男人,可是那个男人根本不理会,依然用自己的舌头挑逗着姚嘉的私处,姚嘉说当初也没多想,就以为他搞错了自己的座位,认错了人,谁知道,这时小刀回来了,他竟然直接走到对面位置,像这个男人一样,直接低下头给那个女人舔。

而给姚嘉舔的男人仿佛十分熟悉姚嘉的喜好,不断用舌头挑逗着姚嘉的敏感地带,并且还用手揉捏着姚嘉的**,姚嘉顿时觉得兴奋异常,本来去推对方头的手也失去了力气,干脆把身体靠在椅背上享受,双腿也岔开的更大,让那个男人更深入的挑逗着自己的敏感部位,大概是从没有过被陌生男人玩弄的经历,姚嘉兴奋极了,高潮也来的很快,只一小会儿,姚嘉就体会到了欲仙欲死的感觉,整个身体仿佛飞到了空中,漂浮在一片柔软的云彩里的感觉,大脑的意识也逐渐模糊了,只有嘴里情不自禁的发出欢快的叫声,尽管姚嘉用仅有的一点意识拼命压抑着自己的呻吟,但是还是无法控制自己。

姚嘉说:“当初自己感觉都要晕死过去了,太刺激、太兴奋了,你能想象一个毫不相识的男人给自己高潮的感觉吗?”

“:(,当着挫人别说短话,我要是能想象的到还问你干什么?”

“哈哈,真的是太爽了,后来小刀说,尽管自己很投入的给那个女人舔,可是我的呻吟声太大了,连他都听到了,不过让他兴奋极了,就更加卖力的舔,舔得那个女人也叫起来。”

“高潮后什么感觉?”

“不是告诉你了?有点眩晕的感觉,身体轻飘飘的,和男人的一样吗?”

“不知道,我问的是高潮过后,消退后的感觉?”

“过后就是很疲惫,不想动,恨不得就死在那一样,不过那个男人也知道我来了高潮,让我休息了一会就把他的JJ塞到我嘴里,让我给他弄。”

“那你给他弄了吗?”

“当然,我老公和你说过吧,我嘴上功夫很强的,不过那男人的家伙不大,还没有小刀的大,弄了几下他就不行了,拿出来想干我。”

“那你同意了?”

“其实我不喜欢他的家伙,有点小,没意思,就推托说这里空间小,可是他说让我站到桌子边上,我说不行,谁知道他很挺倔,说不要紧,拉着我就站到桌子边上了。”

“那你不会拒绝吗?”

“怎么好意思?刚才人家给自己那么卖力,让自己享受了,自己怎么好拒绝人家?干就干吧!”

听姚嘉说,她刚站起来,那男人就让她转过身背对自己,然后把姚嘉按到了桌子上,于是姚嘉就趴到了桌子上,这样屁股就完全暴露在这个男人面前了,为了配合她,姚嘉还特意抬起一条腿踩到椅子上,以便他进入自己的身体,那男人就一手抱着姚嘉的腰,一手扶着自己的家伙,送了进去。

说到这,我禁不住问姚嘉:“你怎么那么大胆子,不怕突然进来人吗?”

“那时刚来过高潮,大脑一片空白,哪还想那么多?不过后来我老公也问过我,我也挺后怕的”姚嘉回想起来也是心有余悸。

很快,那男人就射了,因为事情匆忙,那男人也没带套就进入了姚嘉的身体,姚嘉赶紧夹着腿跑着去卫生间了,把身体内的精液挤了挤,不流了,又用纸擦干净,姚嘉这才穿好内裤,回到座位上时,那男人已经不见了,只见小刀用和刚才自己一样的姿势在和那个女人做,姚嘉和小刀打了声招呼就先走了,留下小刀打扫战场、买单。

因为刚来过高潮,腿酸软无力,再加之室内外光线反差很大,刚出门看不清,姚嘉出门时还差点绊了一跤,姚嘉说当时自己真是狼狈极了

后来姚嘉和小刀先后回到饭店,趁左右没人,小刀偷偷问姚嘉:“刺激吗?”

“你认识那人?”姚嘉一直怀疑他们是早有预谋的。

“不认识!”

“啊?不认识你们怎么那么默契的交友过来了?好像也很熟悉彼此的爱好?”

于是小刀向姚嘉解释了那天他和那个男人去卫生间发生的事情。

原来,小刀和那个男人先后进入卫生间后,那个男人主动为小刀:“刺激吗?“

“刺激!”小刀有点莫名其妙,但是还是友好的回答。

“想搞我带来的女人吗?”男人神秘的看着小刀。

“行吗?”小刀有点迟疑。

“行,我出来时已经和我那个女人说了。”那个男人继续鼓励小刀。

“可是我这个怕不行啊。”小刀还是没有下定决心。

“没事,我看你那个也够*的,我来搞定他。”

于是小刀就和那个男人预谋了这件事,互相交友了彼此女人的爱好喝敏感地点,还商量,由那个男人先出去搞姚嘉,要是姚嘉不同意就由小刀出面解围,要是同意了,小刀就直接去干对方的女人。

小刀出来时,看到那男人在给姚嘉舔,以为已经搞定了,于是就直接去搞那个女人了,没想到这一个误会还真促成了这桩好事。

姚嘉对我说:“现在想来既觉得荒唐,又觉得刺激,荒唐的是我连对方长什么样都没看到就被他干了,而刺激的也恰恰是这件事。”

我想人都有这样的猎奇心理吧,在人传统观念认为,幸福这样极度隐私的事情,只有有了感情,彼此熟悉的人才有,即使不是夫妻,至少也是情侣或情人关系,而和一个毫不相识甚至两对方的长相都不知道的人发生关系实在是无法想象的,而恰恰是无法想像的事才更能刺激人的猎奇心理,难怪现在一夜情、一夜情如此泛滥成灾,尽管我是个保守的人,但是让姚嘉说的,我竟然也有点心动了

和姚嘉的相识,让我对聊天的兴趣再次得到了提升,姚嘉虽然没有陈东那么健谈,但是她的叙述能力却比陈东稍好些,陈东的思维呈现跳跃式前进,常常需要我打断他来理顺思路,而姚嘉则不然,她的叙述都是有条有理的,这让我十分省力,因此和她聊天让我倍感轻松,当然也不排除那句俗话“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呵呵,反正,和姚嘉的聊天一直是在轻松愉快的气氛中进行的,没有冷场,没有尴尬!

今天一早,刚打开QQ就收到姚嘉的留言。

“你在吗?”

因为头像是暗的,并且显示是昨晚的记录,我以为她走了,但还是问了一句:“你在?”

没想到她很快回复我:“在!”

这让我异常兴奋,不知道为什么,我和她聊天时,内心深处始终是处于一种兴奋和冲动的状态下,我怀着激动地心情和姚嘉开始了第二次交流,因为有了上一次的交流经历,我们已经很是熟稔了,因此话题也是很宽泛,不过令我始料不及的是,今天姚嘉竟然直奔主题。

“和你讲一件刺激的事,想听吗?”

“愿闻其详!”

“好,其实昨天晚上我告诉老公了,不过他总是怂恿我,让我和你说说。”

“很好,说明他信任我,我很高兴有你们夫妻这样的朋友。”

“你太客气了。”

“我们开始吧?”

“好的,昨天我去总部开会,因为在外滩,懒得开车了,我就把车停在地铁站,准备乘地铁去。”

“是不是在地铁上发生的?”我突然想到电影里有许多地铁或公交车性*扰的情节。

“真聪明!”姚嘉很是惊讶,然后没等我问就一句一句的向我讲述了那天发生的事情。

因为那天恰逢上班高峰期,地铁里人很多,而姚嘉有个习惯,每次乘地铁都是向车厢里面挤,如果没有座位,她就到两节车厢的结合部站着,这里空间比较狭窄,基本上只能容纳一个人站立,这样姚嘉的旁边就没有其他人,只有身后是人,显得清静些。

姚嘉很快来到车厢的结合部,面向厢壁静静的站好,因为车厢里本来人就很多,姚嘉也没在意站在自己身后的是什么人,只是闻到一股男用的香水的味道,姚嘉想,或许是个奶油小生吧。

车厢里越来越挤,身后的人男人也不断向自己靠拢,渐渐的,姚嘉感觉身后的力量已经不是因为人多的缘故而施加过来的,而是一种有意的摩擦,并且自己的臀部明显感觉到男人身下的硬物了,姚嘉毕竟是女人,而且是去上班,于是本能的向里靠了靠,可是过了一会那男人又挤了过来,这样,姚嘉已经紧靠车厢了,再也无处可躲了,姚嘉也没说话,静静地等着地铁到站,可是身后的男人显然没有获得满足,慢慢的又靠了上来,见姚嘉没有反应,竟然开始用用手抚摸姚嘉的臀部。

那天姚嘉穿了一身很正规的职业套装,上身西装,下身短裙,丝袜高跟,尽管不是那种妖艳的装束,却给人一种白领的不凡气质,大概这也是引人注目的一个原因吧。

“开始还有点害羞,但是当他的手放到我屁股上,我突然觉得异常刺激,全身好像触电的感觉,并且有点颤抖!”姚嘉这么描述自己当时的感受。

大概是姚嘉的默许助长了身后男人的气焰,他竟然悄悄把手伸进姚嘉的裙子底下,把裙子掀起来,直接抚摸着姚嘉的臀部,因为姚嘉一向喜欢穿T型裤,因此那男人的手伸进姚嘉的裙子后直接触摸到了姚嘉性感圆润的臀部,这显然是他始料不及的,没想到在地铁里会遇到这样一个性感开放的人间尤物,慢慢的他的手开始向下游走,伸到了姚嘉的两腿中间,而此时的姚嘉早已经洪水泛滥了,只是因为站立的缘故,姚嘉双腿并拢,他只将一个手指伸到她双腿之间就很难再有所进展了。这时,姚嘉意料不到的事情出现了,男人靠到姚嘉耳边轻声说:“把腿分开点!”说的姚嘉脸上发烫,她真的没想到在地铁里遇到这样的性*扰,她也没想到这样的*扰能让自己如此兴奋刺激,然后更让她没想到的是,*扰者竟然还会和自己说话,而且说让自己把腿分开,以方便他进行*扰!!!

不过,姚嘉就是姚嘉,不是别人,在忧郁了一会后,她借住换腿的机会,真的把腿分开了,显然那人理解了姚嘉的用意,于是把手慢慢探进了姚嘉的私处,抠了几下,又把手抽了出来,他轻轻地拉开自己的裤子拉链,把JJ拿了出来,支持到了姚嘉的臀部上,姚嘉吃了一惊,尽管自己很喜欢这样的刺激,也并不介意能和他有这一段热情,只是毕竟自己是去上班,而且是去总部开会,如果在这里搞,把衣服弄脏了,自己可怎么见人,意识到这个问题,姚嘉赶紧把手伸到背后,挡住了那个人的JJ的进入,并且轻声说:“不要这样!”也许那个男人听出了姚嘉语气的坚决,或者是怕别人发现,反正他知难而退了,收起JJ,继续用手抚摸着,这样姚嘉多少放松了一点,等到了外滩地铁站,姚嘉自己把裙子放了下来整理一下衣服,准备下车时,姚嘉看了一眼身后的男人,原来是个年轻的小伙子,估计年龄不到30岁吧,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也不敢看姚嘉,姚嘉暗自好笑。

下了车,姚嘉赶紧来到地铁站的卫生间,把自己的下身擦干净,出门洗手时看到自己的脸通红,真是满园春色关不住啊。

故事结束了,姚嘉还调皮的说了句:“汇报完毕!”。

我说“真是以犹未尽啊!”,换来姚嘉发来的一串“哈哈哈……”。

我禁不住问:“你真的觉得被人家*扰很兴奋刺激吗?”

“开始是有种被侵犯的感觉,可是很快就觉得很刺激,那种感觉是不同寻常的感觉。在我看来不同寻常的就很刺激,我就乐意尝试。”

“你真开放!”我不禁感慨。

“也不是,其实我也是个很内向的人,但是有过第一次的经历后,我觉得体验不同的经历真的很刺激,就逐渐的改变了。”

“那你的性格是不是也改变了?”

“怎么说呢?其实到现在,我在亲戚朋友圈子里也是很内向保守的样子,但是那不过是多年来形成的习惯,或者我原本就是开发放的,只是这个社会把我禁锢了,而现在随着科技的进步,网络给了我释放自己的可能。”

“看来你是要感谢网络的。”

“算是吧,不过什么事都有利有弊,我也说不好网络的好坏,我只是利用它而已,我也没心思讨论这个,我只要享受生活,哈哈。”

………………

已经一周没有写东西了,看着上面的文字,我心里依然无法摆脱文字带来的刺激,尽管我作为第一听众知道了这些故事,但是当回过头来再看的时候,竟然是和陌生的感觉,这是我写的吗?但是我无法怀疑,因为我相信自己,也相信陈东,几天不见姚嘉,有陈东和我作伴,多日的交往,我们已经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尽管相隔千里之遥,但是我们是朋友,尽管我们未曾谋面,但是我们是朋友,是的,我们是朋友,其它的都不重要。

陈东说他觉得自己越来越病态了,我无言,面对陈东,我有许多都是无知的,如果一个人面对一个比自己阅历深的多得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沉默,过多的言语只能暴露自己的无知,但是我并不惧怕在陈东面前暴露自己的无知,对他来说,我真的是无知的,无知的有点不可思议,也许这有南北方地域的差异,也许这有不同人性格的差异,总之,我不因自己的无知而羞愧,他也不曾因我的无知而耻笑过,我想至少在交朋友这一点上,我可以肯定陈东是健康的,他有许多朋友,并且很有女人缘。尽管我因为工作的关系认识很**,当然也包括很多女人,但是我没有几个朋友,我也知道朋友的重要性,但是我确实没几个朋友,这一点我和陈东也探讨过,也许是个人性格的缘故,也许是工作性质所决定的。我的工作让我整日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因为行业的敏感性,我要防备任何人,因此我的心太谨慎,过于谨慎的人是很累的。

这种谨慎的心让我变得越来越自私,陈东说过我,其它网上的朋友也说过我,我也知道,但是生活就是生活,工作就是工作,每个人都是在现实中充当的一个角色,既然自己选择了这个角色就必须把它扮演好,就像电影里的人物一样,有的人是英雄,有的人是小人,更多的人是凡人,而我,就是凡人之中最不起眼的那个,我有我自己的生活方式,我只要按照我自己的生活轨迹走下去,至于这条轨迹通向何方,那取决于路向何方,在人生的的路上,我们能决定的是选择哪条路,但是我们永远不可能为了某个目标去修路,用自己的双脚去修路需要勇气,更需要魄力,这样的人在这个世界上是屈指可数的,而大多数人都是在别人走过的路上印上自己的脚印而已,只不过幸运的人能让自己的脚印更深一点,而平凡的人可能连脚印都不会留下,但是不管脚印是深是浅,最终都会消失在历史的风沙里,连路都没了,何况路上的脚印呢?

我要做的就是做我自己而已。

北方的天气真是很差,接连几天的沙尘暴过后,总算见到亲爱的太阳爷爷了,本来以往的4月都已经是女孩子们开始暴露的时候了,可是今年的天气好象和男人做对似的,天气出奇的冷,让我甚至想把脱了多日的毛裤再拿出来穿上,更不用说女孩子了。

在这样的天气里上网是很爽的,惬意的阳光,照在我写字台的一角,但是不影响我看电脑屏幕,很好的感觉。在这样的感觉里遇到姚嘉更是给很好的感觉又加了一个好。听说上海的天气也不错,我惊讶为什么她没有出去逛街而来上网。她的解释是工作了几天很累,想休息两天,这样的回答再次让我惊讶,当我已经习惯了周一到周五上班,周末休息时,她的自由让我羡慕,她的潇洒更是我无法比拟的,对她们夫妻,我只有感慨,我知道我们不是一条路上的人,也许在这一时刻我们相聚很近,近的可以看到彼此的面孔,熟悉的像亲密朋友,但是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们的路会越走越远,直到看不到彼此,甚至忘记彼此。

姚嘉的兴致很高,从她不断发过来的笑脸就能看出她的兴奋,我想她一定是有什么高兴事吧?

“今天怎么这么高兴?是不是性事不断?”我和她已经能很坦然地交友隐私了。

“你怎么知道?”

“我是男人,对女人发情比较敏感。”我已经懂得一点挑逗了。

“讨厌!”

“……”

“怎么不说话?”

“等你自己说出来。”

“今天天气很不错,春天了。”

“是啊,你开始发春了吧?”

“哈哈,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样?”

“看来你老公也这么说你?”

“恩,我在春天比较容易……,所以我老公说我又要发春了,哈哈”

“说来听听?肯定是有故事了?”

“嗯,再过几天是我生日了”

“是不是要来个生日性PARTY?”

“讨厌,我是说这些天我心情特别好,因此比较想。”

“人逢喜事精神爽,你是身体爽了。”

“呵呵,前几天我爽过一次了。用我老公的话说是春天写实,哈哈”

“说来听听?”

于是姚嘉短短续续的讲述了前几天发生的事。

这段时间姚嘉正在卖保险,(难怪时间这么自由)在工作过程中认识了一个“小猛男”(姚嘉和陈东都这么称呼年轻能力强的小伙子),认识的细节已经无从考证了,大概是姚嘉的风韵吸引了小猛男吧,竟然没有断然拒绝,但是也没有买姚嘉的保险,这样两人就慢慢的成了朋友,而姚嘉也对这个小猛男挺有好感的,交往了一段时间后,俩人关系开始暧昧起来,但是姚嘉还是有尺度的,毕竟俩人是因为工作关系认识的,如果太过了会让人觉得是交易了,因此尽管小猛男一再追求姚嘉,但是姚嘉一直都保持着和他的清白,直到前几天。

陈东知道这件事后,极力怂恿姚嘉约那个小猛男来家里做,姚嘉开始还有犹豫的,不过最终还是禁不住陈东的怂恿,答应了。

上周末,姚嘉独自在家,小猛男正好给姚嘉打电话,又美其名曰洽谈买保险的事,我就纳闷了,一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买什么保险?难道大城市和我这村里来的真的是有很大差别?我看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吧,呵呵,言归正传吧。

姚嘉答应了小猛男,并说自己在家,到家里来谈吧,也算是暗示吧。很快,小猛男来了,因为是在自己家,姚嘉穿的很随意,一件居家裙,露出了大半个乳房和白嫩的大腿,小猛男一进门就傻眼了,呆呆的看了至少5秒钟,才想起来的目的。

寒暄了几句,姚嘉请小猛男到客厅坐。小伙子没话找话的夸赞这姚嘉的魅力。

“嘉姐今天真漂亮!”小猛男开始展开攻势了。

“别夸我了,都老了。”姚嘉只好应付着。

“我怎么没觉得?姐姐真的很性感的。”

“是吗?你知道性感什么意思?” 说到这里,姚嘉故意用眼睛盯着他看了一会。

“呵呵,你说呢?”

“我可不知道,看不出,你人不大,知道的还不少。”

“性感就是能引起性冲动啊”小伙子更直接了,顺势坐到姚嘉身旁。

“是吗?我引起你的性冲动了?”姚嘉再次直视小猛男的眼睛,眼睛里是暗示还是渴望呢?也许只有他们两人知道吧。

“对,没错,每次看到姐姐我都非常的冲动。”

“哈哈,我怎么没看出来你冲动?”

“你要看吗?”

“呵呵,讨厌。”

看姚嘉并不反感,小猛男一把抓住了姚嘉的手,姚嘉也没有反抗,两人对视了一会,小猛男突然按倒姚嘉开始吻她的嘴,姚嘉依然没有反抗。然后的事就水到渠成了,我说姚嘉比较老练,明明自己想还装得好像是人家勾引自己。

姚嘉大笑说:“其实被勾引得感觉也很刺激的。”

“是不是女人都喜欢被勾引?”

“不知道,反正我喜欢那种感觉,有成就感,说明自己还有魅力,吸引男人。”

“陈东知道这件事吗?”

“当然,送走小猛男后我就给老公打电话告诉他过程了,把他兴奋得要死。”

“不会吧?他每次都兴奋?”

“不知道,也许“不知道,也许是为了迎合我吧?反正每次和别人做后,我们夫妻间的性生活就异常刺激兴奋。”

“为什么他有这个爱好呢?要是我知道我老婆这样,我得气死。呵呵”

“人和人是不一样的,主要还是思想观念吧,想开了就没什么。”

姚嘉说的对,主要还是思想观念的差异,想开了,接受了,就没什么了。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有这样的思想观念,可是就算我有了,我妻子能接受吗?

“你不觉得你这样想是一种交易吗?”我突然问姚嘉。

“什么交易?”显然姚嘉被我得问题问得摸不着头脑。

“你满足了客户的肉体需求,而他买你的保险。”

“呵呵,怪我没说清楚,他根本没买我的保险。”

“哦?是吗?”

“对,那天他确实是准备买的,并且他以为我对他那么好,也是为了他的钱,所以做时就像在嫖妓似的。”

“他对你不好?”

“也谈不上,其实是我自己喜欢的。”

“什么?”

“玩啊,呵呵,毒龙、口爆”

“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姚嘉显然惊讶于我对这方面知识的无知。

“你说说吧!”我虚心请教。

“那天我们开始是在沙发上,因为他怕我老公回来,大家连衣服都没脱,我也没告诉他我老公根本就知道,这样吃快餐的感觉挺刺激的。”

“他的家伙挺大的,拿出来时已经很挺了,他扒下我内裤就送进去了,其实我早就想了,那种直接被充满的感觉很刺激,我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我老公说单听我叫就能射,呵呵。”

“然后呢?”我终于忍不住插了句话。

“弄了一会,我就带他去卧室了,沙发上不方便,而且客厅就对这门。”

“进了卧室我让他躺到床上,我给他用嘴,差点把他给吸出来,然后他起身给我舔,不过他的舌头不是很灵巧,呵呵,弄得我痒可是他就是找不到地方,让我干着急。”

“然后他又起身,让我跪在床边,从后面进去,这个动作特别适合用力,不过插的不深,弄了几下我就又起来了。”

“我躺到床上,我俩69,不过这次没吸他JJ而是给他毒龙,呵呵,这下知道什么意思了吧?就是用舌头支持他PP。”

“爽的他直叫,哈哈”

“我也会叫的,呵呵”说真的,姚嘉的这许多名目我真是闻所未闻啊。

“哈哈,等你来上海我也让你爽一下。”

“呵呵,口爆呢?”

“口爆你该知道吧?就是用嘴让他射,那天就是口爆的。你知道我有吃精的习惯,那天69后他就开始冲刺了,他把我得双腿架到肩膀上,正面进去的,这样感觉插入的特别深,仿佛都支持进我的子宫一样,肚子里被他的家伙捅来捅去的,真刺激,很快我就高潮了。”

“他也射了?”我禁不住问了一句。

“没有,还真是个小猛男,又弄了一会,他问我能放在里面吗?我说不行,然后就让他拔出来,我给他用嘴。”

“很快他就不行了,哈哈,我就全吃了,还帮他舔得干干净净的。”

“事后他说要买保险,今天先给我定金,第二天办手续,被我拒绝了。”

“为什么拒绝呢?”

“要是不拒绝我不真成了肉体交易了?你以为我是那样的人吗?我又不缺他这点钱。”

“说得也是,性要是牵扯到钱就变得低俗了。”

“嗯,我也这样认为,性是享受,不能靠出卖肉体和尊严了换取利益和金钱。”

姚嘉的这番言论真的是和我不谋而合,尽管我对卖淫女也有同情和怜惜,但是对这种行为始终是不屑的,也许她们有这样或那样的困难,也许她们真的是为生活所迫,我也理解她们的无奈,但是我不喜欢这样的行为,我宁可给她们钱而不接受所谓的服务,因为那不仅玷污了她们,也玷污了我自己。因此,我宁可自慰也不会去嫖娼,这就是我的原则。

“不知道,也许是为了迎合我吧?反正每次和别人做后,我们夫妻间的性生活就异常刺激兴奋。”

“为什么他有这个爱好呢?要是我知道我老婆这样,我得气死。呵呵”

“人和人是不一样的,主要还是思想观念吧,想开了就没什么。”

姚嘉说的对,主要还是思想观念的差异,想开了,接受了,就没什么了。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有这样的思想观念,可是就算我有了,我妻子能接受吗?

“你不觉得你这样想是一种交易吗?”我突然问姚嘉。

“什么交易?”显然姚嘉被我得问题问得摸不着头脑。

“你满足了客户的肉体需求,而他买你的保险。”

“呵呵,怪我没说清楚,他根本没买我的保险。”

“哦?是吗?”

“对,那天他确实是准备买的,并且他以为我对他那么好,也是为了他的钱,所以做时就像在嫖妓似的。”

“他对你不好?”

“也谈不上,其实是我自己喜欢的。”

“什么?”

“玩啊,呵呵,毒龙、口爆”

“什么意思?”

“你不知道?”姚嘉显然惊讶于我对这方面知识的无知。

“你说说吧!”我虚心请教。

“那天我们开始是在沙发上,因为他怕我老公回来,大家连衣服都没脱,我也没告诉他我老公根本就知道,这样吃快餐的感觉挺刺激的。”

“他的家伙挺大的,拿出来时已经很挺了,他扒下我内裤就送进去了,其实我早就想了,那种直接被充满的感觉很刺激,我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我老公说单听我叫就能射,呵呵。”

“然后呢?”我终于忍不住插了句话。

“弄了一会,我就带他去卧室了,沙发上不方便,而且客厅就对这门。”

“进了卧室我让他躺到床上,我给他用嘴,差点把他给吸出来,然后他起身给我舔,不过他的舌头不是很灵巧,呵呵,弄得我痒可是他就是找不到地方,让我干着急。”

“然后他又起身,让我跪在床边,从后面进去,这个动作特别适合用力,不过插的不深,弄了几下我就又起来了。”

“我躺到床上,我俩69,不过这次没吸他JJ而是给他毒龙,呵呵,这下知道什么意思了吧?就是用舌头支持他PP。”

“爽的他直叫,哈哈”

“我也会叫的,呵呵”说真的,姚嘉的这许多名目我真是闻所未闻啊。

“哈哈,等你来上海我也让你爽一下。”

“呵呵,口爆呢?”

“口爆你该知道吧?就是用嘴让他射,那天就是口爆的。你知道我有吃精的习惯,那天69后他就开始冲刺了,他把我得双腿架到肩膀上,正面进去的,这样感觉插入的特别深,仿佛都支持进我的子宫一样,肚子里被他的家伙捅来捅去的,真刺激,很快我就高潮了。”

“他也射了?”我禁不住问了一句。

“没有,还真是个小猛男,又弄了一会,他问我能放在里面吗?我说不行,然后就让他拔出来,我给他用嘴。”

“很快他就不行了,哈哈,我就全吃了,还帮他舔得干干净净的。”

“事后他说要买保险,今天先给我定金,第二天办手续,被我拒绝了。”

“为什么拒绝呢?”

“要是不拒绝我不真成了肉体交易了?你以为我是那样的人吗?我又不缺他这点钱。”

“说得也是,性要是牵扯到钱就变得低俗了。”

“嗯,我也这样认为,性是享受,不能靠出卖肉体和尊严了换取利益和金钱。”

姚嘉的这番言论真的是和我不谋而合,尽管我对卖淫女也有同情和怜惜,但是对这种行为始终是不屑的,也许她们有这样或那样的困难,也许她们真的是为生活所迫,我也理解她们的无奈,但是我不喜欢这样的行为,我宁可给她们钱而不接受所谓的服务,因为那不仅玷污了她们,也玷污了我自己。因此,我宁可自慰也不会去嫖娼,这就是我的原则。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