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传-少妇白洁-白洁小说-少妇白洁小说-白洁孙倩-白洁张敏

白洁与高义-白洁 张敏-白洁 孙倩-白洁 老七-白洁 高小坡-白洁 东子

舊文分享-鬼畜輪姦

很久以前收集的舊文..第一次發帖請指教
鬼畜輪姦(01-08)
                (一)

  這夜,星月無光,一片陰慘!

  萬籟俱寂中,一間破爛的鐵皮廢屋卻傳出一把女子的哀嚎聲,以及一群男子
的叫囂聲。

  一個半身赤裸的長髮女郎,正蜷曲在廢屋內一張發霉的被褥上,被九個毛茸
茸、赤條條的男人包圍,肆意淫辱,盡情愛撫……

  「啊,救命……別這樣……弄……啊……」

  長髮女郎長得很美,豐滿的身材盡顯青春少女的誘人魅力,這時只感渾體上
下都被男人淫穢的手、舌頭和陽具觸碰、磨擦、狎玩著,不禁後悔今晚穿得實在
太過性感,致被人在酒吧上看中,挾持自己到這裡來。

  九個男人的陽具都勃起來,發出的熱力彷彿把一屋子的溫度都提升了。

  其中一人無恥地把舌頭伸進長髮女郎的口腔,不住地深進;一人則把她的嬌
軀扶坐起來,然後坐在她身後以手輕輕撫摸晶瑩剔透的玉背;又一人撥過她左邊
的秀髮,用牙齒輕噬她的性感耳珠;一人據於女郎的右邊,閉上雙目把臉貼在女
郎仍被透明奶罩緊緊包裹著的雪白乳房;一人則跪在另一邊,用手拉下女郎的左
邊胸圍吊帶,一邊愛撫充滿彈性的乳房,一邊吸啜著粉紅色的顫抖乳頭;一人無
限滿足地把手停留在纖美的小腹上;一人卻把女郎的左右雙足都吻透;最後的兩
人,則隔著性感內褲玩弄女性的陰部……

  床褥附近,則撒落一地的男人衣物和一套女性穿著的緊身上衣和迷你裙,還
有一件白色的胸衣和雪白的吊帶絲襪。

  「嗚嗚……哼……嗯……」

  長髮女郎雖閉上美目,卻已淚流滿面,張開的嘴想叫,但被男人的嘴佔了進
去,根本發不出甚麼聲音來,強烈的痛楚和屈辱遍佈全身神經,惟一能做的只是
不斷在九個男人的包圍中掙扎,然而,這不過帶來女體更挑逗的顫動和冷汗。

  「這騷貨真不錯,就像水造,看這裡,唔……」一名男人把長髮女郎的一雙
雪白大腿更加張開,就隔著內褲湊臉過去,伸出腥紅的舌頭上下舔動,另一人在
旁看得心急,索性整個人伏貼被褥,在內褲下端找尋空間,將手指從床褥的平面
上滑進去,觸摸她神秘的陰唇……

                (二)
                       
  下體,立時傳來電殛般的感覺。

  長髮女郎那雙秀眉痛苦地往上一皺,長長的眼睫毛也斜斜一蹙,雖然還沒有
張開美目,已看得人我見猶憐。

  「不……不要再弄……」長髮女郎如墜深淵,心裡不停呼喊,因為一指粗糙
的指頭已把內褲下端捺側了,找到女性生殖器的入口,然後無恥地套弄進去……
還不停地進進出出,活像被男性的陽具姦淫著。

  至於壓在內褲外面的舌頭,仍一上一下地循環舔動,把一對奶子包得緊繃繃
的透明乳罩,在兩名男子半拉半扯的情況下,連另一邊的白色的吊帶子也滑落了
玉臂上。

  「卜」的一聲響,這前扣式的乳罩終於被打開了,一對渾圓豐腴的奶子再無
拘束,顫動起來。

  「很美的乳房……」男人發出由衷的讚歎,嬌嫩乳暈上的粉粉乳頭原來也已
挺立在溫熱的空氣中。

  「小姐,你叫甚麼名字?」一名啜著長髮女郎玉趾的男人突然抬頭問。

  在上面與女郎接吻的男人識趣地把舌頭從她香軟的口腔抽出,甜絲絲的津液
也依依不捨的牽了一條線出來,掛落在女郎性感的乳溝上,有一些甚至滴在那用
臉感受女郎乳房彈性溫軟的男人發頂。

  這時,其他七人仍沉迷在這動人美女的豐滿肉體上。

  他們刺激著女郎身上每一處敏感地帶的同時,也刺激著自己的性慾——為使
待會自己騎在長髮女郎身上時發揮出最大的高潮……

  「嗚……求求……你們……啊……」女郎甜美的小嘴一旦得到解脫,又哀號
起來,但那剛強吻她嘴巴的男人看見她楚楚動人的哭泣美態,又忍不住去舔她臉
頰上的肌膚。

  「快答我!」還未得到答案的男人大是憤怒,雙手抓緊女郎的左右足踝,然
後站身被褥外,殘忍地將女郎的雙腿抬高,分開。

  「啊……」長髮女郎被對方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弄得肉體一顫,要不是身周都
圍著男人,怕已被拉得整副嬌軀都躺在被褥上面。

  由於玉腿被過度分開的緣故,陰部的恥毛也從雪白內褲的兩端絲蕾處露了出
來,這樣一來,蹂躪她下體的兩人更瘋狂了,角度大了,看得清楚,弄起來也更
加得心應手。

  鬼畜︰平假名「   」;發音「ki chi ku」
  意思︰魔鬼和畜生;殘酷無情的人;忘恩負義的人;滅絕人性的人
  潮吹 平假名︰ 拼音︰si o hu ki
  意思︰海船的舵孔;鯨魚噴水;蛤蜊
  估計在色情小說中,「潮吹」就是「噴水」的意思吧!

                (三)

  經過一輪舌奸,長髮女郎的性感蕾絲內褲前面,這時都黏滿了男人濃稠的唾
液,就像被水澆灌而濕透了,把女性陰部的形狀約隱約現地顯露出來。

  「喔!恥毛排得真整齊,陰唇口經過一番套弄,也像很會吃東西的淫蕩樣子
耶。」

  「怎麼樣,是不是要來真的?」埋首在下面的兩個男人吃吃淫笑。

  長髮女郎不住痛哭,搖頭掙扎,此刻的她,已顧不得身子依偎在這群充滿獸
性的男人的赤體上、有多少根勃起的火辣肉棒觸碰到自己的嬌軀、甚至如何被撫
摸、舔啜……她完全崩潰了。

  女性最大的尊嚴蕩然無存,一邊被玩弄,一邊還要聽著這些污穢的淫語,而
且她知道,這才是開始,接下來的玩意將會更加變態,尖銳地衝擊著她的精神和
肉體。她甚至不敢再想,九個毛茸茸的男人排著隊來輪姦自己的情況……

  「啊哼……」突然,足趾處傳來一陣莫名的劇痛,原來那個男子正用牙齒去
咬,雪白的美腿立時反射性的亂踢。

  其他男人見狀都一陣哄笑,笑聲中充滿淫辱變態的意味,似乎被玩弄的女性
愈會抵抗和反應,才能滿足他們的獸性。

  「小姐,告訴我,你叫甚麼名字?」那吻啜她耳珠的男子悄聲問,語氣十分
溫柔,說罷,又用嘴巴輕啜她的耳珠子,舌尖則火熱地挑逗。

  「不……要……」長髮女郎側首避往一旁,便要擺脫他的癡纏。

  另一邊的男子正在強索她的臉頰,見這美女正好迎上香唇,便又張開他那牙
齒發黃的厚嘴巴,吸啜女郎的櫻唇,女郎拚命擺脫,那條肥如泥鰍的討厭淫舌已
伸了進去不住撩撥,頓然發出「嚶嚶唧唧」兩舌交纏的淫靡聲音。

  再加上前後左右八個男人八條舌頭和十六隻手對長髮美女的密集活動,女郎
的肉體再無半分多餘出來的空間未被佔據,構成一幅極度穢蕩的男女淫亂圖。

  暫定每篇的字數約一千左右,因為文數太多怕自己應付不來,而且我想保持
每日都有一篇,一千字便比較有預算。請大家繼續支持。

                (四)

  便在九男一女赤裸裸地攬著一團,坐在長髮女郎背後的男子突然一陣痙攣,
噴出了一道白液,直射得女郎光溜溜的背部一片腥膩。

  原來他的陽具一直貼著女郎的股溝勃起,當長髮女郎的嬌軀極力掙扎時,便
一併磨擦著他的陰囊,令他興奮得達到高潮……

  「哈!你這麼快!」其他人紛紛囂叫取笑,那剛射精的男人一臉失望之色。
未幾,那班淫獸已爭相站在長髮女郎四周,把自己硬直得發黑的陽具豎近她粉嫩
的美臉處,一張張玩弄女性的殘忍形相似要把女郎吞噬!

  長髮女郎聞到一陣陣惡臭傳來,不禁嚇得睜開美目,只見八根大小不一的陽
具一下子把自己包圍,還遞到自己唇邊,不由得又羞又急,哭得更是梨花帶雨。

  「嗚……我叫甜兒……你們……放過……我好嗎……」一雙玉臂正要反抗,
那剛洩完的男人已從後把她緊緊抱貼,雙手揉搓著她那對堅挺雪白的奶子,還無
賴地以毛茸茸的胸腹磨擦著她沾滿精液的粉背和仍繫著的乳罩背帶。

  「喔……別這……樣……」美麗的甜兒感受到乳房被蹂躪的痛楚和羞赧,還
有腥膩膩的精液在粉背磨蹭,水汪汪的美目便又緊閉起來,同時扔動嬌軀掙扎,
卻不知,這樣反而使她雪白的胴體誘人萬分。

  「甜兒……甜兒,我來了!」一名有著大肚子的男人已然急不及待,紫黑色
的醜陋肉棒在眾人捏著甜兒香腮的幫助下,直插進甜兒的性感小嘴,就這樣一站
一坐的進行著人類最原始的口交動作。

  「嚶!」甜兒立感一陣暈眩,強烈的男性氣味直衝口腔,那感覺就像跟一個
早上還未刷牙漱口的骯髒男人接吻。

  「這甜姐兒真挑逗……」在這一刻,大肚男人完全可以感受到青春無敵的誘
惑,從上面俯瞰落去,甜兒蹙眉閉目地吸吮著他的巨大肉棒,纖細小巧的櫻唇因
肉棒無情地灌入口腔而微微曲張,軟滑的舌頭生硬地觸動龜頭上的感敏細胞,顯
然是個甚少性事的閨中少女,當下可見她兩頰的香腮漸漸升起醉人的紅暈,散發
女性香氣的一頭淡棕色長髮更隨著前後吸吮的動作而飄搖,還有,那雙美妙誘人
的乳房,在男人的魔爪蹂躪下,跌蕩有致地上下拋動,此情此景,足以令所有正
常的男人忍捺不住,恨不得馬上把她壓在身下,施以強暴!

  其他男人紛紛射出獸慾的目光,視奸著甜兒的美麗的臉蛋和肉體。

  突然,坐在甜兒背後的男人叫了出來:「咦!你們看,小美人下體流了很多
水啊……」

  旁邊,七個握著自己陽具的男人連忙俯身探頭觀察,果然,有一些黏黏的液
體從蕾絲內褲兩側流了出來,把甜兒坐著的被褥附近都濕了一團。

  「怎麼了我的小甜兒,有快感了嗎?」

  當下,便有四、五根手指去沾染那些汁液,然後放在嘴巴淺嘗。

                (五)

  「嘩,黏稠稠的,這妞流出來的不是尿,是淫水。」

  「嘿!好個騷貨,表面不情願,骨子裡原來巴不得咱們都用屌操她的屄!」

  「咻咻咻……奇怪,沒騷味,好像還有點甜,嘖嘖嘖,難怪叫甜兒……」

  「我的小甜兒,吃完肉棒子,待會老子便給你嘗嘗自己的淫賤蜜汁。」

  「操!這小妮子身材正透,一定常常自慰,那用你給她嘗!」

  一眾男子異口同聲地討論,還把沾在手指上的淫液展示給對方看,其中一個
甚至用手掌按壓甜兒飽脹誘人的恥丘,雖然是隔了內褲,但穿上這種蕾絲質的內
褲,又薄又透,性感的愛液是水透性的,立時滲出了內褲兩側以及中央的蕾絲部
位,讓他們可以任意染指。

  那人猥瑣地把滿是愛液的手掌五指分開,黏黏的愛液像美麗的處女膜般在手
指與手指之間形成,其他人一陣哄笑,偏又說得淫穢下流,目的只為羞辱甜兒,
以達到男人征服女性的滿足感。

  甜兒這時仍羞赧地含著腥臭的男性生殖器,前後套弄……

  許是因為陽具強烈味道所致,適才的她只感到前所未有的異樣刺激,再加上
身後那名惡魔般男子純熟技巧的手段,從乳房外側掃至乳房隆起的中央,再由這
男人最愛盈握的部位捏往脹紅的迷人乳尖,把這女性最美最突出的敏感部位盡情
地玩弄於掌上,而且粉背上得到精液的潤滑,與那些蜷曲的男性胸毛黏在一起,
更讓甜兒飽受一種被凌辱、卻又帶著騷癢的奇特感覺,情不自禁下,她發覺自己
的柳腹一陣脹滿,兼之身周七個男子發出的沉重呼吸聲,和他們無形中視奸,終
於,再也鎖不住柳腹內黏稠的愛液,流溢而出,沿著膣腔、陰唇、恥毛、蕾絲內
褲、大腿根直滲床鋪……

  這樣一來,反而使人覺得甜兒正在享受被姦淫的過程。

  「怎麼要這樣對我?」聽到他們高聲浪語來侮辱自己,甜兒心中萬分悲哀,
同時,口內的粗大肉棒已愈來愈熾燙,男人抽動的動作也愈來愈劇烈,甜兒知道
他快要洩了,而且還是洩在自己嘴裡,淚水一串滴下,滑落在自己高聳飽滿的胸
脯上,像是一對奶子滲出興奮的汗珠。

  眾人都瞧得躁熱難當,唇乾喉涸,可以想像這情景的亢奮程度。

                (六)

  「噗……喔……噗……喔……噗……喔……」甜兒忍受著熾熱陽具的狂猛衝
擊,口腔內因口交而大量分泌出來用以潤滑肉棒的唾液,發出淫靡的吸啜聲,與
陽具抵住自己喉間出出入入的痛苦而響起的呻吟聲,循環的交織著,極盡淫蕩褻
穢之能事。

  「荷……荷……荷……甜兒,啊,你真棒……」大肚男子享受著甜兒美妙的
吸吮動作和嚶哼嬌喘,汗水,已濕透全身。

  「啊……喔……啾啾……咿……啾……喔……」甜兒彷彿已經聽不到任何聲
音,再看不見身周侵犯她、吃她豆腐的男人,只知道忘情地含啜、忘情地口交、
忘情地滿足眼前這男人的性慾。

  坐在她背後的男人,漸漸把揉乳的雙手向下滑移,來到了頎長纖窄的蠻腰兩
旁,不斷上下搓動,刺激著甜兒的性慾。

  飽受男人一上一下的侵襲,兼之胯間處愛液的潤滑作用,甜兒那雙修長雪白
的粉腿開始不安的挪動,時而半張開,時而緊緊擠壓,愛液便更加氾濫成災。

  「喔……嗯……噗啾……哼……喔……」可能真是膀胱被煽動,甜兒突然變
得媚眼如絲,兩頰緋紅,燙燙滾滾似已動了春情,表情有那麼動人便那麼動人。

  「荷……荷……我的美甜兒,不行了,我要射咧……啊……」這廂,大肚男
子的壯腰抽搐地活動,也忘記自己用雙手抓著甜兒的長髮加速陽具衝刺的快感,
已弄痛了可憐的甜兒,強烈的衝刺快感在最後終於攀上高峰,龜頭一酸,陰囊中
醞釀已久的濃稠精液已然箭矢般盡數射進甜兒軟滑口腔裡。

  「喔……唔……」甜兒痛苦地皺著眉心,一股熱流噴了出來,就像又腥又膩
的白色漿糊,灌滿了自己的口腔,味道中人欲嘔。

  「不要吐!吞下!」旁邊圍攏的男子發覺甜兒一臉抗拒,連忙喝止,但精液
實在太多太濃了,甜兒一時之間吞不下,還是把一絲白色濃漿自嘴角瀉下……混
和著胸脯上的淚珠,沿著乳房微傾的角度繞過背後男人的手指,最後凝止在發硬
的奶頭上,既濕潤著性感嫣紅的乳暈,更像甜兒已為人家的媽媽,乳尖滲出母性
的奶汁。

  一眾男人看著這幕無心插柳的誘人景象,獸慾的目光盡盯著甜兒的乳尖,真
是美呆了,一時都忘了再凌辱這位秀色可餐的長髮女郎。

                (七)

  廢屋中,除了九名禽獸的濃濁呼吸聲,和甜兒細細的嬌喘聲外,針落可聞。

  大肚男子這時仍沒有抽出陽具的意圖,其實他的肉棒經已軟化下來,就連陰
囊射精後跳動的頻率也靜止了,但他就是捨不得,捨不得離開甜兒香甜軟滑的小
嘴,對他而言,甜兒的櫻唇就像陰唇,她的舌頭就像陰核、口腔就是陰道……

  甜兒不敢睜開美目,因為她不敢面對這群與她近在咫尺的淫獸的猥褻目光,
就像她每次走到街上,所有男人都會把注意力集中到她的樣子和胸脯上,當擦身
而過後,還會回頭盯著她的纖腰和渾圓的屁股……實在太討厭了。

  而且,那變態男子的陰莖還讓自己含著,週遭站著的男人有意無意間都將手
放到她的臉頰、長髮、粉頸和香肩上肆意撫摸,卻不作進一步的侵犯,讓甜兒感
到不祥的強烈危機。

  此時,背後那男子已收回煽動情慾的雙手,轉而把她那雙玉臂向後拗去,如
此,不啻把她的那雙豐腴的奶子誇張地前傾,便是這一拋顫,凝聚在兩邊乳尖的
精液滴了下來。

  軟弱無力的甜兒坐在床褥上的屁股因掙扎而麻木,要不是背後男人抓住她的
臂彎,怕已軟倒在這群男人毛茸茸的大腿間。

  從未與男人有過親密接觸的她,很諷刺地反而被包圍在男人的人海裡。

  跟著,背後那男人嘿嘿一聲淫笑,又一把攬住甜兒,讓她豐滿的肉體半倚在
自己懷裡,然後把她一雙併著的粉腿舉起……

  「喔……」甜兒雖被陽具塞進小嘴,喉間仍能發出嗚咽悲慘的哀號。

  其中兩人一直陶醉在她迷人的水嫩臉蛋上,由於他們是站著的緣故,目光不
期然便往下瞧,那對脹鼓鼓的乳房和深深的乳溝立時映入眼簾,心內真是不敢相
信,今晚竟可這樣幸運,姦淫到這位萬中無人的漂亮女郎,而且身材還這麼棒。

  當他們彎身探頭望向甜兒屁股下那片濕漉漉的床褥時,誘人的腿兒原來已經
夾緊遞在空中,並屈曲了起來,於是,甜兒沾粘著愛液的蕾絲內褲下端,便隱約
看到一道性感的肉縫被兩邊豐腴的陰阜緊緊擠壓著,就像鮮嫩可口的水蜜桃。

  「糟!」一人暗罵一聲,豎得筆直的陰莖竟已丟精了,奶白色的淫漿一股腦
兒直灑噴在那顆水嫩嫩的蜜桃上面。

  「呵呵!又一個了。」背後的男人幸災樂禍地笑道,其他人也熱情高漲的哄
笑,更突顯甜兒被淫辱的哀呼。

                (八)

  原來這群禽獸挾持甜兒來廢屋前,早在車內訂下協議,今晚要好好享受這動
人的美女。但由於有九人之多,於是,其中一人便提議弄個大前奏,每人都先射
一次精,但卻不准插進陰道去弄。誰最忍不住洩了,到了第二輪真正上馬時,便
排到最後。

  到現在為止,已經有三人了。

  「喔!還有六人……」甜兒悲哀地想著,卻發覺那替他口交的大肚男子、背
後那男人和那剛丟精的漢子已離開了她的身體,走在另一旁靜靜休息。

  一陣絲質衣物的磨擦聲響起,甜兒身上如同虛設的性感胸圍已被拉離手臂,
丟往一邊,然後換上三個男人把她包圍。

  這三人,當然已是慾火中燒,所以已顧不得那甚麼提議了,只為洩出胯間那
股熱流。

  「嚶……啾啾……」甜兒半推半就的被按在床褥上,香甜的小嘴再一次被人
封閉,淫蕩的唾液在兩張嘴緊黏一塊時互相流動,男人倒轉來吻,技巧似乎很不
錯,更故意誇張這濕吻的動作,弄出又清又響、蕩人心魂的淫吻聲音,有點像吸
啜麵條時發出的聲響。

  另一人把陽具握在手上,一屁股坐在甜兒的小腹,然後慢慢把那惡形惡相之
物放在甜兒那深深的乳溝間,深吸一口氣以免陰囊走火,再輕柔地雙手揉動像極
腕形的雪白乳房,無恥地夾著自己的命根子,進行乳交。

  「哦……很挺的奶子,軟綿綿的,真爽……」男人毫不羞恥地吐露自己的感
受,一面還偷看甜兒的表情,發覺她瞇著美目,小嘴咿咿呀呀也不知在抗議還是
享受,心想若晚晚能上這麼爽的妞兒,短十年命也值得。

  餘下那人則把躺著的甜兒的雙腿分開,水蜜桃經過男性的唾液、精液和甜兒
自己的愛液交織下,已是濕漉漉一片通透,陰戶再不是幽香的神秘地帶,蕾絲內
褲也再不是拒絕男人越其雷池半步的女性最後防障。

  「便是看一眼也不得了……人間極品,小甜兒,你的穴真美……」男人下體
充血勃起至最大程度,把心一橫道:「洩就洩好了!」

  在另外三人的目睹下,只見他已將甜兒的雙腿向上拗去,變成足踝離地般舉
在半空,女性的生殖器官看得更清晰了,然後,再將勃起得差不多直貼自己肥腹
的陽具輕輕放在其上,一壓,就這樣隔著濕透的皺皺小褲磨擦著龜頭和陰唇。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