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传-少妇白洁-白洁小说-少妇白洁小说-白洁孙倩-白洁张敏

白洁与高义-白洁 张敏-白洁 孙倩-白洁 老七-白洁 高小坡-白洁 东子

我和一个会计网友的情色回忆真实原创


 她是一个商贸公司的记账会计,名字很普通,叫虹红,25岁,身高1.66,56kg。认识她的时候是在新浪的本地聊天室里,刚和男朋友分手几个月。那时候我天天上班就泡在那里跟人胡扯,(本人是网络部的,本职就是对着电脑,呵呵),有男有女,算你是在聊天室混的人头比较熟,会有很多人打招呼,也同不少MM有较“亲密”的关系(亲密是指无话不说,关系很铁,并不是指上床,看看你们肯定想到那方面了吧?你们很色啊,哈哈。)

  一天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我正与人在公聊区眉飞色舞地侃着呢,一个叫“一片云的”人和我打招呼,小心翼翼的,胆怯害羞的和我招呼,这是她后来说的.我立刻把她作为主要关注对象,对于新人一定要多关注,言辞一定要注意斟酌,要体现你的礼貌和风度,因为也许她就是适合你目的的MM.聊了一会,说看我与大家聊的开心,觉我比较幽默,人也随和,所以和我招呼。(大家在聊天室泡妞也可以这样哦,与别人说的话可以给大家看到,特意展现你的优点,以吸引有心人的眼球,也许就有象我一样的艳遇,MM撞上枪口,呵呵)她平时比较忙,一般下班前有点空,她是偶然转到新浪聊天室的 ,呵呵 属于游客。同她聊了约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很重要,属于第一印象嘛,反正我是充分冒充了一下礼貌绅士、客气、风趣(bs自己 哈哈)

  认识以后,每天下午下班前,她都要来和我聊一会,从开始的工作、城市印象,到后来恋爱、生活。刚开始的时候我只是当她是一个朋友,只是朦胧中希望能与她发生点什么,因此才去努力着,据说机会都属于在等待的人,哈哈。聊了几个月以后,我们就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当然我也会很隐讳很侧面的问她一下性的话题,这是测试她对我的信任度以及性爱方面的保守程度。聊久了她有什么高兴的不高兴的,都象个孩子一样向我诉说,我很多时候就是个倾听者,偶然说些赞同、开导的话。明显我能感觉到她对我有了依赖,有了喜欢。而我也会比较侧面地表示我对她的喜爱,时常有稍稍溢美的夸奖…..就这样我们象是个知己,有些微的朦胧的感觉…..这就是我要达到的目的,不能让爱上我(因为她知道我结婚了,假如爱上我,那带给我的将是麻烦,假如上了以后就很难甩掉,我希望的是朋友之间的性爱,当然对于她这样比较保守的女孩子来说――――很难)

 就这样我一直做她大哥哥似的朋友,从来都是她向我倾诉,而我总是给她开朗,坚强的形象(算是装的吧呵呵),经常会网上聊天,平时手机短信不间断,感觉明显升温,一天我工作上出了一个非常大的事故,严重的话我可能被开除,甚至有可能得到法律的制裁。平时坚强的我,终于被击倒,几天没有和她联系,手机关机也没有上网。等到事故处理结论,我终于解脱出来――责任并在我。处理结果出来以后,我心情一下放松下来,快乐要与她分享,开机,看到她数条短信,都是关心的话,文字间我能感觉到她思念。突然间我的心被打动了……

  当时是晚上8点多,直接打电话给她,简单说我出了事故,她很关心,细问原因,后来我就说一时说清,面谈吧,这样我们就约在她租住的南大小区见面,远远走过来的她看的不清容貌,路灯下,远远的只能看出一个身材高挑匀称,近处所见,才能说身材美好,容貌一般,按照狼友的标准也就75分吧,并不出众的五官搭配起来却让人看着很舒服,吸引我的是她的眼睛,无法形容的感觉,眸子里透出羞涩、紧张、还有那隐藏的开心……

因为事故没有我的责任,开心解脱之下我确实是卑鄙的想和她发生点什么了。这样我就到了她租的住处。在她的询问之下,我就把事故的严重性说了出来,装着受伤,装着可怜、装着落魄…..博得了她的同情和安慰。她的软软的声音,她的温柔开解,还有她的关心。坐在她的单人床上,我突然很是感动突然想拥她在怀,想到就做,我一把就搂住了她,深情的说谢谢她,谢谢她的温柔,她似乎被我感动似乎享受这份温柔温暖。只是在刚开始的时候有些挣扎,不能挣脱以后就只能随我了,搂着她,说着感谢,说着赞美,说着甜言蜜语,就这样她没了抵抗只是在我怀里温存着,说喜欢我聊天的幽默喜欢我的关心体贴等等。

  后来我转了话题,我说我不该这样,作为一个已婚的人,不应该这样,只是我们是朋友,我们是知己,等等……言语中我就暗暗在灌输我们关系的定义,那就是不是恋人不是情人只是知己,算是在洗脑吧,说来卑鄙,我是怕将来上床以后甩不掉。

  亲近的聊到11点,我说我要回去了,谢谢你,却不由分说,捧起她的脸,轻轻吻在她的额头,看没有抗拒,又是不及掩耳的亲在娇艳雨滴的唇上,她抗拒推我,只是力度并不坚决,隐约分把钟的时间,放下深吻的她,看着她整个人都快软了、眼里都快滴出水来的妩媚娇柔,心里真是快乐满足,嘴里却装着语无伦次的说,对不起.谢谢你,深吸一口气,仿佛是要平息情绪,然后深情的看着她的眼睛说,我真的控制不住,对不起,我喜欢你。然后不等她说话,躲门而逃。

 十分钟后到家,手机短信还是那句。我喜欢你….我克制不住…对不起。只是顺序不同,意思相信她会去揣摩的。没有她的回信……第二天,我没有发一个字,也没上网,到了晚上,我发了个信:“原谅我, 好吗?我想你了,我想克制的,可是没有办法”。

  回信:我没怪你…..我也是……。似乎不知所云,其实我知道她是说没责怪我的鲁莽,也在想我(ps:想想我的前期表现铺垫多重要啊,色狼也要分成急色的还是有情有理的色)

 来到她的住处,敲门,门开,不语,一把搂在怀里温存,亲吻,隔衣爱抚虽有抵抗,(其实意乱情迷之下,人的抵抗又有多大呢?)伸进衣内5秒钟解掉胸衣的口子,握住椒乳的时候她彻底软了下来,虽有抗拒但是挡不我的坚决。不想她是如此敏感,激动之下我真是感叹自己拣到宝了,既然敏感那就好办,在我淫手由揉捏过渡到两指慢捻乳头的时候,她的手紧紧隔着衣服紧紧的抓住我的手,几乎站不住,喘息着哼着:嗯…不要,不要。我抽出手来搂着她的腰移到床边把她扑到床上,用头压着她的胸口,一手搂着她的脖子,一手从上而下解她的上衣纽扣,解开上两粒,我就一口含住乳头,这时我终于听到她啊的一声,整人绷紧了上身挺了起来,在我用舌头舔吸乳头的时候手抱的更紧了,手口漫游之下她终于经受不了欲望火焰的炙烤,整个人任我所为了…..

  在脱去衣物赤裸相对的时候,我看见她通红的脸颊,闭着眼睛,小嘴微张的喘息着,一手刚刚可握的乳房上挺立着早已充血勃立的樱桃、平坦小腹下的小森林并不茂盛,只是倒三角的下方阴阜的贲起让我本来沸腾的血液象要燃烧起来。没顾得仔细去看,整个人扑在她身上,不重的压着她,双手从她腋下穿过搂住她肩膀,顺着鼻子,嘴巴,亲到脖子,又发现脖子也是她的敏感点,没有再挑逗别的,只是在她耳旁边喘气边吻她的脖子,下面老二撩拨开了覆盖在她小腹下面高阜如馒头般的那一处萎靡的毛丛,像挖掘珍宝般挑弄着她丰厚的肉唇,她的眼睛在灯光下面因为激情而润湿,她的双腿在我的挑逗中蜷动张合,坚硬火热的老二她湿滑的阴部上下划动,密闭的小阴唇让我并不能很好的确定洞口的位置,每次似乎顶到洞口就滑开,于是哑着嗓子在她耳边说:

  “宝贝,帮帮我。”

  她害羞紧张不干。无奈,我就一手握着老二,发力的上下划动,上至阴蒂下到会阴,不一会她就的喘息中就夹杂几声着制不住的呻吟了,双腿紧紧的夹着我的腰,下面也湿得一塌糊涂,屁股扭动着在我顶到洞口的时候往上挺,无意识的渴望我的进入,嘴里边喘息边不满的哼道:

  “嗯…嗯…”,我说道“那你握着它,让它进去”。

  这时候她再也克制不住,小手伸下去,扶着老二抵在洞口,我轻轻一顶,她整个人又一紧绷,可我只是稍稍用力顶在洞口,进入点点就退了出来,她立刻放松下来,人也长呼了一口气,这时我又装着插入,她又是一紧张,来回几次,她终于忍受不住,呻吟道:

  “要,我要。”我说“偏不给。”

  底下老二还在洞口轻轻抽动着。她说:

  “我给你撩死了。”话音未落,我问道:“真的吗?”

  乘她分心说话以为我不会进入的时候,我突然一下捅到底,她啊的一声大叫,整个人一下就象八抓鱼一样紧紧的箍住了我。阴道也紧紧的束缚住我的老二,紧握的感觉让我立刻就有喷射的冲动。深吸一口气,憋着不动,在她耳边喘道:

  “宝贝,你好紧。”她这时候只有急急的大口喘息,什么都说不出了,双手紧紧我的握着我的胳膊,此时的表情,像哭,像生气,也像在撒娇。本来她的一双大大的眼睛,此刻细眯着就剩下一条细缝,小巧笔挺的鼻子皱出了横直几条细纹,丰满圆润的嘴唇微启欲滴,不时地将舌尖探了出来。

老二在里面栖息了片刻缓缓抽出,说到:“宝贝我要开始了。”就一下深到极限,再缓缓地向后抽出,又缓慢地插入,舒张有致紧缓错落,把她调弄不知所措,她的双手扳在我的臂膀上,指甲深深地陷进我的肌肉里,无力地摇憾着,一张粉脸由于急切而变得绯红,就像是落霞笼罩了一样,她把双腿紧缠在我的腰间,我的一双手掌抬着她的屁股,紧跟我抬起倾倒跌落,健硕的老二一下比一下有力,每次抽送都捎带出一些黏稠的淫液,把那声音也搞得唧唧唧的如鱼嚼水一样。我用两根手指掰弄开她的肉唇,让那根东西更加深入更加紧贴地纵送,龟棱一抽拨,她的肉唇跟着翻飞,我深深地抵进,肉唇也跟着紧缩,紧紧地夹着那东西的根部。敏感的龟头能感受到里面溶岩般的炽热,阴道不时地痉挛抽搐,知道她就要到高潮了,双手紧卡着她那纤细的腰,眼觑着她胸前一抹奶酪般细嫩的胸脯更加大劲力更加快速地冲击起来,那根东西像强盗一样,在她濡湿的花蕊中肆意的冲撞,她这时受不了,终于她摇摆着脑袋,嘴里的呻吟一下比一下短促,高声地叫嚷着,引发了她身上阵阵哆嗦,里面阵阵痉挛的收缩让我的抽动感到涩滞,突然她整个身子悬挂了起来,紧紧地依附着我,好像就要嵌入到我的身体里面……

  等她稍微平息以后我又慢慢抽动起来,她喘息中呻吟不止,开始她能配合挺动屁股,又高潮一次后来,她力不从心的只是机械地不时吐出一声轻弱的哼哼,本来一张红霞缭绕的脸渐渐地发青发白,那双好看的眼睛翻着白眼眼珠呆滞着,手足无力搭拉着,我吓的不知所措,慌乱间那根东西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好紧抵在她的里面,把手拍着她的脸颊。她娇弱无力的说:

  “傻了啊,快射出来。”我的心一松,心里满足的要死,跟着开始快速地捅起来,突然间,只觉得龟头一阵滚烫,一股浓稠的液汁从她的深处如泉水一般冒涌而出,迅速地濡湿着我的龟头,我将老二死死顶插住,心神一驰精液泉喷一般猛烈飙射。她大张着嘴,好像要喊叫什么却突然停住了,手紧紧扣着我的臂膊,尖利的指甲深深地掐进我的肌肉里……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我们才从梦境般的亢奋中恢复过来,她哑着嗓子说,我都要让你折腾死了,从来没这样过。我回道:“那是你敏感,还没半小时你就高潮3次”她害羞的打了我一下,却没什么气力,伸手又紧紧搂住我……. (后来才知道她紧紧有过两次性爱,从她的生涩,我知道那是真的)

后来我们有空就做爱,没空就发发信聊聊天,她成为了我一个长期的便当,一个非常敏感的便当,一个在我调教下初始所有A片姿势的便当,从来不超过10分钟就能高潮的完美情人……

【2007年6月30日首发于6.ddxdd.net[ ],转载请注明来自丁香社区】

PS:这我在sis首次原创贴,希望大家多多批评指正。有空我再写和她的几次值得怀恋的疯狂性爱。希望给我鼓励下,红心可否?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