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传-少妇白洁-白洁小说-少妇白洁小说-白洁孙倩-白洁张敏

白洁与高义-白洁 张敏-白洁 孙倩-白洁 老七-白洁 高小坡-白洁 东子

新任英語教師

第一章 凌辱的目標是英語教師

聖都學校是建立在仍保留武藏部份原貌的翠綠環境中。在某雜誌的學校專輯中,他特別提到這裡有美麗的校園,四周有綠色的樹林圍繞,幾乎是過份廣大的校園裡舖滿草坪。該雜誌上就說頭一次來到這裡的人會產生一種錯覺,以為到了圍外的學校。
這個學校是教會系統。聳立在校園中央的小籌堂就充份說明這件事。能越過草坪看到小教堂屋頂上燦爛發光的十字架的左手邊,有一棟白色的建築物,那就是學生們的校捨。
「日本人想到『教』時,就會聯想到 teach ,但在英國,除非是很特殊的情形外,很少使用,例如請教去車站的路時,就使用 tell 。會說 Would you tell me the way to the Station?」
站在三年B班的講台上,額頭上微微出汗一直努力上課的是一個月前剛來擔任英語教師的西城美穗子。
「老師,向女人說『我要和妳性交』,要怎麼樣說呢?」
坐在教室角落的男生這樣發問,全教室的人都笑起來。
剛擔任教師的美穗子,還沒有能力或膽量把男生半開玩笑的猥褻問題輕輕躲過。可是又不能發怒,結果是只有紅著臉束手無策,於是男生們就更得意忘形地起哄。
當然,美穗子如果不是美女,男生們也不會這樣熱心地愛笑美穗子。長久在國外的生活養成的瀟灑氣氛,特別顯示出女性美的身材,是夠引起思春期男孩們的好奇眼光。
這一天也和往常一樣,男生們口口聲聲地起哄。
「老師,今天穿什麼顏色的內褲呢?」
「談一談頭一次性交的經驗吧!」
「對高中學生的性行為有什麼看法呢?」
事情演變到這種程度就無法收拾。老師所倚靠的女生們,只會悄悄說「真討厭」、「好色」,而且露出好奇的表情等著看事情的演變。美穗子茫然地站在講台上。
「嘿!你們安靜一點,西城老師太可憐了。」
這樣突然站起來保護美穗子的,是班級委員的中西彰。
「中西,不要這樣假裝好學生了,你是愛上西城老師了吧!」
「對,對,他大概幻想西城老師的裸體手淫的。」
再度爆發哄笑。剛好就在這時候響起下課的鈴聲。看著學生們你一句我一句的針鋒相對,美穗子的心裡充滿不安,聽到下課鈴聲才鬆一口氣。
當然,美穗子也知道,現在的教育和過去不同,已經逐漸離開神聖的印象。但是在美穗子的意識中多少還留著教室是神聖場所的想法。但事實上已經遭到這種程度,因為對教師的職務曾經充滿期望,相對地,美穗子的苦惱也大。
走出教室,向教職員室剛走幾公尺時,覺得有什麼東西碰到肩頭,回頭看。
「西城老師,上課的情形怎麼樣?已經習慣了吧?」
這個人是擔任世界史的教師,也是三年B班導師的成賴達也。據說在班上做避孕教育,或把男學生召集到家裡放映色情錄影帶,是花邊新聞不斷傳出的人物,在學生之間卻受到極上歡迎。
「是……總算……」
隨便應付著,美穗子仔細和達也,然後在心裡想多少該穿漂亮的衣服。每一次看到達也都會有這種想法。如果詳細觀察,面貌很英俊,將近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雖然較瘦,但骨架很粗壯。可是,對穿著毫不關心,頭髮經常是散亂,西裝上都是皺紋,襯衣的領子是黃黃的。
「在美國生活過的人究竟不同。大家都說妳的發音非常美。當然,美的不只是發音。」
「老師,不要取笑我。」
看到美穗子想躲開達也的視線,他趁機追擊。
「西城老師,週末有空嗎?」
美穗子覺得,他終於說出來了。剛到任時,對她特別慇勤。當然他並不屬於美穗子討厭的那種人。可是對方是主張高中生性解放的急進派教師,最好還是小心一點。
「這……現在還不知道。」
「在吉祥的迷你戲院正在上演梅莉史翠普的『戀愛中』,妳看過了嗎?」
「不,還沒有,可是……」
「我是想約妳一起去看的。」
「沒想到成賴老師也很羅曼蒂克。」
關於這部電影曾經聽朋友談到,本來想去看的,但並不想這樣輕易就答應他的約會。
「請不要開玩笑,我偶爾也會看戀愛電影的。週末有什麼特別的事嗎?」
「不……也許會有大學時代的同學來找我。」
臨時編了一個藉口。
「原來如此,那麼到星期五左右,我再來問妳吧!」
美穗子在心裡想,去也可以……這樣在教職員的門口分開。
回到自己的辦公桌前時,看到桌上有一個白色的信封,並沒有封口,裡面有一張信紙,好像是女人的筆跡。
西城老師,有很重要的事情想和妳商量。十一點四十分在體育館的器材室門前等妳,因為是秘密的事,來時請不要讓別人看到。
A子
誰是A子呢?為什麼不寫真實的姓名?學校有談話室,為什麼還要選擇體育館呢?愈想問題愈多,可是想到對方是思春期的女孩,覺得也不算很唐突。而且學生找她商量事情,這麼還是頭一次,還覺得很高興。
總之,先去看看再說。
上課鈴響後,等到附近都靜下來,才走出教職員室。所幸沒有遇到任何人就到達體育館。
對方還沒有來。過了五分鐘,還沒有動靜。
難道是有人和她開玩笑?這樣的可能性也很大,但這樣做有什麼好玩呢?
無意中回頭時,發覺器材室的門是半開的。
難道是在裡面等我嗎……?
走到器材室門口,正準備向裡面看時,突然伸出一隻手抓住她的頭髮,用力把她拉進器材室裡。
「哎呀!」
站不穩,撲倒在墊子上,美穗子趴在上面反射性地先回頭看。細長的臉充滿驚嚇的表情。
「你……你是山田同學……」
站在門前的是三年B班的山田雄三,據其他教師們說,在三年級上學期以前還是很老實的,學業成績也很好的學生,可是從下學期開始品性就變壞,在教師之間已經成為問題的學生。
「怎麼回事?在這種地方……」
美穗子拉下掀起來的裙子,拚命地告訴自己要保持冷靜。
「我在等老師,看過信了吧!」
雄三一面看著美穗子,一面把器材室的門關上。
美穗子看到對方皺緊眉頭的表情,發現他心裡充滿殺氣。當然,現在如果慌張,只會更使對方衝動。
「原來那封信是你寫的。因為落款是A子,還以為是女生……找我……有什麼事呢?」
「老師真是單純的女人,那不過是個誘餌,為的是要把妳引來。我只是想和老師性交而已。」
聽到那種直接了當的口吻,使美穗子驚呆了。同時也想到,該發生的事情現在發生了。內心曲就害怕有一天會面對這種場面。
「你在胡說什麼?鎮靜一點,我是你的老師,老師怎麼可能會答應學生的這種要求!」
覺得臉上愈來愈火熱,美穗子用上衣袖擦額頭上的汗。
「哼,不肯乖乖地讓我幹,只好強姦了。」
雄三一面說,一面解開上衣鈕。
他說的是什麼話,這種話是十九歲的高中生說出來的嗎?和流氓有什麼區別呢?
雖然想努力地保持冷靜,但美穗子的心跳是愈來愈快。
「山田同學,你明白你現在要做的是什麼事嗎?」
「我可不要聽妳的說教。我可是已經這樣興奮了。」
雄三說完就拉下褲子的拉鍊,從裡面拉出兇猛的東西。說是拉出來,倒不如說是自己跳躍出來,毫不怯場地昂起頭,從褲縫之間向斜上方聳立。
美穗子在剎那間性生看到不該看的東西的罪惡感,馬上閉上眼睛。可是感覺出雄三開始的動靜,又張開眼睛。
就像燒紅的鐵棒的肉柱,已經垂在下面看起來淫穢的肉袋愈來愈逼近她的眼前。
如果美穗子有豐富的男性經驗,也許能巧妙應付這樣的場面,可是美穗子只不過和男性有握手和擁抱的經驗而已,不會假裝聽從,再趁機會逃走,也就難怪了。
「不,不要!」
美穗子下意識地舉起右臂在頭上,採取保護自己的姿勢。還沒有給過男人的身體,被這樣的毛頭小子搶走,寧死也不願答應。
「老師,給我幹吧!」
雄三用力推倒美穗子,用身體壓在拚命想逃走的美穗子身上。
「不能這樣……山田同學!」
美穗子拿出全身的力量,推開雄三壓下來的身體,拿起手邊的籃球頂在雄三的臉上。可是經過幾秒鐘的爭執,籃球很快就被搶走。
「老師,不要反抗,實際上是喜歡和男人性交的吧!」
美穗子被強大的力量壓倒在墊子上,拚命掙扎。想到自己被看成是好色的輕浮女人,氣的咬牙切齒。
「山田同學,你知道這樣會有什麼後果吧!你無法留在學校了……」
「不要囉嗦了!」
這一天美穗子穿的是淺藍色的套裝以及胸前有荷葉邊的上衣。因為上衣前面的鈕扣是不扣的,所以雄三的手立刻從襯衣上抓到隆起的乳房。
「不要!求求你,不要這樣!」
美穗子想用力推開對方,可是因為腰已經被用力抱緊,用不上力量。而且,緊身裙愈來愈撩起,連大腿都完全暴露出來。
「老師的奶子,比我想的更豐滿。」
被滿臉青春豆的學生粗魯的撫摸乳房的感覺,只會使美穗子產生惡感。美穗子還是沒法想從雄三的擁抱逃走。用一隻手推肩,另外一隻手推雄三,露出性慾表情的臉。
美穗子的臉陷入墊子裡,汗臭味和灰塵一起衝進鼻孔。
「啊!……放開我……」
美穗子把臉側過去,然後向上蠕動,但這樣反而給雄三造成機會。雄三改從美穗子的身後抱緊她。立刻用力拉襯衫,鈕扣很快掙掉,露出雪白耀眼的乳罩,然後毫無顧忌地拉下乳罩,讓漂亮隆起的乳房在光天白日下暴露出來。
很大的手立刻抓住乳房。
「不,不要!」
乳房被抓住後,美穗子用盡全力扭動身體,想推關男人的魔掌。可是陷入肉裡的手指,不肯輕易放鬆,反而趁美穗子的注意力在胸部時,雄三的手想撩起裙子。
「你不能這樣!」
美穗子怕自己的腿也露出,想用手拉下已經撩起到大腿上的裙子時,雄三的手立刻滑入大腿根內。
「啊!……那裡!……不可以!」
美穗子在這剎那夾緊大腿,但雄三也趁機會壓在她的身上,因此形成雄三的手臂自然拉起裙子的下擺。
「老師,不要這樣鬧嘛,現在要做很好的事情。」
遇到這種情形還能不鬧?
美穗子是看起來很隨和,但個性也很堅強,沒有這個性,大概也不會選教師和職業了。
在今天的高中生體格已經比過去高大很多時,雄三的體格不算大號,但在力量上還足夠壓倒一個無力的女性。
「老師身體的味道真好,而且,乳房又這樣軟綿綿的……」
雄三現在已經完全把美穗子的身體控制住,把鼻尖靠在微微顫抖的乳房上,好像狗一樣地聞來聞去。
「不……不要!」
美穗子感到非常慌張,拚命扭頭同時踢腿。這時候雄三已經騎在美穗子身上,解開裙子的掛鉤,拉下拉鍊,稍許褪下裙子,就立刻用手抓住褲襪的胸口,連裙子一起一下就拉到膝蓋的上面。
「被學生強姦,怎麼可以發生這種事情,神啊,救救我吧!……」
趁雄三的上半身離開的機會,美穗子想盡辦法掙脫,可是裙子纏在雙膝上,動作受到妨礙。就在轉過來伏下身體時,最後剩下的白色內褲也被拉下去。
「啊……不能這樣!」
豐滿的白色雙丘,微微顯露出淫穢的溪谷,向左右擺動。
「好美的屁股,看得有一點眼花。」
雄三的胯間讓聳立的肉棒擺動,同時他以敏捷的動作從美穗子掙扎的身上,把裙子和褲襪,以及內褲都脫掉。此時,鞋也順便脫落,已經沒有任何東西掩蓋美穗子的下體。
「不要!……」
美穗子的下體得到自由時,就踢動下腳,設法不讓雄三得逞。雄三色瞇瞇的眼光,射在美穗子暴露的大腿根上。在雪白的肚子下,有一片黑色的草叢,下面有一道肉的裂縫。
「看到老師的陰戶了……我已經不能忍了!」
興奮到極點的雄三,不顧一切地壓在拚命抗拒的美穗子身上。美穗子雖然把雄三推開一些,但立刻又完全被壓制。
雄三的手從大腿跟向上摸過來,那種噁心的感覺使美穗子的身體顫抖,只好掙扎著儘量逃避。就在這時候堆在旁邊的許多墊子倒下,打在雄三身上,美穗子趁機會想從墊子爬走。可是立即被雄三抓住雙腳拉回去。
「老師,不要讓我太麻煩吧!」
雄三把美穗子的身體轉過來,再度壓在她的身上。這一次是立刻把火熱的肉棒引到女人最秘密的溪谷間。
「啊……不行……不行……啊……」
力量已經完全消耗的美穗子,已經沒有推開雄三身體的力量了。美穗子在恐懼中感覺出她那還沒有男人碰過的處女門戶,有男人的異樣感的硬束西壓在上面。
但實際上,雄三也不見得對女人有多麼熟練。弄了半天,沒有辦法插入還沒有形成接受狀態的乾燥肉縫裡。因此,認為大概以為需要潤滑油,開始用手摸肉唇,因為欠缺溫柔感,使美穗子只會產生惡感,雖然如此也感覺出自己的身體開始有了微妙的感覺。
手指突破肉縫,碰到最敏感的部份時,美穗子產生無法忍受的焦燥感,用盡全力扭動身體。大概這樣的反應又刺激雄三,開始用手指集中性地摸弄小肉球。
「啊……不要……不要……」
這些話已經發不出聲音,在充滿屈辱的腦海裡,過去的種種往事像走馬燈地出現在美穗子的腦海。
美穗子的父親是貿易公司的高級職員,在她國中二年時被派到美國舊金山工作,美穗子一直在那裡唸到大學一年級。開始時她不喜歡在言語不通的外國生活。可是遇到一位老師,使美穗子完全融化在美國的生活裡。那是一位叫莉莉的離過婚的年老女教師,經她奉獻性的努力,美穗子開始能說英文。從此以後,美穗子也產生將來希望做英語教師的想法。等到回到日本國內的大學時,她就更確定自己的這種願望。
開始時很不容易找到教員的額,有一個時期幾乎要放棄,可是最後經過父親的關係,決定到聖都學校來教書,心裡充滿希望,到學校報到。
可是,不到一個月就有這樣悲慘的遭遇,又有誰能預想到呢?
「山田同學,求求你不要這樣!」
美穗子拿出最後的力量抗拒。可是抱住美穗子頭部的雄三,用插在雙腿間的膝蓋頭,巧妙地控制美穗子的身體,一面用舌頭舔胸部豐滿的果實,同時用手指玩弄陰核。
「老師的奶子有彈性,美極了。」
「啊!不要……不要……不要……」
雄三的手指同時攻擊女人兩處最敏感的部位,使女人的身體逐漸火熱,有無法形容的痛癢感,擴散到整個下體。雄三從勃起的陰核敏感地發現,美穗子的性感升高,於是擴大手指活動的範圍。
原來暗中期望有羅曼蒂克的事發生,竟然要以這種方式失去處女……實在感到太遺憾了。
美穗子開始埋怨自己的命運。可是和剛才的心情相反地,從花瓣的深處有花蜜的慢慢滲出,這是她沒有辦法控制的事。
雄三在手指上感到溫潤後,就更大膽地撥開花瓣,將手指插入深處。美穗子本能地想夾緊大腿。可是雄三的膝蓋在中間,反而被擴大撥開。
「看吧!老師的浪水也出來了。」
雄三這樣在美穗子的正邊得意地說,同時突然讓手指更深地插入。
「啊!」
美穗子輕輕叫一聲,同時皺起眉頭,腳尖也蹺起,微微顫抖。
「這樣弄的時候……老師感到舒服了吧……」
插入在花瓣裡的手指像攪拌棒一樣地旋轉。在濕潤中開放的花瓣,不由得夾緊無理的侵犯者。
「啊……不要……不要……」
美穗子是不能活動的上體僵硬,想切斷自己所有的感覺。可是在身體裡來往的手指,使她沒有辦法不去感受。這時候,雄三的身體開始向下移動。
「我要仔細看看老師的這裡是什麼情形」
話還沒有說完,美穗子的雙腿被抬起,變在非常淫蕩的姿勢。
在大腿跟的中央有一道肉縫,有什麼東西發出光亮。
「啊……不能啊!」
羞恥心使得美穗子挺起上身,雙腳用力。可是雄三把她的雙腿放在肩上,使她無法用力。扭動身體逃避時,被用力拉過去,反而形成身體對摺的樣子。
「求求你……不要這樣。」
美穗子沒頭沒腦地打頭和肩。可是,身體變成對摺的姿勢,無法構成使雄三能停止攻擊的威脅,始終成為露出女性產感中心的姿勢。
「啊,這種風景真是受不了。」
雄三看到粉紅色的裂縫,興奮地喘氣,把鼻頭靠近秘縫。雙手抱緊大腿,一種特殊的感覺在最敏感的部份產生。
「不行,討厭……不要……」
羞恥心剎那間變成噁心,但噁心又變成應有的快感。
「啊,這一定是弄錯了」
美穗子在剎那間以為自己在做夢,更希望這是夢。可是一堆沾滿灰塵的墊子、跳箱、籃球,還有一堆柔道用的塌塌米……毫無疑問的是體育館的器材室,而現在美穗子將要被自己的學生強暴。
「不,絕對不能發生這種事情。」
美穗子發作性地放在頭附近的一團羽毛用的網子抓起來就向正在攻擊下體中心的雄三頭上。意外的攻擊使得雄三不得不抬起頭。在取下頭上的網子時,趁機會反轉身體,爬向門口。
豐滿的雙丘充滿彈性,受到兩側壓迫隆起的花瓣發出妖媚的光茫。
「想逃走是不可能的。」
丟下網子,迅速脫下長褲和內褲露出下體的雄三,立刻向美穗子撲過來。在美穗子來說,這是寄託最後希望的逃避行動,可是還沒有爬到門口,輕易就被雄三捉到了。
大聲叫喊時,也許會有人聽到……心裡產生這樣的念頭,可是這樣子被發現,一定會成為全校的笑話。
「不要反抗了,老師這裡不是已經濕淋淋了嗎?」
抓住美穗子腰部的雄三,就以公狗聞母狗屁股的姿勢,開始舔充滿蜜汁的花瓣。 「啊……救命啊……」
美穗子扭動屁股想甩開雄三時,雄三用力抓住兩個肉丘,撥開到極限的程度,然後把擴開的秘密溪谷,瘋狂般地開始舔。
「啊……不行……不要……」
敏感的嫩肉被舌頭舔的感覺,把美穗子的腦子徹底地攪亂。屈辱和羞恥和快感混在一起,在身體裡奔馳,美穗子想保持正常的意識,都開始感到困難。
就在這時候聽到遠處響起中午的鈴聲。距第四節課的下課還有二十分鐘。就好像受到鈴聲的催促,雄三抬起上身,就以原來的姿勢,把挺硬的東西壓到窄小的空洞裡面。
「千萬不能這樣……絕對不能……」
美穗子不斷地扭動屁股想逃走,可是他的腰骨被雄三抓緊,無法動彈。
「啊……終於要失去處女了……」
美穗子好像認命地垂下頭,全身緊張地像鐵一樣僵硬。
「嗯……」
在背後聽到好像喘氣的聲音時,下體立刻產生好像被撕裂般的疼痛。
「哎喲……」
美穗子兩手拚命抓地板,以忍受強烈的疼痛。明確地感覺出又粗又硬的肉棒,擠入下體裡。對頭一次經驗的美穗子而言,那是引起恐懼感的充滿戰慄的感覺。
當雄三開始前後移動下體時,那種戰慄感更強烈。美穗子認真地想到自己的陰道會不會破裂。但那只是在開始的時候,在肉棒多次在下體內往返時,原來的激烈疼痛竟然慢慢減少。
「不愧是老師的這個地方,真是緊的很,有被吸住的感覺。老師,是不是也有快感了?」
插入的動作逐漸變順暢,雄三的動作隨著加快,他的身體碰在美穗子屁股上的聲音,也隨著加快。當然美穗子沒有心情去感覺有沒有快感,心裡只是地唸著快一點解脫這種狀況。
因為雄三插入的動作過份的激烈,好幾次使美穗子幾乎臉要著地,可是最後還是變成趴在地上的姿勢。這時候雄三以敏捷的動作把美穗子的身體轉過來,以普通的姿勢繼續攻擊。
美穗子覺得這樣的姿勢會浸入的更深,而且發覺在這樣的小小差異下,竟然能引起身體深處的騷癢感。一旦產生這樣的感覺,隨著一次抽插就更增加,開始感受到大概是所謂的快感。嘴裡不由得想發出哼聲。
可是血氣方剛的侵略者,根本沒育心思去感覺出對方的快感,只會使抽插的動作加快而已。就這樣不到二、三分鐘,嘴裡發出同一般的聲音,使身體痙攣。
「啊……我要射了……老師……要射了……」
隨著雄三的叫聲,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身體裡爆炸。雄三開始無力地壓在美穗子身上。他的肉莖間歇性地膨脹,每一次都有灼熱的液體在美穗子的子宮裡飛散。
這時候美穗子感受到正在膨脹中的快感已經中斷,一種無法排遣的感情在身心裡產生漩渦。雖然如此,對結束產生鬆弛感,美穗子像死人一樣地躺在那裡沒有動。
不久後,有一種雄三的身體離開,穿褲子的動靜。
怎麼辦?就這樣放去強姦她的學生嗎?要告他嗎?向誰告?警察還是校長?不管是向誰,只要告訴以後,這件醜聞一定很快地傳遍學校,學生或教師,甚至於家長們,也會用好奇的眼光看她……
在無法決定的情形下,美穗子一直閉著眼睛。
「要想告我,隨便向誰告都可以。」
留下這樣的一句話,雄三離開器材室。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