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传-少妇白洁-白洁小说-少妇白洁小说-白洁孙倩-白洁张敏

白洁与高义-白洁 张敏-白洁 孙倩-白洁 老七-白洁 高小坡-白洁 东子

援助交际的父女

艾默洛

  这是第一次写情色,不知该说些什么,嘿嘿……

  笔法主要是摹仿日式小说,或许因为艾默洛比较喜欢日式情色,也比较喜欢
这种题材,大概是这样!不喜欢不要骂偶啊……

第一章 浅野亚纪的烦恼

  浅野亚纪的烦恼,自从上了高中后就与日俱增。

  乍看之下,亚纪不像会有烦恼的女孩,天生深茶色又细又软的长发,雪肤花
貌,略显肉感的双唇经常爱娇地噘起。洁净流利的身体曲线,男生总被她经过身
边时,身上飘散出的香皂气息迷惑。

  她人缘相当不错,并没有『美女总缺乏同性朋友』的困扰。虽然体育不怎么
好,但功课保持在前十名,英文特别强,发音标准,连英文老师都称赞她非常具
有语言天份。

  这样的浅野亚纪,却有无法启齿的烦恼。

※※※※※※※※※※※※※※※※※※※※※※※※※※※※※※※※※※※

  高中的世界跟国中不同。尤其是亚纪就读的私立女子名校。

  周围的同学都使用名牌,绣着CD字样的手帕,Gucci的腰带,就连手
机袋都是Nina Ricci,化妆品更别提了,什么Clin ique、
CD、Chanel,都是在百货专柜大手笔地添购最新一季的色彩与最新的保
养品。

  亚纪跟同学便服出去逛街的时候,总是非常烦恼,虽然有完美的身体,但只
能使用平价的商品,其馀人提着LV或Prada的包包,随便一件洋装,都是
Celine或Burberry,亚纪眼花撩乱于这样的世界。

  虽然并没有因此被轻视,亚纪本身也不是个爱慕虚荣的女孩,但这样的环境
让她不安而焦虑。

  父亲只是部长,虽然可以让家中的生活过得不错,但绝没办法提供大量的名
牌。母亲温柔又朴素,对独生女的亚纪虽然想要偶尔宠溺一下,但也不可能购置
奢侈品给十五岁半的她。

  亚纪的心事没有办法跟任何人说。

※※※※※※※※※※※※※※※※※※※※※※※※※※※※※※※※※※※

  历史课上到一半,隔壁的岛子递来一张纸条。

  『亚纪:

    想要赚点外快吗?因为是亚纪妳才告诉妳这样的好事喔!

    
                        岛子』

  岛子是班上最时髦的女孩子,性格爽朗,父亲是内阁的官员,或许也因此她
狂热地耽溺在名牌的欲望中,跟亚纪交情很不错。

  亚纪很快地回应:『什么外快?』

  『最近,我的乾爹想要尝试处女的味道,指名要比我还美的美女唷!除了亚
纪我想不出来有谁了,乾爹虽然五十多了,但是个英俊温柔的男人,我给他看你
的照片,他愿意给妳五十万圆呢!五十万喔!怎么样?』

  亚纪愣在字条前,脸红了起来。这不就是援交吗?我怎么能做这种事!令她
惊讶地还是岛子,原来她在进行援交这种事,是为了物欲吧!

  羞耻感充满身体,岛子漫不在乎地看着她的窘态。

  『我不想……岛子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援交?』

  字条很快传回来,『这有什么,乾爹手笔很大呢,要不是他,光靠家里给的
每月十五万圆零用怎么过得下去。亚纪真的不要吗?很可惜呢!五十万圆呢!』

  亚纪从小就受到父亲教导良好道德与行为,在结婚前不可有不正常的男女交
往,浅野重雄虽然其貌不扬,身材矮小又肥胖,上了四十岁后就秃头了,但非常
注重道德与教育,亚纪从来不曾与男孩交往,就是因为父亲严格地教育,在大学
毕业前不可以谈不成熟的恋爱。

  亚纪顿时想起父亲苦心的教育,就算是五十万,处女身也不可就此出卖。

  『岛子,我还是不想这样,这跟我的个性不合。』草草写上这样的字。

  『好吧!没关系啦!亚纪果然是好女孩,如果妳改变心意就告诉我喔!或是
缺钱用也可以找我帮妳牵线!』

  亚纪勉强地对岛子一笑,岛子并不因为被拒绝而恼怒,艳丽地绽放出受到雨
露滋润后盛开花朵般的笑容。

※※※※※※※※※※※※※※※※※※※※※※※※※※※※※※※※※※※

  亚纪回到家中,母亲意外地不在,桌上留了字条。

  『亚纪:舅舅出了小车祸,妈妈要去医院照顾他,我跟爸爸已说过了,爸爸
会照常回家,晚饭由爸爸带回来就好,妳不用动手了,妈妈今天晚上可能不回来
了。』

  亚纪将身子投入沙发,懒懒地翻着杂志。

  杂志里各种华丽的广告勾起亚纪不安的心思。

  早上拒绝了岛子的五十万,亚纪到现在还有点恍惚,如果接受了那五十万,
那么是不是就可以买下LV的格子皮夹,与Fendi的无袖洋装了?

  注意了好久的橱窗中的逸品,可以轻松拥有,只要……

  亚纪不敢想像,纤细的双腿被分开,柔软的花瓣中间闯入男人的肉棒,是什
么样的情形。

  不行,不行。亚纪甩甩头,这样想太下流了,辜负了父亲跟母亲一向的细心
教育,怎么可以为了金钱与陌生男人做爱,让自己的秘处暴露在陌生人之前……

  亚纪陷入了恍惚的沉思中。

  无法得到的名牌,其质感与光亮在眼前闪烁,彷佛伸出诱惑的舌,想要将亚
纪卷入欲望地波浪中,亚纪隐隐感到罪恶感的后悔。『如果答应了……』彷佛见
到自己穿着Fendi洋装在阳光下的美丽身影,还有Ferragamo的太
阳眼镜……

  如果打岛子的手机,告诉她我改变心意?……

  透明白晰的手指试探自己一般,缓缓接近电话。

  这时,父亲的声音传进耳中。

  『亚纪,爸爸回来了!』

  亚纪彷佛赤裸着身体被撞见一般,慌慌张张地起身。

  『爸爸!』

  今天的父亲脸色特别红润,矮小肥胖又秃头,并不是很好看的形象,但今天
似乎藏了什么力量般的东西在里面。亚纪看看钟,父亲提早了一个小时下班。

  『爸爸怕妳饿了,提早下班,看,我买了寿司!』

  这样疼爱自己的父亲,亚纪惭愧地想,自己居然还为了名牌的诱惑而犹豫,
岂不是如同妓女一样!

  『爸爸先洗个澡吧,我来铺桌子。』

※※※※※※※※※※※※※※※※※※※※※※※※※※※※※※※※※※※

  『啊,冰啤酒真好喝!』浅野重雄深深叹了口气。

  亚纪与父亲对坐在饭厅,桌上是两大盒高级寿司。

  父亲今天特别地开心,或许公司有什么好事吧。亚纪想,一面默默嚼着中等
脂肪鲔鱼。

  『亚纪要不要喝啤酒?』

  亚纪惊讶地看着爸爸,『爸爸……你与妈妈不是不允许我喝吗?』

  父亲发亮的前额下闪着笑,『偶尔嘛!今天有好事嘛!庆祝一下!』

  『什么好事?』

  『嗯……是惊喜。』

  亚纪接过啤酒,喝了两口。

  『哪,亚纪,妳最近有心事吗?』

  被这样问,亚纪不惯于说谎,但也不知如何启齿。

  『妳小时候就是个恬静的孩子,大了也是一样,偶尔跟爸爸聊聊心事也不坏
的吧!』

  亚纪觉得脸红红的,或许是酒精的力量,她把一直以来的困扰,还有今天岛
子的提议一股脑说了出来。

  浅野重雄眼睛发着红光般地问:『妳该不会答应了吧??』

  『怎、怎么会!』亚纪可爱的小脸惊慌地通红,『我不会的!爸爸一直教我
要成为端庄的女性,我不会做这种事!』

  『亚纪,妳真的很想要名牌吗?』爸爸低沉着声音,站起身来绕到亚纪椅子
后面,温柔地拍拍她的肩:『很想要?』

  亚纪感到羞赧,自己并不是爱慕虚荣,只是……『爸爸,』她微细地抗辩:
『我、我只是有点想要……』

  浅野重雄俯下身,将秃头凑在女儿的耳朵旁说着:『妳想要,爸爸买给妳。
只要答应爸爸一个条件。』

  亚纪无暇分辨父亲的异样,今天实在是出乎她意料的一天,她窘迫地问道:
『爸爸……要我考到第一名吗?』

  『不……』浅野重雄温柔的声音突然变质,从后面将亚纪推倒,并用力压着
她:『爸爸要干妳……怎么样……跟爸爸做爱,什么都给妳……』

  亚纪对这突如其来的暴力无力招架,惊慌、害怕、恐惧,她不停挣扎:『爸
爸!不要这样!这是在做什么?』

  浅野重雄以男人的蛮力压制住纤细女儿的处女身,进行蛮横地说教:『爸爸
教育妳不要与男生交往,就是为了这一天啊!就是为了有一天要以我的男根插入
亲生女儿幼嫩的女阴,可是现在我看,我保不住妳了,所以我现在就要夺去妳的
处女,将来才不会遗憾……妳放心,爸爸什么都买给妳……』

  亚纪疯狂地挣扎试图脱身,哭泣着说:『爸爸!不是这样的!不要!』她感
到饭厅的地板又硬又冰,而父亲骑在自己身上,正撕裂自己的制服。雪白的上衣
如吹雪般散落。

第二章 饭厅冰凉的地板

  算了,自己既然要写,就不怕被吠,不爱看的就不要看。

  『亚纪,妳不想要LV吗?不想要PRADA吗?与其跟陌生男人做爱,不
如跟爸爸。爸爸会让妳快乐的!』

  浅野重雄丑陋的秃头在亚纪眼前晃动,美丽的双乳暴露在父亲的眼前。如同
野兽般用双手狠狠地揉捏亚纪的粉红色乳头。雪白的双乳在父亲的手中,就像悲
哀的玩具。

  『真美,亚纪真美……』

  父亲很快地将四周清出一块空地,这时的亚纪只有不停地哭泣,无力反抗,
眼看父亲庞大的身驱压在自己的细稚身体上。从乳头传来亲生父亲厚实双手的揉
搓捏弄,让她起了微妙的麻痒。

  曾经教育亚纪各种知识与道德的唇舌如今成为淫乐的起点,吸吮着少女的奶
头。

  『怎么样,爸爸的舌功不错吧,绝不会辜负妳这样美好的身体。』亚纪在父
亲专心的啃囓下,双手扶着在自己奶子上蠢动的秃头,看起来像是要推开,其实
无神的双眼说明了女体的反应。

  『让妳看看更了不得的东西。』

  父亲丝毫不介意自己肥胖而丑陋的身体,三下两下除去了汗衫,短裤内裤,
在亚纪面前的,是油腻的庞大肚腩,还有茂盛阴毛下粗大到不可思议的阳具。

  『这个粗大的阳具,将要塞满妳喔,还要在妳的处女穴中一次又一次进出抽
插,灌满精液,很不错吧!』

  亚纪无法想像,血亲的父亲对自己女儿说出这样的话,一边说,一边将手伸
到下体,掀开裙摆,脱去小小的内裤。

  『好好闻啊。』父亲深深地嗅闻着温温的女儿底裤,

  『处女的味道,处女阴部的味道……』

  『都溼了啊,亚纪,妳还说什么不要,看到爸爸的大肉棒就湿透了吧,想被
干吧!』

  亚纪不明白自己的反应,为何阴部会流出汁液?她害怕地发现自己看到父亲
丑陋身体后,竟起了毫无道理的反应。阳具的雄伟与父亲的秃头似乎昭告着乱伦
的淫秽快感,爸爸在玩弄着我啊……干完我后会给我买名牌吧?她失神地想着。

  重雄知道女儿的心情,不再费力压住她的身体,而是将头凑到女儿的阴部,
仔细观察着。

  粗短的手指先是理清楚浅色的细细阴毛,然后再拨开阴唇,『粉红的少女花
瓣……』,黏膜与汁液充满了阴部,像多汁的鲍鱼,手指一刻也不闲着,时轻时
重地磨擦着阴唇,另外一只手则在阴道口游移。

  每当触到阴道口时,亚纪身体就会微颤,重雄窃喜着女儿的身体是多汁而好
色的体质。

  亚纪在官能的搔痒中渐渐渴了起来,偶尔低喊着『爸爸……』,父亲专心地
抚弄,却总觉得欠缺了什么。阴道口搔痒得不得了,感觉极需要什么东西闯入磨
擦。这就是性欲吗?亚纪想着。

  正安于父亲温柔的搓弄时,父亲突然残忍地用大拇指重重的压上她粉嫩的阴
蒂。
 
  『啊!啊啊!』亚纪悲鸣出声,不但压着,还狠狠地上下磨擦。与其说是爱
抚,不如说是对女儿官能的试链,恶意地控制着少女的阴部。

  『不……不要……不行啊……啊啊……』女儿扭动着身体,奶子也摇动,于
是更残忍地将中指插入紧窄的小穴,滑得不得了的小穴中,就连中指都感到紧紧
被吸住。

  『好小的穴,简直无法想像,如果是我的巨根会有多么快乐……』

  亚纪感到身体激昂着快感,父亲玩弄自己的下体,说着淫秽的语言。『太细
了……』中指无法满足亚纪被激起的性欲,这样说着:『爸爸的手指太细……』

  『太细吗?不行,不能多放,妳的处女膜不能贡献给手指,一定要用巨根刺
破才行,而我现在虽然很想干妳,但爸爸要让妳到无法忍受后才要干妳……』

  一边将厚唇吻上女儿颤动的小嘴,一边使用肥短的中指反覆抠弄蜜穴,父亲
的口水流入亚纪嘴中。

  『亚纪,妳是好色的体质,一下子就这样多汁了。』

  『爸爸怎么这样说……』微细娇弱地抗辩着,但下体的反应是诚实的,亚纪
只觉得父亲抠不到痒处,弓起身子迎向父亲嫌短的手指,并主动凑上嘴舔吸父亲
的舌。

  重雄的中指在进出之间感到有许多小嘴在吸吮,蜜穴的皱摺正在微微收缩,
就连中指都感到紧紧被钳住的细稚女阴,里面有热流汩汩而出,溢出,沾满大腿
与重雄的手掌。

  『啊……嗯嗯……爸爸!亚纪觉得怪怪的!啊!啊!』

  『什么怪怪的??』重雄俯下身吸着奶头,口齿不清的教训女儿,『要说”
亚纪受不了被这样搞,要丢了!”才对!』

  重雄的手指增快抽插的速度,噗滋噗滋的声音之外是女儿尖细地断续呻吟,
悲鸣:『亚……亚纪怎么能说这种话……』

  『啪!』重雄冷不防地把手指抽出,狠狠地掴着女儿被吸咬出齿痕的瓷乳。

  『亚纪!妳的身体都被爸爸玩弄成这样了,还有什么不能说的?』肥大的肚
腩在女儿眼前晃动,并且将方才裹满淫汁的甜美手指放进口中品嚐。

  『妳不说,那就不继续了!』

  亚纪正处在与父亲淫乐的罪恶感及身体的美妙感受中,颤抖着身心,体会着
融化般地性欲激潮,却突然被打断,无神的双眼顿时泛起水光,不是感情上的悲
伤,而是生理的反应:『爸爸怎么这样!』

  一边哼哼唧唧,一边在地上扭动乞怜,但男人并不当一回事,挺着巨根冷漠
看着。

  亚纪感到阴道中有无数只蚂蚁爬行,身体无力,又无法止痒,只能将阴部尽
量贴近冰凉的地板摩娑,但非但无法改善,还更加痛苦,只好用手抓住桌脚,下
体如蛇般曲折扭动:

  『爸爸!亚纪要!亚纪受不了被爸爸这样搞,』一边抓住跨跪在自己身上的
父亲的手,贴上阴部胡乱搓揉。

  『妳真的欢迎爸爸这样搞妳吗?』抽回被沾得湿湿黏黏的手,父亲以权威的
眼神与语气问着。

  『嗯!』少女酡红着脸紧咬下唇。

  『那么该怎么表现妳对爸爸的期待与欢迎?』

  才十五岁半未经人事的少女,自然不懂献媚求欢的技巧,但是本能却驱使她
将手往阴部伸去,只觉得灼热搔痒,于是纤细的修长十指将被淫水沾黏的阴部掰
开,露出内层粉红色附着白色耻垢的小阴唇。

  就算是再残忍的父亲,看见女儿在自己面前将私处扒开,也会不忍心地想要
用力插入以满足她吧!

  『小时候用牛乳喂养妳时,就幻想着这样的一天,界于成熟与稚嫩之间的亚
纪身体,现在爸爸就用精液喂养妳吧!没有被男精滋润过,无法成为真正的美人
的喔。』

  说着,将身体俯下,庞大油腻、多毛的肚腩压上了雪白的小腹,父女两人形
成丑陋的对比,粗糙黯沉的黑色皮肤与樱花般混合着浅粉红与白色,夜雾般的肌
理,乍看之下,令人错觉亚纪正被渴望交配的公猪压在身下。

                      (待续)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