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传-少妇白洁-白洁小说-少妇白洁小说-白洁孙倩-白洁张敏

白洁与高义-白洁 张敏-白洁 孙倩-白洁 老七-白洁 高小坡-白洁 东子

侠女十三妹之小村性奴


侠女十三妹之小村性奴

这是一个普通而平静的小山村,村子里只有几十户人家,村民们既朴实又善良,在武夷山区像这样的小山村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可是今天在这个小山村却发生了一件极不普通的事情。一大早,在村口放牛的小牛倌兰伢子就匆匆忙忙的跑到村长兰老爹家。
“不好了~兰老爹”兰伢子呼呼地喘着气。
“死娃儿,一大早就咒老爹,看我不打断你的腿。”兰老爹瞪了一眼兰伢子。
“兰老爹,金佛寺的那帮强盗又来了。”
“什么?来了~”兰老爹这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不过他的话还没问完,就听见为外边一阵大乱,小孩哭女人叫……
村口晒谷场,一群凶神恶煞的僧兵已把全村的男女老幼团团围住。
“了因大师,是来催年供的吧,今年稻子晚熟,过两天……”刚刚赶到的兰老爹颤巍巍的走到带队的黑胖和尚面前小心翼翼的说道。
黑胖和尚一边用袖口抹着脸上的油汗一边笑嘻嘻的说道:“哈哈~老施主我们不是来催年供的,而是给众位施主送好东西的………”
“送东西?大师说笑了,我们这些凡夫俗子能给佛爷们上供是我们的福气,哪敢拿佛爷什么东西?”兰老爹嘴上说着,心里可打起鼓来:这些凶僧可是来者不善呐……
“看~那是什么?”小牛倌兰伢子眼尖,众人向他手指方向望去,只见远处烟尘滚起,一匹黑马不紧不慢的驰来,马上骑着一人,肩上的披风随风飘起。
“是侠女十三妹吧!”兰伢子兴奋的叫了起来。
“ 侠女十三妹!!不会吧…她不是死了吗……”村里的老幼开始一阵骚动,“可我听说,她一直被关在金佛寺。”兰伢子的爹大牛小声对别人嘟囔着。
说起这侠女十三妹在武夷山区可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她大约出现在两年前,自称侠女十三妹,爱打抱不平,专与恶势力作对,她武艺高强,来无踪、去无影。有好多次将强行收租的金佛寺恶僧打跑。提起十三妹,武夷山区的穷苦百姓都要竖大拇指的!不过,一年前她突然失踪了,有人说她死了,有人说她到别处行侠去了,总知没有人知道她的去向…………
黑马跑近了,停在众人面前,那人有些蹒跚的跳下马来。大家朝那人望去,果然是个女人,只见她一身劲装,却只有黑红二色:黑衣、黑裤,腰间系一条红腰带,乌云般的黑发,用一块红纱巾紮住,前面翘起两只鲜红的尖角。黑色的披风,里子却是红的。女人的脸上蒙着一块黑纱,使人看不清她的模样,不过看装束确实像传说中的侠女十三妹。
“真是侠女十三妹,俺在田家集见过她!”不知谁又喊了一声使村里的老幼又开始一阵骚动。
“有救了,有救了!”骚动的人群中只有见多识广的兰老爹看出有些不对:这女人身手好像并不大矫健;她那身劲装破旧的很,而且好像是撕撤过又缝好的一样;还有这女人一身劲装却手无寸铁,最关键的那些贼秃驴对她的出现一丝意外的感觉也没有。
想到这里兰老爹机警的大叫道:“什么侠女十三妹,是女盗十三妹,那女盗已被金佛寺的高僧们铲除了!”兰老爹喊声一下子让村民们静了下来,大家面面相觑觑,都不明白兰老爹的意思。
姜不愧是老的辣,了因和尚赞许的瞟了一眼兰老爹,接着冲那女人发问:“来者何人?”
“十…三妹。”女人的声音不大而且有些发颤。
“十三妹?什么十三妹?念念你的全名。”了因和尚用一种戏虐的语气说道。
“我是天下第一娼妇臭嘴骚屄贱屁眼任人肏的淫贱女匪十三妹。”女人用一种极快的语气颤抖着一口气说完那一连串令人串难以启齿的字眼,跟着就把头一低避开村民们惊异的目光。
“大声点,洒家听不清楚,一个字一个字的念。”了因和尚大吼了一声。
“我、是、天、下、第、一、娼、妇、臭、嘴、骚、屄、贱、屁、眼、任、人、肏、的、淫、贱、女、匪、十、三、妹~。”那自称是十三妹的女人又说了一遍那一串令人难以启齿的字眼。这次她的声音很大而且每个字都顿一下,足以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一听此言,众和尚都哈哈大笑起来。那些村民和兰老爹整个人都惊呆了,谁也没想到这个很像侠女十三妹的年轻女郎会说出这样一些肮脏龌龊字眼来描述自己。
“娘,什么叫臭嘴骚屄贱屁眼?”村民中一个十一二岁的小男孩问自己的母亲。众和尚一听笑的更加厉害了。
“死娃儿,别胡说,在胡说我打死你!”那孩子的母亲在众人的哄笑中有些不知所措。
“你们看,十三妹在干什么!”兰伢子又一次发挥了眼尖的特长,将众人的注意力再次转移到那个女人身上。
只见那个女人先扯开紮住头发的纱巾,让一头乌黑的长发披散下来,随即,解开自己的红色腰带开始脱衣服,她那一身黑色衣裤里面根本什么也没穿,所以很快,除了她脸上蒙着的黑纱和脚上一双小牛皮得蛮靴 ,她全身上下己经光溜溜再无寸缕了;女人的肉体十分青春诱人,她的身材玲珑有致;两只半球形的奶子又尖挺又丰润;摊在白皙的胸脯上,乳头和乳晕还带着少女特有的新鲜的粉红色;屁股虽不肥厚但浑圆娇翘,两条大腿结实修长没有一丝赘肉;阳光照射在她细嫩白皙肌肤上泛起一层妖艳的光泽……
所有的男村民看得眼睛都直了,而女村民脸都胀红得象熟透的石榴。村民们像中了邪一样,被眼前发神的事情吓傻了,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要知道明朝正是程朱理学盛行之时,所有女子对身体都极为看重,除了丈夫之外被人看见的即使是手脚,都是莫大的侮辱。更不要说像这个女人这样在光天化日下赤身露体了。
“站近点!让大家好好看看!”了因和尚又发出了命令。
女人向前走了几步,默默地站立在众人面前,显得很平静,黑色的面纱下众人无法看到她的表情,不过她没有丝毫要遮挡身体的意思,反而象娼妇一样把手脚撒开,听凭火辣辣的目光在她柔嫩的胸腹间游走,好像赤裸身体一点都无所谓。人们呆呆看着女人的裸体发愣了好一会儿。村民中的一些上了年纪的妇女开始小声交头接耳。
“这女人这么瘦,应该不是十三妹吧?”一个五旬左右的农妇小声嘀咕道。
“是呀!我看到像是城里大户人家的小姐!”另一个干瘦农妇表示赞同。确实这个自称十三妹的女人除了身材稍稍修长一些外,实际上并不那么键壮,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瘦弱,那身子倒真不象叱咤风云身怀绝技的女侠,更象柔弱的官家小姐。
“大户人家的小姐,这等不知廉耻的女人一定是个妓女!真是不要脸!”
“嫂子快看!她那地方怎么没长毛啊?那里应该长毛呀!”一个年轻的姑娘红着脸小声问她的嫂子。其实很多人都注意到了这女人平坦小腹下,阴阜上的一根阴毛也没有,从她的体前就可以清楚地看见阴户中央的那条肉沟。
“这有什么奇怪的,这叫白虎!白虎天生淫荡!”年轻的姑娘的嫂子呸了一口回答道,脸上充满了不屑。 此时农妇们谈论的内容早已不再关心这女子的身份了……
女人们的议论丝毫没有影响看热闹的男人们,他们早已热血沸腾,裤子下悄悄支起了大大小小的帐篷。
“她真是十三妹吗?”这次又是小牛倌兰伢子的发问打破了尴尬的平静。
“喂~有人不相信你就是十三妹?”了因和尚一脸狰狞的走到裸体女人面前,抬手一掌煽在女人的胸脯上,打得两个沉甸甸的肉球一阵乱晃。
“啊~”女人尖叫着,下意识地把双手、护在胸前。
“臭婊子,把手放下!听到没有?”
“听……听到了……”女人迅速把手放下,她看着了因恶狠狠的眼神,打了个冷战。
“骚屁股都光着了,脸还遮挡什么!”说着了因和尚举手将女人脸上的黑纱除去。
黑纱后露出的是一张无比俏丽的脸,虽然满是憔悴之色,但五官精致大气,远非一般尘世女子可比。只是一双秀气的大眼睛毫无神采眼神暗淡无光。 眼神虚浮空洞,看得人有一点点心惊的感觉。
“啊~她真的是十三妹!”小牛倌兰伢子的爹大牛惊讶的大叫道。
这时候,人群中也有几个人同时认出十三妹,众人顿时像炸了锅一样乱了起来。原来十三妹除暴安良时脸上总是蒙一块黑纱,不过和善良百姓打交道时却有时也以真面目示人,所以有很多人见过她的真面目。
“安静!”了因和尚的吼叫声让众人顿时静了下来,人们大多已明白今天是怎么回事了,大家用一种复杂的神情看着十三妹,有同情;有鄙视;也有贪婪………
了因和尚一脸假笑的把脸转向村民,他一眼就看到刚才问问题的那个小男孩,那男孩眼睛盯着裸体女人身体看得拼命咽口水,他一定是长这么大第一次看见女人的身体,而且又是这么近。
那孩子的母亲也发现儿子这副德行,就瞪了儿子一眼厉声喝道:“小孩子不要看。”
那男孩看了看母亲,不情愿的挪开了目光。
“妈的,老子叫看就得看,不然把你剥光了给你儿子看,给大家看。”了因和尚恶狠狠地对那孩子的母亲吼道。
“不要,千万不要。”那孩子的母亲说完就把手抓住自己的衣服,好像马上有人要剥光她一样。
了因一把拽过那男孩笑嘻嘻的说:“你叫啥名字?”
“狗子。”男孩怯生生的回答道。
“多大了?”
“十二。”
“那过三四年也给娶媳妇了吧!你知道女人的身体咂用吗?”
男孩茫然的摇摇头。了因听了“哈哈”一笑,拎住狗子的脖领子把他拽到十三妹面前,递给他一根细棍。
“用这个,你戳在这婊子哪,她就会告诉你那叫什么有什么用处。”了因故意放大声,好像是对所有人说的一样。
众村民安静的看着这一切,再没有喧哗传出……
狗子局促的回头看看母亲和大家,又抬起头与十三妹目光对视,在男孩清澈纯真的目光下,一种久违了的羞耻感仿佛回到了十三妹的体内,使她不禁有些手足无措。
“狗子!快问,不然把你妈剥光了给你看”了因恶狠狠的催促。
“我问就是了,你们不要欺负我妈妈。”
“姐姐我问你:这叫什么?干什么用的?”男孩拿细棍戳着十三妹的乳锋,鼓起勇气问了这么一句。
“这叫奶子,是让男人揉着玩的。这是奶头,是让你们揪哇、捏啊和拧着玩的。”十三妹的声音柔和而颤抖,她的眼睛垂下不敢和男孩的目光对视。
听到十三妹这样回答了因和尚很高兴,狗子继续道:“这里呢?”棍子捅向十三妹无毛的阴部。
“这叫屄也叫阴穴,是女人生孩子和挨男人肏用的。”十三妹的声音又有些小了。
“再说一遍你那叫什么?大声点!”了因和尚瞪了十三妹一眼吼叫着。
“是~了因佛爷~小弟弟你听着,这个地方叫阴穴俗称浪屄,烂屄,骚屄。”十三妹显然是被了因和尚的吼叫吓到了,回答的又轻脆又响亮。
“你抱着她,让她把穴亮出来,给他讲。”了因和尚冲一高大僧兵吩咐道。
那高大僧兵走上前,先让十三妹脱了鞋,然后就象抱小孩撒尿一样把十三妹从后抱了起来,他托着十三妹的腿弯,让她的两腿分开高高的举起,使女人两腿之间的一切毫无保留的展示在众人面前,在经历了无比多的震撼之后,众村民已经被晒谷场弥漫的淫荡气息所感染,大家头伸着脖子猛瞅,男村民们居然也和那些歹徒一样的兴奋,裤子里的鸡巴已经硬得发痛。
由于过渡的奸淫,这个年青女子的下体已经和粉嫩没有关系了,整个耻缝都是黑色的,与大腿上雪白的肌肤形成强烈对比。因为两腿被拉开,阴阜下整个阴户呈纺锤形绽开着,鮮红色阴核微微肿胀着在顶端交界处明显冒出,两片薄薄的紫黑色肉唇向两边翻出,露出中央暗红深坠的肉洞。那原本应该紧密的淡褐色屁眼,不知什么原因张成了一个足有铜钱般大小的黑洞。屁眼周围的褶皱已不太明显,远远望去只觉得是一大圈黑晕……
“你看那儿黑的可以!”
“真恶心!我看她那里每天至少要被男人弄几十次!才会这么黑!”
“哎,你看她的屁眼咋张成一个洞了呐?”
人群中又有人开始议论了,十三妹的身体在高大僧兵怀里轻轻地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兴奋了,还是众人的议论使她极度耻辱让她快要崩溃了。
狗子的脸和十三妹的阴部靠得很近,一股女人特有的腥骚之气扑面而来,狗子连退几步
大叫道:“这么骚啊!难怪叫骚屄了。”狗子的话又一次引起了人们的大笑,这次连村民们也忍不住了。
在众人的笑声中十三妹感到全身发烫,把头无助的靠在那高大僧兵的肩膀上,两眼无神地望着天空。给一个小男孩这样议论自己的下体,那是一种怎样的折磨啊!
“哈哈!小东西,你不知道这东西好玩得很啊。”了因和尚奸笑着对男孩说,而后又把脸凑到十三妹面前,“把你下面的骚洞好好介绍一下吧!”
十三妹顺从的把手划过了小腹慢慢地移向了自己张开的阴户,用手指分开肉唇,彻底让阴核凸出来。
“这是女人的阴核,是最容易让女人兴奋的地方,被摸的时候很舒服的。”十三妹终于豁了出去,用发颤的嗓音向男孩介绍着自己最隐秘的地方。”
“下面的这个小口是尿口,是女人尿尿的地方,在下面的洞就是给男人的鸡鸡插入用的,鸡鸡在这里抽插就叫肏屄。”
十三妹顿了一下,从脸上强挤出一丝媚笑,又接着说道:“狗子,姐姐这之所以被称为骚屄,并不全因为闻起来骚,主要因为姐姐的这个肉洞,时常发痒,需要男人的鸡鸡肏屄解痒,金佛寺的大师们可好了,他们每天都有一百多人用自己的鸡鸡给姐姐解痒。”其实十三妹这些话是故意说给那些村民听的,她要让他们知道她在金佛寺是怎样的遭遇。
“狗子,你知道这里叫什么吗?”十三妹指了指自己的屁眼。
“这我知道,这是屁眼,拉屎用的,姐姐你的屁眼好大。”狗子的话引起金佛寺和尚们的一阵哄笑。
“这是叫屁眼没错,不过姐姐的屁眼叫贱屁眼,那是因为当姐姐的骚屄发痒时,姐姐的屁眼也会跟着痒,所以也只能拜托金佛寺的大师们用大鸡鸡使劲插。有时还要两根大鸡鸡同时插进来才解痒~你说姐姐的屁眼贱不贱。”一边说十三妹一边把食指和中指分别掏进阴穴和屁眼比划着,她越说越起劲,脸上的媚笑变成苦笑,双眼直勾勾的望向远方………
狗子年龄太小,对十三妹的话听得半懂不懂,可村民们听着十三妹触目惊心的叙述,再针对她此时的情形,脑海里都不难想象出十三妹被蹂躏的惨状。众人心中不禁有些惭愧……
在一旁的了因和尚教唆那个叫狗子男孩说:“你上去摸摸她那个红豆豆,一会就有好玩事发生!”狗子狐疑的看看了因和尚把手伸向了十三妹,直接用手指捏住十三妹因为而勃起的阴核,慢慢地揉了起来。
十三妹本能的“嗯嗯”呻吟了起来,长期的奸淫使她的阴户非常敏感,,再加上被未成年的男孩玩弄身体给她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刺激,很快的十三妹阴户开始向外鼓胀,肉唇逐渐充血、发硬,阴洞更加张开,肉洞口处一圈鲜红的肉褶一张一缩有节奏地蠕动着;显得格外淫糜。
慢慢的一些的亮晶晶黏水从阴洞深处涌出来,不一会儿十三妹的阴户上布满了亮堂堂的液体。
”啊!流水了!姐姐你的骚屄流水了!原来一搓着小肉豆豆,骚屄就流水!真有意思。”狗子兴奋的大叫道。
“她下面要有东西插入才舒服吗,你的鸡鸡太小了,用手插呀!” 了因和尚又教唆道。
狗子一听把手指一个一个的试着插入十三妹的阴穴,最后他把五个手指并拢,一齐朝十三妹的阴穴里慢慢插入,十三妹大概是感觉到有些疼了,把屁股往高大僧兵身上缩,高大僧兵把十三妹的两腿往两边分得更开,让那孩子的手慢慢地进入。
“嗷——”随着十三妹的一声长长的低吼,那孩子的手最粗部分终于没入十三妹的身体,只留下手腕在外面,同时大量的淫液从手腕的缝隙只溢出。
晒谷场上的人都被这一幕看呆了,连那些光头恶僧也直呼刺激。
随后,那男孩用手模仿男人阳具一样的抽插,小臂上顿时粘满了亮晶晶的淫液。十三妹的阴穴从来没有被这样大的异物插入过,刚开始的时候直翻白眼,但是随着手臂的不断抽插的刺激,慢慢的陷入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快乐中,除了大口的喘气之外,还不停的用身体迎接着一次次的插,晒谷场上 响彻十三妹的呻吟声。
忽然,十三妹整个身体一阵强烈的颤抖。“我的手被夹住了,姐姐你的骚屄在夹紧啦!”那个男孩狗子大叫着。
这时候,很多人都围了过来把头伸向十三妹的跨间,看着那手臂与阴户的结合部。
只见十三妹的阴穴在不断的收缩,里面的鲜红的嫩肉一夹一夹的,又送出了许多淫液。
十三妹在最后一次颤抖结束后软瘫在高大僧兵怀里。 此时她已经进入痴呆的淫靡状了:口角上流著白沫,淫水顺着屁股沟缓缓的流下到了地上,屁股仍在反射性地扭动,嗓子如母狗发情一样的发出淫呻吟。
“这么淫荡的婊子,被小孩子也会弄到高潮啊!”了因和尚惊讶的喊道。
当狗子把手从十三妹的阴穴里拿出的时候,整个手掌都是白糊糊的液体。 因为长时间被这么粗的手臂插入,十三妹的阴穴口过了很久才闭合上。
了因和尚让那高大僧兵抱着十三妹在众人面前来回走动,十三妹闭上眼睛。两滴泪水顺着长长的睫毛流了下来,顺著白皙的脸颊悄悄滑下。好象最后两滴不甘心的雨水从风雨过后却依然娇艳的梨花上悄然滑落。楚楚可伶……
在场的女人们都胀红了脸,羞耻地扭过头去,男人们却只被她淫荡的姿势所刺激.他们的眼睛只盯着被分开的大腿根部,那异常妖艳湿漉漉的、无比淫猥的阴户。
“来把她放到这儿”了因和尚指挥着高大僧兵把十三妹放在一块没有谷子的草席上。
“其他人听着,你们谁想干这婊子的站出来!”了因和尚的声音传遍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村民们我看你你看我谁也没有动。
“有没有?啊?有没有?” 了因和尚提高了声音继续问
“我就知道这些秃驴的没憋着好屁!” 村民大牛小声嘀咕着。
“这种事儿都干得出来,真他娘的坏透了气儿了!” 在一旁的详哥也随声附和。
“把那两个带出来。”了因和尚外号八臂佛是江湖上有名的暗器高手,耳力极好,一下就能分辨是那两个人在说话。
大牛和详哥一被拉出来,立刻成了两个蔫葫芦,两人战战兢兢的看着了因和尚。
“两位仁兄刚才说什么呢?”了因和尚笑眯眯的盯着二人。
“没…什么…没……”
“放屁~”了因和尚大吼一声,大牛和详哥吓的顿时脸刷白,两个壮实的七尺男儿此时表现却像两个受到过度惊吓的小动物一样。
“你们是不是说想干那婊子?”了因和尚笑又恢复到眯眯的表情。
“是~是~”两人头点得像小鸡啄米毫无血性。
“那还愣着干吗,脱衣服!”
大牛和详哥两人哆哆嗦嗦把衣服脱光,迅速跑到躺在草席上的十三妹面前……
十三妹缓缓爬起,眼睛瞄了二人一眼,毫无羞涩地说着:“大爷,以前不管我们是什么关系,可是今天,今天你们是大爷,我是婊子,婊子随便让你们玩,花样随你!”说着,十三妹反身趴下,把她的白白的屁股又高高地蹶起来冲着两人……
看着面前女人浑圆雪白的屁股,大牛和详哥的下体很快就立正了,两人的鸡巴不算特大,但绝对不小,黑亮黑亮的;大牛的鸡巴只有五寸长但却有两寸宽,紫黑的龟头像鸭蛋那么大。详哥的鸡巴像上弯着,又细又长足有九寸多。
了因和尚拍着十三妹的屁股说道:“你们还等什么,还不赶紧上去肏,两个骚洞眼随你们便,到时候别说你们没肏够。一会儿还有的是人等着肏她呢。”
“可是要怎么插呀?”两人面面相觑看着了因和尚。
“臭婊子~起来教教这两个乡巴佬…… ”
晒谷场上出现一幅怪异的画面,一个一丝不挂的年轻姑娘指导着两个赤裸的农夫在大庭广众之下来奸淫自己,她先让大牛仰面躺下,然后自己张开双腿,跨坐在大牛身上将这个男人的肉棒扶起,缓缓地吞入自己的体内……
十三妹的小穴不算紧,但相当的湿润很容易就插到深处,她的肉穴是重门叠户型,大牛只感觉到肉洞内一环一环的沟圈包住他的鸡巴,柔软的膣肉夹着龟头缓缓滑动,那感觉比自己老婆生过仨孩子的宽大肉穴强多了………
十三妹套弄了几下就停下来,整个人趴扶在大牛身上,用双手扒开了自己那两个雪白的肉丘,将屁眼更彻底凸显出来……
详哥当然不傻,来到十三妹的身后,将自己胯下的肉棒对准十三妹的屁眼。“滋”的一声轻松的整根捅入,女人滑嫩的直肠壁紧紧的裹住入侵的异物,像一只的小手柔柔的攥住祥哥坚硬的鸡巴,即便是老实巴交的详哥也爽的差一点叫出声来。‘这小屁眼真能用大鸡巴操哇!’详哥的心理感叹道。这个正值壮年的农夫很自然地开始在这本不是用来愉悦男根的孔洞中抽送起来。在十三妹身下的大牛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另一个孔洞中的运动,于是也毫不示弱的挺动起下身来,两根鸡巴隔着一层肉膜你来我往激烈的拚杀着……
晒谷场上的村民们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这惊人的一幕,从他们的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一个高高翘起地白皙浑圆的女人屁股,被两个黝黑的男人臀部夹在中间,她的会阴部位给两支黑赤赤的鸡巴一上一下插得一点空隙不留,两片薄薄的小肉唇和屁眼口的嫩皮裹着肉棒,随着猛烈地抽插被拖出带入,一正一反。连会阴中间的凹入也一起一 伏,和肌肤碰撞发出“辟啪、辟啪”的声响交相呼应。
村民们又新鲜又惊异,新鲜是因为他们大都第一次这么清楚看到男人的阳物与女人的阴户结合,惊异的是看到排泄粪便的屁眼竟然真能被男人的阳具抽插.,而且又是那样毫不费力。
经过一段时间的合作,上下的两个男人已经渐渐达成了默契,两人鸡巴的抽送节奏开始同步,随着他们的每一次推进,两根大鸡巴同时深深地插进十三妹的阴穴和直肠深处,她的身体也随之向上一弓。
男人们的节奏越来越快,十三妹的身体起起伏伏的幅度也越来越大,沉甸甸的奶子垂在身体下方剧烈地晃动着。
人群中最愤怒的就属祥嫂了,自己的丈夫在大庭广众之下奸淫别的女人也就算了,可偏偏起劲抽插的竟然是一个女人的屁眼。用来排泄粪便的屁眼!是人体上最龌龊,最多肮脏于其间的洞。而且还肏的那样享受…………
三个赤条条的身体逐渐进入疯狂的状态,呻吟声、喘息声越来越重,夹杂着湿淋淋的肉体撞击声,两个男人几乎同时达到了终点,伴随着他们长长的喘息,两根鸡巴在不断的跳动下,将一股股的白色汁液喷入十三妹的阴穴和直肠的深处。
被轮奸完的十三妹趴在草席上喘息着,她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浑圆雪白的屁股仍然高高地向后撅着,光洁无毛的阴户和刚被肉棒插过的屁眼完全洞开着,在正午的阳光下微微的反着光,发出异样的光泽淫糜极了………
草席上的男人换了一拨又一拨,晒谷场上充斥着狂野的笑声,野兽一般的低吼,还有肉体碰撞发出的“啪啪”的声音,中间夹杂着时断时续的呻吟声。十三妹白嫩的身体在男人中间辗转着,不断地被人着摆成各种姿势……
整整一个白天都在这样的疯狂与冷漠中度过着。疯狂渐渐无力,冷漠却像它开始时那样平静。除了老幼,村中所有男人的鸡巴都一一进入她的体内,在她体内抽送,在她体内喷射。给她娇嫩的肉体上带来种种痛苦和快感。数十个男人的精液不但灌满了她的子宫和直肠,也把她整个臀部都浸在一片白色的污浊中……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