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传-少妇白洁-白洁小说-少妇白洁小说-白洁孙倩-白洁张敏

白洁与高义-白洁 张敏-白洁 孙倩-白洁 老七-白洁 高小坡-白洁 东子

我和陈婶


(一)
父亲去世已经一个多月了,母亲还是没有从悲痛中解脱出来,整日里脸上挂着忧伤,一到晚上常常以泪洗面。看着母亲一天天憔悴下去,我和妹妹心里都很不好受,恨不能替母亲分担所有的悲伤,让母亲恢复往日的快乐。这天晚上隔壁的陈婶又到我家来了,她和我母亲平常很要好,这些天她常来我家劝慰母亲,有时晚上也不回家,就在我家陪母亲睡。陈婶为人很随和性格开朗也很会讲笑话,她每次到来都像春风似的吹散了我们家里的沉闷气氛,象天使一样给我们家来到欢乐,就连母亲的脸上也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这天晚上吃了晚饭后陈婶到母亲卧室里陪着母亲说了好一阵话才出来,把我叫到门外对我说:“军仔,你妈这个样子可不行啊,照这样下去非愁出病来不可,你要想想办法才行呀!不然你妈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和小燕怎么办啊。”
“陈婶,我……我有什么办法啊!”我心里又害怕,又无可奈何地说。
“办法我倒是有一个,”陈婶停顿一下,压低声音说:“就怕人不愿意听我的……”
“陈婶您快说吧,我一定听您的,您要我干什么都行!”我连忙说,心里暗想:只要是为了母亲,哪怕陈婶要我上刀山下油锅我了干!
陈婶嘻嘻一笑,然后低声说:“我这个办法其实很简单……只要你给你妈打一针就行了。”我一听顿时傻了眼,陈婶这方法虽然听起来很简单,但我哪里会打针啊!于是我想了想说:“陈婶,我……我不会打针,请您告诉我要打什么针……我叫我妈去医院里打。”陈婶伸手在我的脸颊上轻轻拍了拍,笑着说:“傻子,我说的这种针医院里是没有的。走……到我家里去我教教你,保证你很快就学会。”说完陈婶拉着我的手就走,我连忙说:“陈婶,等我进去和小燕说一声,叫她不要关门……。”
“你做事情怎么这样罗嗦,”陈婶生气地说:“你这样罗里罗嗦的我就不教你了!”
我一听不敢再说什么了,只好顺从地跟在陈婶后面往她家里走。

(二)
陈婶名叫刘美莲,她的丈夫叫陈国兴,长年在外地做生意,女儿陈慧又在县城里读高中,平常家中就只有陈婶一个人在家。
走到陈婶家中陈婶叫我坐在沙发上,热情地为我冲了一杯咖啡,笑着对我说:“军仔,你先在这里看录像等着我,我去洗个澡就来教你。”说完陈婶打开电视机,把一张碟子放入影碟机中,然后走进了卫生间。一会儿后,卫生间里便传来一阵哗哗哗的水声。
电视机的荧光屏内了几下后,屏幕上出现了一间豪华的客厅,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美妇正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翻阅一本画册。中年美妇身上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衣,丰满的胸脯高高地挺着,睡衣的领口处露出一道深深的乳沟。接着,屏幕上出现了中年美妇手中的画册的特写镜头,那是一个公牛般健壮的中年男人正在同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性交的图片。图片中的中年男人将那个十五、六岁的少女身子压在一间宽大的席梦思床上,胯下那根粗壮的阴茎深深地插在那个少女的阴道内。那个少女嘴巴张得大大的,瘦弱的双手紧紧抓住床单,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盯着上面的中年男人,稚嫩的脸上流露着痛苦而又快活的表情……。
中年美妇一页一页地翻看着画册上的图片,看着看着突然将手中的画册扔在沙发上,闭上眼睛不住地喘气,高耸的胸脯她那急促的呼吸不停地上下起伏。在不停的喘息中,中年美妇的两腿慢慢张开,原本遮住她双腿的睡衣从腿上滑落,露出了她那雪白的大腿和两腿之间那块神秘的地方。随着镜头的拉近,中年美妇阴部的阴毛、丰厚的大阴唇和微微张开着的阴道口全都清清楚楚地出现在屏幕上。中年美妇的手伸到胯下不停在抚摸自己的阴户,一面摸着一面不停地呻吟。摸着摸着她将手指轻轻伸进自己的阴道内,轻轻地来回抽动起来。一会儿后中年美妇将手指从阴道内抽出来,那根手指上湿乎乎的粘满了淫水。中年美妇一面喘着气一面将手指放进口中不停地吮吸,两眼流露出饥渴的目光。就在这时房门开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背着书包从外面走进来。中年美妇吃了一惊,连忙将睡衣理起来遮住自己的两条雪白的大腿,但她的这个细小的动作却没有逃过少年的目光。
“妈,我回来了……”
这少年一面说着一面走到沙发前将书包扔在沙发上,紧挨着中年美妇坐下来。中年美妇顺势将少年搂在自己怀里,用一双含情的媚眼看着少年激动得发红的脸迫不及待地说:“乖儿子,不是叫你早一些回来吗?怎么回来得这么晚啊……让妈在家里等了这么久!”
“杨老师把我留下来了,她说我这些天上课不专心听讲……老是开小差,心不在情焉……。”少年一面解释着一面将中年美妇睡衣的领口拉开,中年美妇胸脯上那对雪白的乳房从敞开的睡衣领口蹦了出来。少年抓住中年美妇的乳房揉捏一阵,然后张口含住粉红的乳头一面轻咬,一面不住地吮吸,吸得中年美妇浑身象触电似的不停地颤抖。在不停的吮吸中,少年的手顺着中年美妇的身子慢慢往下滑,伸到中年美妇的胯下一阵乱摸,弄得中年美妇像一头发情的母猫一样叫个不停。
“哎哟……乖儿子,哦……痒……痒死啦!”
中年美妇一面叫着一面将手伸到少年的腰部,熟练地将少年的裤带解开。少年得意地嘻嘻一笑,站起身来脱掉身上的裤,露出胯下硬梆梆的阴茎。看到少年那根又粗又长的阴茎,中年美妇的脸上顿时露出了兴奋而又激动的表情,迫不及待地将自己的两条雪白的大腿张开。少年二话没说扑在中年美妇身上,熟练地将自己胯下那根又粗又长的阴茎齐根儿插入中年美妇的阴道内。中年美妇哼了一声,伸出雪白的双臂紧紧搂住少年的脖子。
“妈!……”
这少年激动地叫了一声,然后一面吻着中年美妇一面不停地耸动着腚部同中年美妇性交。在不停的耸动中,少年胯下那根又粗又长的阴茎在中年美妇的阴道内一进一出地来回滑动着、磨擦着,弄得中年美妇浑身不住地颤抖,大量的淫水源源不断地从中年美妇的阴道内往外流。
强烈的感官刺激使我浑身热血沸腾,我下意识地伸手到胯下摸了摸,发现我的阴茎硬得像一根木棍似的,将我的裤裆顶得高高的。就在这时我感觉到有人在我的后颈上吹气,我回过头去一看,陈婶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脸上露出怪怪的笑意。
“军仔,这个录像好看不?”陈婶将湿漉漉的头发理到肩后,看了看屏幕上正在性交的少年和中年美妇低声问。
“陈婶,我……。”
我站起来局促不安地看着陈婶,刚洗完澡的陈婶身上穿着一件乳白色睡丝质衣,光滑美丽的脸颊上泛着健康的红晕,丰满的胸脯高高地耸着,睡衣的领口处露出深深的乳沟,两个坚挺的乳房隐约可见,一股香水味扑鼻而来,直透心脾。陈婶微微一笑绕到沙发前面来站在我面前,两个硕大的乳房轻轻顶在我的胸口上,用灼热的目光看着我低声问:“军仔,……你看我美不?”说话间,陈婶伸手轻轻将我搂住。
“陈婶,美……好美啊……。”我伸手紧紧搂住陈婶发烫的身躯,激动得浑身发抖。陈婶低下头来用她那灼热的嘴唇堵住我的嘴狂吻起来,将舌头伸进我的口中不停地搅动。顿时,我感到天旋地转脑子里一片空白,下意识地将陈婶搂得更紧了。
这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次亲吻,刚开始的时候有些紧张,在陈婶的狂吻下显得手忙足乱不知所措。但是没有多久我就渐渐进入了“角色”,我试探着一面吮吸陈婶的舌头,一面用自己的舌头同陈婶伸进我口中的舌头一起缠绕、抵触,很快我的舌头就同陈婶的舌头搅在一起难舍难分。慢慢地,陈婶的舌头开始往后退缩,我的舌头立即往前进攻,将“战场”转入陈婶的口中……。
好一阵后,我和陈婶之间的“舌头大战”终于结束了,但我们两人仍然紧紧地搂在一起。
“陈婶,……。”我激动地叫了一声,将手伸到陈婶的胯下隔着薄薄的睡衣摸陈婶的阴户。陈婶用手轻轻堵住我的嘴,喘着气说:“小弟……以后……别再陈婶陈婶的叫了,就叫我姐姐吧……好不好?”
“陈婶,……这样不好吧?”我犹豫着说。毕竟陈婶比我大了二十多岁,比我母亲的年龄还大,再说我平时一直都叫她陈婶,一时间难以改口。
“有什么不好的?”陈婶不高兴地说:“你要是不叫……姐姐就不理你了!”说完,陈婶轻轻将我推开转过身去背着我。
“姐,……。”我连忙叫了一声,伸手紧紧抓住陈婶的睡衣。陈婶转过身来嫣然一笑说:“小弟,姐姐逗你玩的哩!来……咱们到房里去……姐姐同你一起享受人生最大的乐趣。”说完,陈婶拉住我的手朝她的卧室走去。
卧室里一团漆黑,陈婶牵着我的手一直走到床前将卧室里的电灯打开,顿时整个卧室内充满了柔和的灯光。灯光下呈现在我眼前的一间陈设华丽的卧室,室内宽大的席梦思床、高档真皮沙发、高级楠木衣柜以及摆满了化妆品的梳妆台,一件件陈设看起来高贵而又典雅。站在宽大的席梦思床前,闻着床上的阵阵幽香,我感到自己仿佛置身于仙境之中。
陈婶将身上的睡衣脱下来扔在床前的沙发上,上床去仰卧在床上,在屁股下面垫上一张毛巾,然后对我羞涩地笑了笑将两条雪白的大腿张开……。
看着陈婶浑身一丝不挂的肉体,我又紧张又兴奋身子微微发抖,感到有些不知所措。陈婶对我招了招手,低声说:“小弟,呆在那里干什么……快上来吧!”
“姐,……我来了!”
我激动地说,说完咽下一口唾沫,迫不及待地脱下身上的衣裤赤条条地跳上床去猛地一下扑在陈婶身上,顿时我感到陈婶的身子软绵绵的像睡在一团棉花上一样的舒服。
“小弟,快……把你的鸡巴插进来……。”
陈婶不住地喘着气说。我手忙足乱地用手握住自己胯下那根硬梆梆的又粗又长的阴茎,将硕大的阴茎头顶在陈婶湿乎乎的阴道口上,然后腚部用力一挺将阴茎插入陈婶的阴道内。陈婶哼了一声,身子像触电似的颤抖起来,伸出双臂将我紧紧搂住用颤抖的声音兴奋地说:“小弟……你……你的鸡巴好大……好长啊……将我的穴……塞得满满的!”
陈婶的阴道又热又滑将我的阴茎“咬”得紧紧的,那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快感使我中了邪似的浑身充满了力量急于发泄,于是我迫不及待地抽动着阴茎同陈婶性交。在我不停的抽动下,我的阴茎在陈婶的阴道内一进一出地来回滑动起来,不断地同陈婶的阴道内壁相磨擦。在同陈婶阴道内壁的磨擦中,我的阴茎渐渐发热、发麻,这麻木的快感一阵阵地传遍我的全身,使我浑身像触电似的麻木而又舒服。在这种麻木而又舒服的快感的不断驱使下,我抽动阴茎的动作渐渐地变得越来越快、越来越猛。
“小……小弟不要急嘛……你这样蛮干……可不行啊……。”陈婶一面快活地呻吟着,一面用颤抖的声音说。但此时的我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看着陈婶乐得呲牙咧嘴的样子,我心里一阵激动更加欲摆不得了。
几分钟后我终于高潮迸发,一阵阵快乐的浪潮不可抗拒地席卷而来,我趴在陈婶身上任由这汹涌的浪潮反复冲刷,强烈的快感使我浑身象触电似的不停地颤抖起来。与此同时,我的阴茎也在陈婶的阴道内剧烈地抖动起来,一股股热乎乎的精液从我的阴茎内激射而出,射向陈婶的阴道深处。
好一阵后我的身子仍然在不停地抖动,陈婶用肉乎乎的手抚摸着我的脸轻声说:“小弟,你刚才那付蛮干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我被陈婶说得不好意思,红着脸不知说什么好。陈婶嘻嘻一笑说:“小弟,别不好意思嘛,第一次干这种事没有经验,蛮干是难免的。以后姐好好教你,你慢慢就会得心应手了。”我一听突然想起我到这里来,是要让陈婶教我打针的,于是对陈婶说:“姐,你不是说要教我打针的吗……你什么时候教我呀?”
“傻弟弟,你刚才不是给姐打了一针吗?现在你的那根‘针’都还没有抽出来哩。嘻嘻,傻弟弟……你学会没有?!”陈婶笑着认真地说。我一听顿时呆住了,我用不解的目光看着陈婶,发现她是笑着和我说话,但脸上却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样子。我终于明白了,陈婶对我说的给我母亲医病的所谓“办法”,竟然是要我和母亲发生性关系!
“姐,你的意思是要我和我妈……”我说不下去了,用疑惑的目光看着陈婶。陈婶笑了笑伸出双手轻轻抚摸我的背脊,一面抚摸一面说:“你知道你母亲为什么那样憔悴吗?她是在想男人哩!你想,自从你父亲死后她每天晚上独守空房,对她那样年轻美丽的女人来说怎么受得了啊。所以她现在最需要的是男人!她需要男人给她安慰,需要一个男人满足她的生理需要。小弟,你懂了吗?”
陈婶的一席话说得我浑身发热,然而思想上一时间却转不过弯来,于是我犹豫地说:“但是,姐……我们是母子啊,哪有儿子同自己的母亲干这种事的啊,这不是乱伦吗?……”
“唷,现在是什么年代了,你的脑子不这么不开化!”陈婶用手指头在我的额头上戳了一下用媚人的目光看着我说:“别在姐面前装正经了,我不相信你就不想同你母亲这样美丽的女人干这种事哩!”我心中一震,想起了母亲那美丽动人的面容、丰满的胸脯和又大又圆的腚部,不由得浑身热血沸腾。
“小弟,不要犹豫不决了,”陈婶进一步开导我说:“你放心吧,这种事只要你不说,我不说,你妈不说,别人是不会知道的。再说,你让你母亲得到生理上的满足,使她不至于年纪轻轻就独守空房,这也是你应尽的一份孝心嘛!”
“但是,姐……我妈她愿意吗?”我被陈婶说得心痒痒的,脑子浮现出母亲那美丽的面容。
“嘻嘻,小弟……哪个女人不喜欢这那种事啊!”陈婶一面说着一面抚摸着我的胸脯:“要是你母亲不是因为想干这种事,她就不会这样一天天地消瘦下去了。不过,这件事你不要操之过急。你先跟姐练好‘基本功’,等时机成熟的时候,姐保证让你如愿以尝。”
“姐,那您就快点教我吧!”我迫不及待地说。陈婶听了嘻嘻一笑说:“小弟,你真是一个急猴子!走吧,咱们到外面去……姐放一段录像给你看,先让你开一开眼界。”说完,陈婶用手轻轻推了推我,我将胯下那根变得软绵绵的阴茎从陈婶的阴道内拉出来,然后起身坐在床上看着陈婶。陈婶将枕巾拿起来扔给我说:“拿去,把你那根‘坏根子’擦一擦。”我低下头看了看,发现我的阴茎上湿乎乎的糊满了滑腻的淫水。我不好意思地看了陈婶一眼,用枕巾小心地将阴茎上的淫水擦拭干净。擦拭完后我看了看陈婶的阴部,发现陈婶的阴部也是湿漉漉的,于是我低声说:“姐,让我帮你擦一擦……好吗?”陈婶听了用赞许的目光看着我,一言不发地将两腿张得大大的,让我替她擦拭阴部。擦完后陈婶坐起身来一下将我搂住,激动而又兴奋地说:“小弟,你真是天生的多情种子哩……你妈有你这样的儿子真是好福气啊!走,和姐一起到外面去……让姐姐好好的调教调教你!”
我怀着激动而又好奇的心情和陈婶一起赤裸着身子朝客厅走去,陈婶在前面走着,我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我一面走着,一面目不转睛地盯着陈婶那又大又白的屁股。在走动中,陈婶那白嫩的屁股不停地左右晃动着,晃得我心痒痒的。

(三)
这天是星期天,陈婶把我们一家请到她家吃午饭。午饭非常丰盛,母亲在陈婶的一再劝说下喝了两杯葡萄酒。两杯酒下肚后,母亲的脸上就泛起了红晕,无论陈婶怎么劝母亲说什么也不喝了。陈婶笑了笑也就不再劝了,叫陈慧去厨房里为母亲添饭。
吃了午饭后妹妹和陈慧去厨房里洗碗,我坐在沙发上和陈婶、母亲一起看电视。看了一会儿,母亲倒在沙发上睡着了。陈婶轻轻摇晃母亲的身子,笑着说:“妹子,你怎么才吃两杯酒就醉成这个样子呀?来……我扶你去床上休息一会儿”说完,陈婶把母亲拉起来,扶着母亲朝着她的卧室走去。走了几步,陈婶转过头对我嚷了起来:“小弟,别像个木头似的……快来呀……来帮我一下。”
我边忙跑过去,和陈婶一起扶着母亲走进卧室,一直走到陈婶那张香喷喷的席梦思床前。接着,我们脱下母亲的鞋,把母亲放在床上躺好。陈婶看了看床上昏昏沉沉地睡着的母亲,然后用得意的目光看着我说:“小弟……现在就看你的了。”“姐,你是说……。”我心里一跳,用激动而又迟疑的目光看着陈婶。陈婶嘻嘻一笑,得意地说:“放心吧,小弟!我刚才在你妈喝的酒里偷偷放了几片安眠药,现在你无论干什么她都不会有丝毫反抗的。”
“姐,如果我妈醒来后知道了……怎么办呢?”我仍然觉得不放心,因为我明白即使母亲现在不知道,但醒来后一定会发生了什么事。陈婶用手指在我额头上狠狠戳了一下,笑着说:“你呀,嘻嘻……真是‘有贼心没有贼胆’!放心吧,一切有我哩。这里就交给你了,小弟,机会难得啊……你可不有错过了。”说完,陈婶用媚人的目光看了我一眼,然后扭着又肥又大在的屁股走出卧室,砰地一下将卧室的门关得严严实实。
卧室内只剩下我和床上昏昏沉沉地睡着的母亲。
我站在陈婶香喷喷的席梦思床前,用敬畏而又激动的目光看着床上沉睡着的母亲,心里砰砰砰地跳个不停。随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内心深处脆弱的理智在一点点地消失。终于,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手忙脚乱地脱掉身上的衣裤,爬上床去用颤抖的双手脱下母亲的裤子趴在母亲身上,将自己胯下那根早已变得硬梆梆的阴茎插入母亲的阴道内。
我紧张地看着母亲那泛着红晕的脸,发现母亲只是皱了几下眉头,并没有什么强烈的反应。于是我放心地吁了口气,开始缓缓地抽动阴茎同母亲性交。
刚开始的时候,我感到母亲的阴道内热乎乎的将我的阴茎“咬”得很紧,在不停的抽动中我那根粗壮的阴茎同母亲的阴道内壁之间相互磨擦的感觉也很明显。过没多久,母亲的阴道内壁渐渐松驰,并且开始变得湿乎乎的不停地往外流淫水,使我的阴茎同母亲的阴道内壁之间的磨擦作用大大地减弱了。在无意中,我看到了母亲头下枕着的厚厚的枕头,顿时灵机一动将那个枕头拉过来塞在母亲的屁股下面。这样一来,母亲的阴户被屁股下面厚厚的枕头顶得向上凸起,在抽动中我的阴茎在母亲的阴道内插入得更深,使我的阴茎同母亲的阴道内壁之间的磨擦作用大大加强。我一面不停地抽动着阴茎同母亲性交,一面为自己这突如其来的灵感所产生的奇特效果而兴奋、激动。在越来越强烈的快感的驱使下,我抽动阴茎的动作变得越来越快、越来越猛,母亲阴道内的淫水也越流越多。在飞快的抽动中,我很快就达到了性高潮,强烈的快感像巨浪一样席卷而来,使我全身像触电似的麻木、颤栗。我不由自主地趴在母亲身上将母亲紧紧搂住,尽情地享受性高潮来临时的那种特有的快感。在我浑身不住的颤抖中,那种令人欲仙欲死的快感越来越强烈,终于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奔涌而出不可抑制。与此同时,我的阴茎在母亲的阴道内剧烈地抖动起来,一股股精液从我剧烈抖动着的阴茎中激射而出,射入母亲阴道的最深处……。
射精后一阵浓浓的倦意袭来,我感到浑身舒畅,静静地趴在母亲身上一动也不动。在那种疲备的快感中,我感到我那根硬梆梆的阴茎在母亲的阴道内慢慢地变软、收缩。
好一阵之后,我将变得软绵绵的阴茎从母亲的阴道内拉出来,准备下床去穿衣服。就在这时,母亲突然伸出手臂将我抱住。我吃了一惊,发现母亲不知什么时候醒过来了,正睁着眼睛看着我哩!
“别……别忙着走嘛……。”
母亲的脸上洋溢着几分羞涩,两眼流露出快活而又满足的神采。
“妈……您……您醒过来了?”我节节巴巴地说,不知如何是好。母亲仿佛怕的突然消失似的将我搂得紧紧的,用兴奋而又羞涩的目光看着我,好一阵后才试探着说:“小强……我们这……这不是在……做梦吧?”
看着母亲那兴奋而又害羞的样子,我顿时激动起来,所有的担心、害怕都在这一瞬间消失了。我低下头去深情地吻着母亲,一面吻着一面低声说:“妈……这……不是做梦……。”说话间,我张开两面片厚厚的嘴唇把母亲的嘴堵得严严实实,一面狂吻着一面将舌头试探着伸进母亲的口中,几乎与此同时母亲的舌头灵活地伸过来和我的搅在一块难分难解……。
时间,在我和母亲心灵交融的亲吻中慢慢地流逝着。卧室里静静的,床头柜上的闹钟那有节奏的响声听起来也非常清晰。
不知过了多久,卧室外面突然传来钥匙插入锁孔的响声,母亲一下将我推开,惊恐而又紧张地看着房门。受到母亲的感染,我也有些紧张地朝那道紧闭着的房门望去。很快,门被推开了,陈婶从外面走了进来。当我看清从外面走进来的是陈婶时,不由得长长地吁了口气。
陈婶关上房门走到床前,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母亲,然后笑着对我说:“小弟,看样子……不用我再说什么了吧?”我坐起身来对陈婶报以一个会心的笑,然后看了年躺在身边的母亲。母亲用羞涩而又胆怯的目光看了陈婶一眼,然后把头闭上眼睛把头转向床的里面。显然,母亲此时的心里很复杂,她已经明白,这一切全都出自陈婶的一手安排。
“妹子,不要那样害臊嘛……你看……你们母子俩一阵风流快活,把我的枕头弄得好脏啊!”陈婶笑嘻嘻地说,一面说着一面将我同母亲性交时塞在母亲屁股下面的那个厚厚的枕头从母亲的屁股下面拉出来。我一看,那个雪白的枕头上湿漉漉的一大片,糊满了乳白色的粘糊糊的液体。我心里明白,那些液体是我刚才同母亲性交时从母亲的阴道内流出来的。
“小弟,走……到外面去把枕头洗干净……不然大姐可不依你哩。”陈婶用媚人的目光看着我说,一面说一面伸手拉我,顺手在我脸上捏了一下。我得意地对陈婶笑了笑,然后拿起自己的衣服和裤子往身上穿。陈婶拉过被子盖在母亲身上,轻轻拍着母亲的肩膀对母亲说:“妹子,你好好睡一觉吧……呆会儿晚饭好了我进来叫你。”说完,陈婶拿起那个被我和母亲弄脏了的枕头,把枕套取下来拿在手中,和我一起走出卧室来到客厅。
客厅中,妹妹和陈慧正坐在沙发上下跳棋。
“哥,快过来……咱们三人一起下。”妹妹看见我和陈婶从卧室里出来,站起来向我招手。我停下来看了看陈婶,陈婶拿着枕套径直朝卫生间走。
“你们先下着吧,……我还有事哩。”我想起陈婶要我洗枕头的事,一点也不敢怠慢,跟在陈婶身后走进了卫生间。陈婶回过头来看见我,笑着说:“小红不是叫你去下棋吗,你跟着来干什么?”“姐,你不是要我洗枕头吗?”我说。“傻弟弟,姐哄你的哩!这种事当然要由姐来做了……你快出去陪那两个小丫头玩吧。”陈婶一面笑着说,一面把我往卫生间外面推。我心里一阵激动,趁机一下将陈婶搂住低声说:“姐,……您真好!让我在这里看着您洗,好不好?”
“要在这里看当然可以,但不许打扰我……知道吗我的乖弟弟?”陈婶一面说一面轻轻将我推开,转过身去将枕套放进盆里,然后往盆里倒水、加洗衣粉忙碌起来……。
我站在陈婶身后,默默地看着陈婶洗枕套。陈婶身上穿着细花连衣裙,弯着腰熟练地用手搓洗盆里的枕套。在不停的搓动中,陈婶那浑圆的屁股不停地在我的眼前晃动着,晃得我心猿意马想入非非,渐渐地我胯下的阴茎在不知不觉中硬梆梆地翘了起来。我伸手摸了摸自己胯下那根硬梆梆的阴茎,又看了看陈婶那不停地晃动着的浑圆的屁股,强烈的性交欲望使我浑身微微颤栗起来。我朝卫生间的门口看了一眼,发现门半开着,我走过去将门关上插上插梢,然后轻手轻脚地走到陈婶身后,小心翼翼地把陈婶的衣裙向上理起来,陈婶身上穿着的那条白色裤衩顿时映入了我的眼中。
“小弟,姐不是说过……不要打扰姐的吗?”陈婶转过头来,用嗔怪的目光看着我说。在陈婶那灼热的目光的注视下,我的脸一下红了。我从后面一下将陈婶搂住,喘着气激动地说:“姐,我……我实在忍不住了。”
“讨厌!”陈婶对我嫣然一笑,回过头去继续洗她的枕套。我得意地笑了笑,迅速脱掉自己的裤子,然后抓住陈婶那条白色裤衩往下脱,在陈婶的配合下我轻而易举地将陈婶的裤衩脱下来,小心地放在我脱下来的那堆裤子上面。我站起身来一手抱住陈婶的腰部一手握住自己胯下那根硬梆梆的阴茎,将硕大的龟头从后面塞入陈婶湿乎乎的阴道口中,紧接着猛地用力一送,把又粗又长的阴茎齐根儿插入陈婶的阴道内!
陈婶被我插得浑身一抖,情不自禁地哼了一声,然后又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搓洗盆里的枕套。我被陈婶那若无其事的样子激怒了,心想:“别看你现在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过一会儿非弄得你哭爹叫娘的不可!”于是,我用一只手紧紧搂住陈婶的腰部,将另一只手伸到陈婶的胸前抓住陈婶的乳房不停地揉捏起来,捏得陈婶浑身不住地颤抖。陈婶终于顶不住了,双手撑着水槽的边缘喘着气说:“小弟,你轻……轻一点……好不好?捏……捏得姐……好痒……好痛啊……。”
“嘿嘿,姐……就是要这样才刺激嘛!”我得意地笑着说,一面说一面飞快地抽动着阴茎同陈婶性交。当我的阴茎在陈婶的阴道内来回抽动了七、八十下后,我感到陈婶的阴道内开始不停地往外流淫水,而且阴道内壁也慢慢地变得松弛起来了。于是在飞快的抽动中,我开始不停地改变阴茎抽入的方向,增强陈婶的阴道内壁和我的阴茎之间的摩擦作用。在我猛烈的抽插下,陈婶的身子像触电似的不住地颤抖起来,她一面呻吟着一面不停地扭动着她那肥大的屁股,大量的淫水源源不断地从她的阴道内流往外流。那粘乎乎的淫水从陈婶的阴部流到大腿根处,又从大腿根顺着大腿往下流。
“小弟……你……你真是姐的‘克星’啊……插得姐好舒服呀……。”陈婶一面呻吟着一面兴奋地说。
陈婶的话就像一针兴奋剂一样使我顿时感到精力倍增,浑身上下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气。我一面飞快地抽送着阴茎,一面激动地对陈婶说:“姐,那以后……我天天都和你插……好不好?”
“好……好啊!姐……以后……天天……都让你插……让你插个够……。”陈婶兴奋而又淫荡地说。
我和陈婶就这样一面说着话一面性交,在越来越强烈的性交快感中,我们完全忘记了年龄上的差异,感到彼此的心汇渐渐地溶合在一起,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了。十多分钟后,我的阴茎在陈婶的阴道内剧烈地抖动起来,一股股精液从我的阴茎中激射而出,射入了陈婶的阴道深处。
射精后我将阴茎从陈婶的阴道内抽出来,陈婶转过身来将我紧紧搂住,用满足而又兴奋的目光看着我,好一阵后喘着气说:“小弟……呆会儿吃了晚后我把小红留在我家里睡,让你们母子俩回家,嘻嘻……回到家中该怎么办就用不着姐再教你了吧?”“姐,你真是坏死了!”我伸手搂住陈婶说,脑子里却不知不觉地浮现出刚才在陈婶的床上同母亲性交时的情景。
我知道,自从父亲去世后我就成了家里唯一的男人,是家里将来的“顶梁柱”。我要让妈妈从此不再悲伤,而且我那个漂亮的小妹妹……呵呵我也要让她快快乐乐的!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