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传-少妇白洁-白洁小说-少妇白洁小说-白洁孙倩-白洁张敏

白洁与高义-白洁 张敏-白洁 孙倩-白洁 老七-白洁 高小坡-白洁 东子

妈妈在巴西


华翰集团是国有控股大型企业,主要经营石油煤炭等资源进出口,华翰在巴西买了一个油田的10年开采权,今年为止证5年,合同还有一半才结束,没想到巴西方面却要提前解约了。巴西方面已经被华翰控股购买的圣迭戈石油公司突然发来一封传真,8月1日他们要举行股份拍卖,届时将有巴西国民银行收购圣迭戈。

华翰的老总杜晋生一脑子懵懂,巴西油田是华翰几百个亿砸进去的大项目,担负着国家未来5年石油进口主要来源的任务,如果出了问题------,杜晋生背后发冷。

国际公关部的陈才推门而入,显然他有些失态了。”急什么啊小陈。”

“姑父,啊不,杜总,巴西那边出事了。”陈才额头上冒油。拿出一份中文信件,落笔丰玉桃,杜晋生脑际闪过一个白花花的光屁股女人,马上看信的内容。圣迭戈要被收回了,这是真的。

“姑父,看来这次遇到大麻烦了。”陈才一副天要塌下来的样子。

杜晋生知道陈才的底意是什么,他贪污挪用了一百亿公款,上面已经察觉,政敌在想办法整他,如果这个时候再出这种事,只怕这条老命------。

“陈才,看你慌成那个样,没用的东西。订机票,我明天亲自飞里约热内卢,”杜晋生一拳砸到桌面,一副大帅风范,补充到,”订三张,你和满力高随行。”

陈才是杜晋生的外甥,满力高是他的保镖,名义上叫私人助理,这一文一武,都是杜晋生的心腹。

满力高是内蒙古来的,蒙古族,28岁,他在东明大学摔跤部作教练,有一个大学生和他混的很熟,那就是刘子聪,19岁,当天晚上满力高告诉了刘子聪要去巴西的消息。顺便提一下,巴西对刘子聪而言有特殊的关系,上面提到的那个丰玉桃,就是他的母亲。她的职务是华翰驻巴西圣迭戈公司公关代表。

妈妈今年39岁,她和爸爸在3年前离婚了,然后她就外调到巴西,这整整三年刘子聪都再没见到她,只有年节生日时的问候电话,彼端那温柔妇人的妈妈的声音总是不变,而子聪却总觉得妈妈那边发生了什么,又或者是她和华翰之间有什么秘密,三年他听过n种版本的传言妈妈为什么离婚,总之都是她水性杨花外遇,至于男方,有说是杜晋生,有说是陈才,还有说是------,”哈哈,是我啦,你信不信,你妈的大白屁股,屁股缝里左边有一颗痣,我亲眼为证的。”这是满力高常对他说的话,满从进华翰起就认识他妈妈,然后就喜欢在他面前吹嘘他征服华翰女人的战绩,难道是真的? 3年来子聪一直带着疑问,满力高知道。所以他第一时间告诉他这个消息。

“小聪,明天到里约,后天我就能和你妈重逢了,那个丰腴香艳的骚货,哈哈哈。”

子聪扣掉电话,满力高是个色中恶熊,他一边给华翰当保镖,一边还在东明大学兼职教练,目的不过是为了勾引女学生和女老师罢了,这他都知道,也一直厌恶他那粗野下流的性格,不过他倒是为人坦诚,肯帮他打架,所以他们一直是朋友。

杜晋生他们急匆匆的去巴西了,那边有什么变故么? 满力高这小子,不会又对我妈妈毛手毛脚吧,正胡思乱想间,电话响了,刘子聪一听,是林雪华,妈妈早年的同学加好友,同时,也是杜晋生的老婆。

“小聪,杜晋生要去巴西了。”

“奥,啊。”

“你妈妈也在那,不想见见她么? 还有他们都干了什么。”

“啊,奥。”

“我给买好了机票,办好了签证,还给你帐户里汇了1万美元,作为交换条件,你要帮我完成一项任务,就是监视杜晋生。怎么样,愿意么?” 林雪华平静的一口气说完。她从小看着子聪长大,了解他内向沉着的性格。

“好,林阿姨,我去。”

“一言为定。”
明天的飞机飞里约热内?卢,这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杜晋生坐在高级宾馆套间的大沙发里愁眉不展,陈才熬夜整理谈判资料。杜晋生想起什么事,给陈才打电话。

“姑父,啊不,杜总,有什么事?”
“见到满力高那小子了没?”
“不知道在哪鬼混,不过他一向准时,明天不会耽误飞机。”
“我不是这个意思,是要叫他办事,你打电话给他,去雪华那一趟,代我问候问候孩子。”

杜晋生的嘱咐有种壮士一去的慨叹,陈才不敢稍微怠慢,立刻打满力高的手机。

---------------—

此时的东明皇家花园高级别墅里,满力高正在抚摸一个皮肤白皙女人的光滑屁股,”陈哥啊,什么事?”
“你小子,明天就飞巴西了,还在哪鬼混。杜总叫你去家里一趟,代他看看家人孩子。”
满力高哈哈笑着应承下来,身下的女人扑哧笑出来,大屁股美肉乱颤,她就是杜晋生的老婆,林雪华,别墅一楼就住着杜的两个孩子。39岁的林雪华和丰玉桃同岁,正是美艳成熟的季节。杜晋生大概做梦也没有想到,他的乖乖老婆和他的心腹保镖在偷情。

满力高拍一把妇人的屁股,”师娘,你好淫啊。”
“嘻,是陈才的电话么,如果是那个老死鬼本人打来的,就更刺激了。”说着主动把屁股沟凑向满力高的大棍,摩挲着。
“师娘,当年我刚来东明大学的时候,我的林雪华林老师是多端庄文静啊,没想到啊没想到。”满力高嘿嘿淫笑,感觉着大棍又硬起来了,林雪华故意趴着,露出粉红色的淑女屁眼给他看,他伸着大棍找那屁眼,林雪华就躲开,如此嘻笑数番。
“师娘,什么时候才让我弄那里。明天我就陪杜总去巴西了。好想干你这个小菊。”
“嘻嘻,你要乖,去巴西好好完成任务,回来师娘就给你。”
“啊,小事一桩,不过师娘啊,刘子聪那个小子,看着内向,实际好像挺鬼啊。”
“他和他妈关系很微妙,你要好好利用这一点。懂了没? “林雪华眯着眼,好像想起了丰玉桃的样子,牙齿轻咬嘴唇。
“来,不管那些了,我的力高,在干我一次。”林雪华翻过身来,骑乘在满力高大棍上,棍锋突如,妇人娇靥如霞,墨发飘摆如云。
“啊,师娘,你好紧。”
“啊,呆子,不要叫我师娘,叫我雪妹妹。”
“好,雪妹妹,我要干死你。”
“好大,好硬,蒙古哥哥,我爱你,干死我吧。。。”

---------------—

刘子聪登上第二天的飞机,按照计划,他的机票杜晋生早一个航班,此刻还未登机,手机短讯来了,一看,是林雪华的。里面的女人穿着透明性感丝绸睡衣,对刘子聪一个飞吻,祝他旅途愉快,里面的女人就是林雪华自己,刘子聪想象着林阿姨的肉体,自己的小棍也硬了。

准确的讲,林雪华的职务是东明大学中文系讲师,现在的刘子聪,当年的满力高,都是东明大学的学生,虽然不是中文系的,但也上过林雪华的选修课,有数面之缘,便是师生关系。后来满力高从体育系毕业破格进了华翰集团,很多人都羡慕又奇怪,这个内蒙古来的傻小子凭什么能找到这么好的工作。坊间便也有传闻说,满力高和林雪华师生恋,林把他推荐给自己丈夫,一边品尝着蒙古学生的大棍,一边在老公身边安插一个心腹,又保护老公,又监视老公。坊间的传闻未必真实,但林雪华不是个简单的女人,这绝没错。刘子聪想着想着,小棍渐渐软却,想到妈妈和林阿姨的关系,当年虽然是闺中密友,后来却淡了,好像两个人总有什么裂痕,不会是因为杜晋生吧。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