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传-少妇白洁-白洁小说-少妇白洁小说-白洁孙倩-白洁张敏

白洁与高义-白洁 张敏-白洁 孙倩-白洁 老七-白洁 高小坡-白洁 东子

辈 分


  沈约下班前特地再给医院里的妻子佳玲打了个电话,把那个该死的德文药名再
记了下来。佳玲说她们医院还没有那种特效的保胎药,所以一定要他这个闯祸精去
买。沈约放下电话,摇摇头:

  “唉,娶个阿姨妻子也真倒霉。说是自己的老婆,但又是长辈,处处都该听她
的。”

  没办法,这药见不得人,是专为非适龄妇女保胎用的,不能让他人代办。

  一周之内,家里竟有两位女性怀孕:一个是自己的母亲佳秀,另一个是女儿云
琴。母亲已近五十岁了,按理已过育龄期,而云琴才十一岁,应该还没到发育期,
怎么这么巧偏偏她俩怀了孕?但不信又不能:佳玲是医院的妇产科的医生。她说怀
孕一定不会错。

  按家里的传统,只要是有人怀孕就一定要生下来的,这也是母亲佳秀当初一定
要他娶母亲的妹妹佳玲为妻的意图。当时,按沈约自己的意思,一样要花费一番工
夫,大可以娶姐姐沈月或大妹沈唯的。但母亲用他鲁莽的在乱伦开始的三年内就让
家里的三个女人:母亲,姐姐和大妹分别怀孕的事实来提醒他,家里一定要有一个
这方面的专家,他才同意。其实,阿姨佳玲当时才三十出头,虽然已有了个现在他
最宠爱的、当时才六岁的女儿易敏,但也是风情万种的只比他大八岁的美丽的小女
人,谁知她今日会这么唠叨,大概是更年期了吧。

  买好了药,他驱车往城郊的家里赶,高速公路上一片堵塞,车慢的像蜗牛爬,
他不禁又烦燥起来。他是不喜欢戴保险套,云琴是跟大妹生的,才被他正式开苞不
久。他以为11岁的女儿还是个小孩子,也就大胆地在女儿的小穴里大泄特泄。有
时在易敏或家里其他女人的体内抽得快泄了,他都喜欢把精液射到云琴的嘴里或体
内。

  虽然云琴也常与哥哥们做爱,但让她怀孕机率最高的确实是他这个兼领爸爸与
舅舅身份的人。但妈妈又两样了,近年来,因为妈妈的小穴越来越宽,他一直喜欢
戳妈妈的屁眼。而妈妈现在最喜欢的不是他这个孝顺儿子,而是14岁的孝顺孙子
云浩。云浩是他跟大姐沈月生的第二个孩子,也是最像他的,又英俊嘴又甜,家伙
也忒能干。几个儿子中,他最喜欢云浩了。云浩只有14岁,在跟祖母、妈妈、阿
姨与姐妹的交欢中,平时也不用保险套的,但佳玲总把责任推给他。

  回到家已经很晚了。晚饭时间已经过了,沈约早已饿坏了,停下车直奔厨房。
果然,厨房里只有家里最温柔的二妹沈雁在等他。他边狼吞虎咽边谢谢坐在一边笑
吟吟地看着他的二妹,二妹把手伸到他的裤子里摸着哥哥的肉棒,笑着说:

  “慢慢吃,别急。妈姐和阿姨她们都搞饭后床上运动去了,除了我,没人等你
的肉棒了。”

  “佳玲大概又是抱他那个保险套了吧?”

  “别那么刻薄!云霄也是你的亲儿子。云浩闯了祸,你倒不说他。”

  “我最受不了佳玲她老拿云霄戴套子来气我。”

  “你也别怪阿姨。你现在老跟女儿们玩,连我们姐妹也很少做爱了,她是气你
这个。”

  “云霄不是一直跟他娘睡的吗?”

  “他到底还是个12岁的孩子,我也跟云霄干过,他只知道冲,一点技巧都没
有,我们家最缺的是你这个最懂女人需求的混世魔王。”

  他大笑,把饭碗一推:“来,二妹,咱们过瘾去。”

  二妹拧了一下他的肉棒:“我还没收拾呐,你去我房间等我。”

  二妹的房间简洁而整齐,像她的人一样。他躺在二妹的床上,等着二妹来给他
这最喜欢的大哥快乐。他翻了个身,看到在床头柜上有一张全家福,那是去年大妹
的女儿云倩十八岁时给他这个舅舅爸爸生下了第一个儿子时,全家人在母亲的倡议
下去拍的全家福。照片中,居中的是全家的中心人物--云倩抱着她刚满月的弟弟
儿子,而身兼奶奶外婆于一身的母亲佳秀则笑吟吟地看着孙女刚养的孙子,品味着
曾祖母兼祖母的新地位。

  在另一边是自己这个新生儿的父亲兼外祖父兼舅公,而云倩身后的那个美丽端
庄的中年女子就是他的在床上异常疯狂淫荡的阿姨妻子佳玲,佳玲紧拥着的男孩就
是他戏称为保险套的,他跟阿姨合法结婚后生的表弟儿子云霄,现在他是他爸爸的
阿姨,自己的母亲兼姨婆,最爱的小情人。不过这孩子对自己这个表哥爸爸还是很
孝顺的,不仅代父慰母,而且在父亲想换个口味时,能心甘情愿地趴在母亲身上献
出柔嫩的小屁股。

  母亲生的四个女儿围绕在四周,大姐沈月、大妹沈唯、二妹沈雁,三妹也是女
儿沈丽紧靠着大姐的长子云明。他俩已经搬家同居,这次也把他们六岁的女儿小星
星带了来。

  噢!丽儿前两天说过等小星星满七岁,就请他这个爷爷舅舅兼大哥在她的生曰
这天给小星星开苞做为最好的生曰礼物,因为小星星的妈也是在七岁让哥哥爸爸开
苞的。

  正看着照片,只觉得下身的肉棒进入了一个潮湿的肉腔,不用问是二妹在给他
口交了,他放下照片,爱意绵绵地抚摩着床边二妹赤裸的屁股:

  “二妹,真对不起你,没让你生个儿子,来填补我不在的空虚。”

  二妹起身趴在他身上,先把他的肉棒塞进穴内,然后亲着他的脸颊,说:

  “我亲爱的哥哥,亲爱的情人,我的要求不高,你每次跟我干时,都只有我们
俩,那就足够了。”

  他把二妹的腰一搂,屁股用力一顶,将肉棒深深地戳入二妹的子宫。柔软的床
垫在他的身下剧烈地起伏,他的阳具在二妹的小穴内快速的进出着。二妹的十根手
指紧紧地掐入他的肌肉,每当他用力戳入时,二妹的牙齿也紧紧咬住他的肩膀。整
个房间里只有他自己的喘息与肉棒在小穴里抽插而发出的“叽叽”声。他最喜欢与
二妹的无声的游戏,充满了家人间交合的温馨的浪漫。

  当他把二妹翻过身来,让她平躺着戳她屁眼时,二妹紧紧咬着枕头,嘴里发出
了“呜呜”的呻吟。

  摆平了二妹,他还是有点意犹未尽,拍拍身边二妹的屁股,他起身往母亲房内
走去。打开门,里面是一片喘息声,定睛一看,大姐沈月的背上,正趴着乖儿子云
浩,在起劲地做着活塞运动,而母亲却在一边自慰。

  打了声招呼,他便低头去看大姐母子俩的结合部位,却是云浩在干他妈妈的屁
眼。拍拍儿子的屁股:

  “儿子,怎么这么乖,肯戳你妈妈的屁眼了?”

  “……爸……一是……妈的屁……眼痒了……二是……是……怕……”

  他把手指戳进儿子的屁眼,一边插一边问:“怕什么?”

  “……怕把妈的肚子……也搞大……了……佳玲姨婆……那儿……”

  “哈!儿子,你已经搞大你奶奶的肚子了,世界上还有谁比你更伟大的乱伦小
子了?别怕,你能让你妈给你生个女儿,等她长大就许给你做老婆。”

  “别教……坏儿子……你是不是……想搞……个孙……女……”大姐回过头,
媚眼如丝地看着心爱的弟弟。

  “丽丽已经答应等,星星一满七岁就给他干穴,算算没几天了。”母亲笑着把
儿子揽进自己赤裸的怀里。

  “星星是云明的女儿,应该算我们约儿的孙女了。”他把头埋进母亲的硕大的
乳房中,边吮吸边含混不清地说:“星星也是丽丽的女儿,丽丽可以算我妹妹……
妹妹的女儿只能说是我的外甥。”

  母亲用力捏了一下儿子粗粗的肉棒:“没良心的,丽丽不是你这根肉棒种在我
肚子里的?怎么不算你的女儿?”

  他就势把肉棒插入母亲的穴里,边抽动边说:“妈,说到底,丽丽是跟我一样
从你这迷人的骚洞里生出的……啊……她……既是我女儿……也……妈,你……轻
点……扭……别忘了……你现在……啊……肚子里还……有我的孙女……”

  “你妹妹!”

  “哦!是我的亲爱的孙女妹妹!”

  他抬起母亲的双腿,搁在肩上,一边抚摩着母亲微微隆起的腹部,一边小心翼
翼地干着母亲的浪穴。

  从母亲房里出来,他摸摸自己有点软了的肉棒,心想着刚才干遍八个肉洞的壮
举,自己是泄在那个洞里的?噢,是在大姐的骚穴里的,然后让儿子舔干净的。希
望大姐吃过避孕药了,否则老婆又要啰嗦了。

  想到老婆佳玲,心里虽说有点烦,但自己还是很喜欢这个美丽的阿姨妻子的。
原本想到云琴的房里看看怀孕的女儿,但脚步却不知不觉的来到妻子的房间。

  很奇怪,今天佳玲姨妈一个人睡。他轻轻地躺到姨妈的身边,看着自己的阿姨
与自己的合法妻子。阿姨趴着睡熟了,大概是刚作爱不久,太累了,身上仅披了件
薄薄的睡衣,睡衣是他最喜欢的真丝绣花的,仅仅披在佳玲姨妈的身上,大概是他
们最亲密的儿子云霄在跟妈妈亲热完了后,给他已经满足的妈妈盖上的。

  “这孩子真细心,难怪他妈妈跟家里的女人都喜欢他。”

  他先不忙着揭开阿姨身上的遮盖,用一只手撑起身子,细细品味妻子的胴体。
阿姨的身体仍然那样诱人,近五十岁的人了,身上还没有一点赘肉,仍然是峰峦起
伏,腰细臀丰,相比母亲就差多了。

  他轻轻地把手放在阿姨的隔着那淡桃红色的轻罗睡衣脊背上,往下滑去,滑过
细嫩的腰肢,滑到圆润的屁股,在他最喜欢的股缝上流连了一会儿,就又回到了那
细腰上爱抚着,他心中诧异着:

  “妈妈跟阿姨是一母同胞,相貌又相似,年龄只差了没几岁,而且妈妈也天天
健身,为什么她们姐妹俩的身材却差得那么多?”

  “没道理啊!?”他不觉说出了声。

  “没什么道理啊?小约。”随着这声轻呼,阿姨的手已经握住了他的肉棒。

  他索性一把掀掉了阿姨身上的遮盖,把手扣入那两个洞眼:“想我吗?佳玲姨
妈?”姨妈微闭着眼睛,脸上带着微笑,手握着他的大肉棒,一上一下地套弄:

  “呵,这儿粗了,又叫我姨妈。哼!是想换口味,玩阿姨了吧?”

  “阿姨这儿,刚才还是乾的,现在已经湿了。怎么,儿子的味道没有老公的好
吧?”

  “你是我老公,也是我外甥,你跟你儿子是平辈。过来,阿姨的洞洞要外甥老
公的滋润。”

  他翻过阿姨的身子,扶握那未着胸罩的美艳双乳,轻咬住乳头吸吮着,将其中
一个美乳以口含住小半深啜着,一手揉搓着另一个,一手则将指头伸入阿姨小嘴探
索着那润湿的舌头。

  阿姨的口中发出了阵阵的“啊……啊啊……啊……”的呻吟。

  在一双美乳都吸含过后,他的双手尽可能的搓弄着那一对尖挺美艳的双乳,嘴
则凑上阿姨的小嘴亲吻着性感的双唇,再以舌尖勾出她的美舌深深的吸吮着直到根
部,以舌头绕行阿姨的丰润小嘴内部做一次完美的巡礼,又再度深啜着她湿润的舌
头,如此反覆的吮吸数十次,真似将阿姨的舌头食入口中。

  阿姨的双手早已放开他的大肉棒,紧紧地搂住他的身子,双腿也翘起紧紧地箍
住他的腰。他的肉棒早已硬到了极点,摩擦着阿姨的阴部的嫩肉,那渗出的蜜汁已
将两人的阴毛湿成了一片。

  阿姨早已忍受不住洞里的骚痒,颤声道:

  “约儿,快……阿姨受……受不了……”

  他也已经涨得难受,就把早以翘得半天高的大肉棒缓缓插入她的阴道。哇!好
紧的阴道,暖暖的阴壁紧紧地包裹着他的肉棒,而阿姨也发出阵阵令人销魂的呻吟
声。

  他用力一挺,终于抵住到阿姨的花蕾,阴户内一紧一缩的吸吮着龟头,异常美
妙。他抖擞精神,九浅一深、横插直捣,在此同时阿姨的呻吟声愈来愈大声,阿姨
的腿紧紧箍着他的腰,随着他的每一次插入用力往里收紧。

  他忽然有一种幻觉,好似身下他干的是那《007-金眼睛》中那爱夹男人腰
的俄罗斯金发艳谍,他在这怪异的幻想中狂乱地大叫一声,开始疯狂地耸动腰肢,
肉棒飞快地抽插阿姨的小穴。

  “啊啊……啊……我要干死你……啊……”

  阿姨也似乎被他引发出了野性,在床垫上疯狂地上下摆动屁股,他可以感到他
的阴囊在不停抽打阿姨的屁股。

  “啊……干死我……小约……戳穿我……啊……我最爱的外甥……心爱的……
你是我最……亲的男人……”

  他猛然停下,趴在阿姨的乳房上喘了一口气,然后分开阿姨的两条腿,提着阿
姨的脚脖子一用力,将阿姨的身子腾空翻了个转,再往前一送,变成屁股向上撅着
的姿势。

  “你又……想要那……里吗?”阿姨带着一脸的媚笑,喘息着看着心爱的外甥
丈夫。

  “我想看看咱们儿子把你那儿开发得怎么样了。”

  明显的,阿姨的后门已经变大了,周围的一圈已经有点变深了。他就着肉棒上
滑溜溜的淫水一下子就深入了阿姨的不毛之地。阿姨对肛交的兴趣也同前门的一样
大,她在他的冲击下又放肆的浪叫,呻吟……

  尽情地发泄后,姨甥俩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

  太阳照亮了窗帘,沈约揉了揉眼睛,有些睡意朦胧地抬起身子,长长地打了个
哈欠。正想起床,却蓦然发现自己身边睡的不是妻子阿姨佳铃,而是一边一个睡着
两个年轻稚嫩的身体。

  “啊!”揭开身上的毯子,他翻过两边的身子:“原来是你这两个小鬼。”

  “爸,你干吗?人家还要睡吗?”云琴连眼也没张开,挺着两个小小的乳头,
一个翻身抱住爸爸的大腿又迷糊过去了。

  他爱怜地抚摩着女儿的光滑的脊背,正想把手伸过去玩玩女儿的小屁股,命根
子却被另一只小手握住了。

  “表哥,你昨天跟妈妈干得那么激烈,怎么刚醒,枪就这么硬了?”

  接着一头长发盖住了他的下体,他的小弟就进入了一个温暖湿润的口腔。不用
看面孔,也不用听声音,光从那咬住龟头舔马眼的口交法,他就可以知道是他最近
最喜欢玩的人--佳玲的女儿,他血缘最远的伴侣--表妹女儿--易敏,他把手
从易敏的腋下伸过去,握住一只乳房玩弄起来。

  “敏敏,你不知道?男人早上阳气最足。哎,你怎么知道昨晚我跟你妈的事?”

  “你们干的那么惊天动地,连我跟琴琴进来都不知道。”

  “你们昨晚没有跟你弟弟玩?”

  易敏放开他的肉棒,翻身躺在他的大腿上:

  “来,两个一起玩,让我舒服舒服。”

  他把双手都按在易敏的乳房上揉搓,云琴也把头枕在他的另一条大腿上,甜甜
地笑着看着舅舅爸爸:

  “我们昨天跟云霄哥哥玩了一会,他就被妈妈跟云英妹妹拉去了,我们自己玩
了一会,觉得没劲就来找你,谁知你跟姨婆作得那么厉害,就只好再自己玩。”

  他放开玩易敏奶子的一只手,搂住女儿的小腰,让她站起来贴住自己,他的头
正好可以舔到女儿刚开始发育的小乳房,边舔边问:

  “琴琴,你怀孕了,就要注意了,千万不要太过头。”

  “没有啊,爸爸。云霄哥、云浩哥都只帮我舔穴,我也只帮他们吸一下肉棒。
爸爸,我的小穴好痒。可不可以插插我?”

  “可以,不过你爸爸要先插插我。”

  “敏姐欺负我,我要爸爸先插我嘛!”

  “好啦,一个个来。琴琴,你怀孕了,按理爸爸是不能插你穴的。”

  他把女儿的小身子放到肉棒上,轻轻分开女儿的小穴顶住,然后说:

  “爸爸把鸡鸡插到乖女的小穴里不动,你自己摇摇……”

  云琴高兴地坐了下去。

  小女孩的小穴就是紧,他的肉棒被夹的动弹不得,几乎与易敏的屁眼的紧度差
不多了。他有些可惜:这个小穴,不久以后就要生出孩子了,以后要干这么紧的洞
眼,看样子只好干屁眼了。

  搂着小女孩光滑稚嫩的身子,与她幼嫩的小嘴接吻,背后还有一个裸体的少女
在用双乳摩擦他的脊背,虽然没有激烈的性交,但也其乐融融。

  他正享受着天伦之乐,一个尖利的声音响了起来:

  “告诉你了,不要在女人怀孕三个月内与她们性交,那很可能流产的,你还不
听。难道你害了云琴怀孕不够,还要害她流产吗?”

  听声音就知道那是昨夜刚与他恩恩爱爱满床飞的姨妈老婆来了,他的肉棒迅速
软了下来。悻悻然,他把女儿的身子抱离自己,满脸不高兴地准备下床。佳玲见他
不高兴的样子,也软了下来:

  “约儿,不是姨妈多嘴,实在是……”

  在他“碰”地一声关上浴室门的时候,他的眼角瞥到阿姨的手中正握着一只避
孕套。

  “易敏这几天是排卵期吧?”他边洗边想。

  早餐桌上气氛仍然有些沉闷,大家谈着些不相关的事。当他把药递给妈妈与云
琴时,气氛更有些异样。

  今天是周末,吃完早餐,他怏怏地走向花园,找了个靠近小溪的树下坐下,有
人傍着他坐了下来,是大妹。

  “别生阿姨的气了,好不好?”大妹依偎在他的怀里,就像他们仍然是十几岁
的一样。

  “我没生气。”他轻抚着大妹的脸庞与大腿根部。

  “还说呢!平时周末,你那次不是一推碗碟就拉上那个去上床运动了?”大妹
解开了他衬衫的钮扣。

  “是有点气闷。唯唯,我们过去好像在这里作过爱。”他拉下大妹的裙子。

  “那年,我十二岁,你好像是十四吧?”他的乳头被大妹叼在嘴里。

  “不,十五。好像就在那次后,你有了云倩吧?”他的五指在大妹的蜜穴里游
动。

  “你记错了,我是十三岁怀的云倩,那年生的是大姐的云明。”大妹的手也已
经攥住他的小弟弟。

  “过去的日子多开心啊!可惜成年了,反而多事多烦恼了。”大妹熟练地把他
的肉棒套进穴里,搂住他的脖子。

  “你现在可以玩的女孩不是很多吗?云英十一岁了,云洁也十岁了。二妹说想
让你给她这两个女儿开苞了。”

  他与大妹相互抱着对方的腰,轻柔地摇动着屁股。

  “我快……吃不消……了,一群……大食动物,要把我轧干……了。”

  大妹停止了屁股的摇动:“你不是在培养你的儿子们代替你吗?”

  他抬起大妹的屁股,把肉棒往另一个洞内戳去。“他们都太小了。听说你们在
玩云伟?他才十岁。”

  大妹用力把屁股坐到底,长长地出了口气:“啊--屁眼里好胀。你是几岁开
始乱伦的?老实说?”

  他抱住大妹的屁股,抓住那两半股肉:“第一次好像也是十岁吧……”

  玩着,他的思绪飘到了不太遥远的过去……

(第一章 结束)

待续……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