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传-少妇白洁-白洁小说-少妇白洁小说-白洁孙倩-白洁张敏

白洁与高义-白洁 张敏-白洁 孙倩-白洁 老七-白洁 高小坡-白洁 东子

东北熟妇


在下是东北人,我非常同情那些成熟的怨妇,不能享受美好的性爱。 一 这是九十年代的一个夏天,我刚从东北的一个师范学院毕业,本来是有望留在城里的,可是校领导找我谈话,说我在学校期间成绩不突出,对领导也不是很尊敬,这样呢,留在城里的名额就没有我的分了。 好在我这个人天生乐观,也不怎么在乎,心想,有本事的话,有什么可怕的呢,大不了去别的城市。可是毕业那天我却傻了,原来全班30多人只有我分的最差,去本市的一个县城下属的一个村小学,校长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支援农村建设,是最伟大的了,我操他妈,他怎么不去伟大呢。我后来才知道,学习还不如我的学生早就走了后门,只有我傻乎乎的。 想一下,自己也25岁的人了,怎么就这么不开事儿呢,没有办法,七月中旬,我就带上了自己的东西,坐上了去乡下的汽车。 二 辗转了好长时间,到了县城,在县城又等车,等了2个多小时,才有一辆小客车,我也不管那么多了,心想,今天怎么也要去看看那。车里面都是农村人,看着一个个脏兮兮的,我就倒胃口,而且还有一股酸味,好在我在大学的时候寝室的味道也好不到哪儿去,就这么将就吧。 到了小张村,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按着老师告诉的地址,我来到了村大队委员会。进门的时候,只看到门口有个打更的老头,我便走过去跟他说,“大爷,我是城里来的老师,请问,5小学怎么走啊?”那老头看了看我,说道,“你就是城里来的老师啊,乡长跟会计等你一下午,也没见你过来,寻思你今天不来了呢,走,我带你去会计他们家,暂时还没给你安排住的地方,你知道,咱农村,条件不好。”我没说什么,心里实在是委屈极了,心想,我真他妈的是国家的好青年啊! 跟着老头出发了,别看他岁数大,走得挺快,还帮我扛着一大包行李。大约半个多小时吧,就来到了李会计家。 一进门,老头就吵吵,“李大脖子啊,城里的老师来了,让我给你接回来了!”原来农村人都是有外号的,一个岁数不比老头小多少的小老头出来了,一出来就拉住我的手,“你是张老师?我们可把你等来了,我们小张村多少年了,可算来个有水平的老师,还是大学生!”我说,“李大爷客气了,我才毕业,没什么经验的。”李会计连忙说,谦虚个啥,咋的还比不上我们村这些土豹子?寒暄过后,我就进了会计家。 一进门,看到一个妇人在那里生火,我年轻的心不禁一阵悸动,那妇人的屁股实在是太大了,又大又肥,看我进屋了,连忙站起来,说,张老师来了,进屋!我看她的脸,又禁不住一阵悸动,好秀丽啊,虽然满是沧桑感,却有一种成熟女人特有的韵味,让人百看不厌。令我吃惊的还有她的胸部,也是肥大异常,虽然前面垂了下来,但是却别有风骚,任何人看到都忍不住摸一把。我决定在这里做点文章,就问李会计,李叔,这位怎么称呼啊?李会计答道,这是我媳妇儿,姓王,你叫她婶子吧。我点头说,婶子你好啊。妇人的脸一下子红了,说,你看人家城里人,多会说。 闲话少说,一转眼我们就吃过了饭,虽然饭菜质量恶劣,但是我饿了一整天,也觉得很可口。吃饭的时候我不时盯着王婶那一对肥嘟嘟的大奶子看,我看得很隐蔽,没有人察觉。吃饭的时候我知道了村里的安排,学校要9月份才开学,村里暂时也没有安排我的住处,李会计家比较宽敞,就决定先住他家,村里一个月给他200块钱补贴。我不知为什么,觉得这样的安排,实在是很如意,虽然如意的事情好少。 三 晚上我住在他们家的另一个房间,原来没有人住的,所以里面发霉,好在我适应能力特强,根本就不当回事儿,夜里的确很难入睡。我身高179厘米,体重130斤,要说也是个标准小伙子,长得也不赖,可惜大学就知道整天跟同学们胡混,对象也没找,学习也不好。(跟现在很多在校大学生很像把)25岁了,还是个小伙子。不知怎么了,看到王婶儿,我的心就被抓住了,不仅仅是欲望,看到那女人秀丽的脸庞,我竟然有爱的冲动。就这样,辗转反侧,直到3点多才睡着。 第二天早上,王婶进我屋里,她穿一件花衬衫,比较薄,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的白胸罩,我想,原来乡下女人也用上了这种高级货啊,她看我醒了,就笑着说,我都进来看好几次了,你都睡着,就没招呼你。你们城里人都这么晚起来啊?我笑了笑,不好意思从被窝里钻出来,因为我只穿着小内裤,而且早上鸟儿是比较硬的,让王婶看到多不好啊,就说,婶子,你先出去一下,我穿上衣服的。王婶笑着说,有啥不好意思地,你才多大。我就把裤子拿到被窝里穿,穿好了才光着膀子出来。 王婶把洗脸水都给我打了进来,长这么大,第一次让人伺候,还真有点不习惯。李会计这时候以经上班了,家里只剩下我跟王婶。我们就聊天打发时光。本来我对于陌生人是不怎么说话的,可是由于我喜欢这个婶子,便千方百计的聊着。原来她叫王春秀,今年38了,有2个儿子,都进城修车去了。我说,孩子才多大啊,就进城干活了?王婶说,有啥办法啊,农村地这么少,那俩大劳力闲着干啥啊,也不小了,一个20,一个17了。我说,婶子,你结婚真早啊,她笑笑说,农村不都是这样么!王会计原来也是个读书的,后来文革期间被下放到他们村里,一直也没娶媳妇。最后好歹找了小他15岁的王春秀,本来没有人给他的,可是王春秀出身也不好,那个时候也只有对付了。好在两个人婚后倒是和和气气的,看起来挺幸福。 转眼就到了中午,王婶开始生火做饭,我假意帮她弄柴火,却猿心意马的,王婶撅着她肥美的大屁股在那里烧火,我猫着腰,一下子头撞在她的屁股上,把她撞了一个跟头。我一下子扶起她,手不小心(真的是不小心)碰到了她木瓜一样的大奶上,不过马上拿开了。王婶脸有点红,说,你这个愣小子,怎么不小心点呢?我说,真对不起啊,王婶,我这个人就是这样,我太该死了。王婶笑着说,你以后小心点就好了。 不久,李会计回来了,我们就在一起吃饭。吃完了,李会计又急冲冲地赶回了乡里。 农村的下午实在是太热了,我只好脱下衬衫,穿起背心。王婶热得也很难受,竟然偷偷地把乳罩取了下来。我又来到她屋子,她正在炕上躺着看电视。看我进来,没有准备,大白胸罩还在旁边放着,她连忙起身,把胸罩掖在被底下。我觉得有点脸红,但是马上鼓励自己,这么爽的事情,你怎么不知道抓住呢! 我有一句没一句地跟王婶搭话,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当,因为毕竟穿着花衬衫。其实她出了好多汗,衬衫透明了,两颗大奶头示威一样地抖搂着,黑黑的,充满成熟女性的诱惑。我渐渐地把持不住,老二翘了起来。本来我想隐藏的,可是转念一想,为什么不打破这层窗户纸呢,我故意躺在了炕上,那里自然撅了起来。 四 正聊天呢,王婶往我这里一看,脸一下子红了,头一下子低了下来。就问,李老师,你处对象了么?我吃了一惊,心想这老娘们是猛。就说,还没有呢,在城里光顾着学习了。王婶又问我,没有合适的么?我说,婶子啊,跟你说实话吧,我不怎么喜欢小姑娘,反而喜欢成熟的。王婶很吃惊,看着我说,为什么啊?我说,我也说不好啊,就是这样。 王婶不吱声了,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我困了,就躺在炕上睡了过去。梦里面,王婶光着肥美的身子,大屁股一扭一扭的,对着我跳舞,两个大奶子像西葫芦一样往我大鸡巴上靠,那个骚样子,我实在是受不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我醒了过来。一看钟,才睡了1个多小时。我起身看,王婶已经不知道哪儿去了。我一看机会挺好,连忙翻看被底下,那个诱人的胸罩还在那里,我连忙扣在脸上,深深地亲着,这时候我忽然听到门响,王婶回来了!吓得我连忙把胸罩塞在自己的裤子里,大鸡巴已经不听话地走出了内裤,龟头贴着胸罩,软软的。王婶进屋就说,李老师你起来了,我刚才洗洗衣服,你有没有啥衣服要洗,都给我。我红着脸说没有,王婶笑了笑,就翻被底下,明显,她是要洗奶罩。我连忙跑了出去,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王婶满脸疑惑地走了出来,也没好意思说什么,我也不敢说话了,就回屋看书。一会我发现,窗前的绳子上挂满了衣服,最让我奇怪的是有两条长长的,白色却黄黄的带子,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忽然想起,那就是女人来事儿的时候所用的月经带吧,城里人已经没有人用那个了。我一下子兴奋起来。 我心想,王婶,你的大肥逼为我敞开一次吧!这仅仅是时间的问题。 夜里,我偷偷地起身,来到了院子,刚准备偷王婶的月经带,却听到他们屋的门响,我连忙躺在在篱笆旁边,借着阴影藏起来。原来是王婶,她光着上身,两个葫芦一样的大肥奶挂在胸前,穿着一个大裤衩,可能农村人都是这样的装束吧,她还没睡醒,迷迷糊糊地来到我的前面,一下子扒下大裤衩,白花花的大屁股就冲着我的脸,我拼命往她屁股中间看,可是什么都看不清。她哗哗地开始撒尿,农村女人撒尿都有激情,那么响,我想,真的很够劲啊,这就是传说中的性爱女战士。 1分钟左右,她才完事儿,抖了一下大骚逼,就穿上裤衩,回屋去了。我等了一会儿才起身,把一条月经带取了下来。我轻手轻脚地回到房间,用月经带缠住了自己的鸡巴,用力地磨着。心想,这就是婶子的肥逼啊,这么骚,婶子,我好爱你啊!

五 接下来的10天里,我基本上没有什么机会,而且我这个人比较害羞,也不敢再有什么大胆的举措。这天接到了家里人的来信,说让我回去一趟,我心说好郁闷。听到我要回家一趟这个消息,王婶跑到我屋里来,神秘地跟我说,大兄弟,(称呼变了阿)婶子求你个事儿。你们城里有卖卫生棉的,你给婶子买回点来,干啥的你就别问了。然后塞给我5块钱。 我心说,我傻逼啊我不知道干啥的。但是嘴上自然不会这么说。只是谦让说,给婶子买点东西还要啥钱呢,给推了回去。 回到城里,我第一件事儿就是去商店,来到卫生用品专卖,买了20块钱的卫生棉,营业员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淫性浓浓,哪管得了这么多。 接着我又来到新开的内衣商店,一进去才大开眼界,原来内裤可以做成绳子!胸罩也是前开式的,我一急眼,买了5件小绳子一样的内裤,还买了女用的催情药。为了婶子,我是大出血啊! 家里也没什么事儿,我第二天就赶回了乡下。 回到婶子家,正好得知李会计有个美差,进城去学习一个月,说是学习,主要是溜达,这把李会计美的,根本就把我忘在脑后。一大早就跟着村里的腐败干部们出发了。 这下我自由了。婶子看我回来,就把我拉进屋里,我看到她已经换上了一件白背心,竟然带着我偷走的那个胸罩!我的脸一下子紫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