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传-少妇白洁-白洁小说-少妇白洁小说-白洁孙倩-白洁张敏

白洁与高义-白洁 张敏-白洁 孙倩-白洁 老七-白洁 高小坡-白洁 东子

我和妻子在美國的幸福生活


今年夏天,應我的一個外國朋友之邀,和老婆一起去美國休斯敦玩玩。那個朋友叫托尼,是我單位的同事,平時關系很好,也經常來我家做客,但是每次都對我老婆色色的,還有的沒的說幾句挑逗的話,因為它是外國人,外國人大概就是比中國人開放點吧,所以我和老婆也都不是很在意。今年正好趕上我和托尼同時假期,便受他邀請,到他美國的家做客。
老婆早就想到諸如美國,英國,法國等地方去玩了,這次有了機會,興奮得不得了,在飛機上就不停的幻想著怎麼享受異國的旖旎風光,誰曾想最後她反而成了異國人享受的“旖旎風光”,這是後話,表過不提。
說說我老婆吧,典型的小型美女,今年27歲,160的身高,85斤的體重,直發垂肩,我最喜歡的是她圓潤順滑的身條,一點多余的肉都沒有,但又不顯得骨感(不像李霞那樣,整個一個柴禾妞),細細的腰完美的分割了上下半身。因為畢竟比較瘦,胸不是那種呼之欲出型,是中國女性大眾尺寸——70B,但胸型很好,兩顆肉球誘惑的掛在胸前,彈性非常好,沒事我就喜歡一直手把玩一個。上了床是很騷的,除了肛交,我們夫妻倆是天天性愛花色全爽一遍才睡覺。老婆是大學語文教師,估計有不少學生用她做性幻想的對象呢!
下了飛機,就見到托尼開著他的破車來接我們,打過招呼之後,便坐著他70年代的日本車往他郊外的家開去。托尼很熱情,一路上不停的說著休斯敦的風情,也不停的誇我老婆,說休斯敦有兩個最厲害的中國人,一個最高的姚明,一個最漂亮的藥藥(藥藥是我老婆的小名,平時我都是這麼叫她,所以托尼也知道)。說的藥藥高興得不得了,一路上不停的笑。
大約開了兩個小時,托尼在一座古樸的建築前停了車。
“到了,就是這裡,我的家。”托尼說,“你們住在2樓,24小時熱水,比中國的賓館要舒服”。
老婆前前後後的看著周圍的環境,屋後有一個游泳池,前面是一片樹林,比中國的大密度居住要好得多了。“老公,我太喜歡這裡了!周圍都沒有別人家”。
我摟著興奮的老婆,“好了,咱們要呆2周呢,先放東西吧”,我和托尼遍笑邊聊,把行李放到了我們的房間,另我吃驚的是,一進屋竟然有一個女人!是托尼的太太!!要知道托尼在中國自稱沒有結婚的,公司裡漂亮的女孩,不知道被他上過多少了!托尼壞壞的沖我笑笑,我也一笑了之。
接下來的幾天,托尼和他的太太很熱情的帶著我和老婆玩遍了美國,托尼夫婦也真是開放,有的時候當著我和老婆的面,就愛撫起來,甚至做愛,我和老婆每次都是趕快走開。弄得老婆每次都臉紅紅的。當然,托尼還是有機會就色色藥藥,但我看得很緊,就知道到了他的地盤,他會放肆得多,所以他最多也就摸下藥藥的小腰,或是屁股。直到假期還有3,4天,我們四人又回到了他家。
累了許多天,老婆很早就上床休息了,托尼就叫我到他們的房間喝酒聊天,剛喝幾杯,托尼終於說出了他的心裡話,他想玩玩藥藥,我的老婆。
“你又開玩笑了”我笑著說,“還當著你太太”我指了指托尼的太太。
“他說的是真的”托尼的太太微笑著說“他每晚和我做愛,都說想插插你太太的中國小淫洞”。
天!嚇了我一跳,托尼的太太竟然也會說中文,我本以為她聽不懂,托尼才敢說的,而且這幾天來,她也沒說一句中文。托尼的太太見我吃驚,竟然大笑起來,然後起身坐在我腿上,摸著我的肩膀繼續用她不流利的中文說,
“當然,你也不會吃虧,今晚我渾身上下,都隨你用。”
我當時竟然不知道怎麼反映,只感到我的雞巴開始變硬。托尼則壞笑幾下
“珍妮,你嚇到我的朋友了”。
珍妮並沒有裡他,突然滑到了地上,迅速的掏出我還沒完全變硬的雞巴,雙眼媚騷的看著我,同時把雞巴含在了嘴裡,慢慢的吸著。
一股奇妙的刺激直上我的大腦,說實話,珍妮也是個美人,而且前突後撅,典型的歐美身材,這一幕,簡直和原來看得歐美毛片一模一樣!
“怎麼樣,我太太的技術非常不錯,雞巴舒服不舒服?”托尼一邊喝酒,一邊看著我。
“噢,托尼,叫珍妮停下來吧”說實話,我並不想停,但我還是這麼說了出來。
“哈哈,珍妮,你遇到對手了,我的朋友對你不滿意啊”托尼對他太太說道,然後轉過頭來對我說“來,中國朋友,喝酒,不舒服就向我投訴,”便地給我一杯啤酒。
我生硬的接過啤酒,下體突然一陣強力刺激,原來托尼的太太聽到托尼的話,開始快速的吞吐我的雞巴,說實話,真是太爽了!雞巴上傳來的刺激,讓我無話可說,和托尼碰了杯,一飲而盡!托尼緊接著給我倒上。這時,托尼的太太放慢了口交的節奏。
“你們……要……要喝酒……所以……我才……沒盡力……,不然,……你的朋友……沒法喝酒了……”珍妮一邊口交,一邊看著托尼說,“我也……想要……你的朋友……做愛……你們,快喝!”。
我又喝了一口酒,我和一個同事聊天喝酒,這個同事的太太正跪在地上給我吸著雞巴,下體的刺激加上酒精的麻醉,多淫靡的畫面,突然一陣緊張,我意識到我快要射精了,珍妮似乎也發現了這個現象,雙眼盯著我,嘴上馬上加快了速度。阿,好爽,我一手端著酒杯,另一只手不得不去捏穩珍妮的下巴,精液決堤一樣噴進了珍妮的嘴裡,珍妮微笑著看著我,一直到我的雞巴不再一跳一跳的,才站起身來,迎面坐在我的腿上,張開嘴,讓我看到他把我的精液一滴不剩了吃了下去,然後拿過我的酒杯,喝了一口,喂到我的嘴裡,我喝到了混合著精液味道的啤酒。
“珍妮,你這個小騷包,今天你又得逞了,好好謝謝我的朋友”托尼哈哈笑著說到,然後轉向我說,“我太太最喜歡喝別人的精液,光是我得還不夠”同時作出一幅無奈的表情。
“謝謝,親愛的老公,但是,還沒有完呢”珍妮摸著我的臉說。
“噢,騷貨!今天你還沒有被別人插入,就叫別人老公了!”托尼假裝憤怒的說。
我終於騰出了一口氣,說道:“托尼,你知道,這樣……”
“噢,我的朋友”托尼懊喪地說道“你還不打算讓我玩玩你的老婆嗎?我太太的技術和相貌身材,都是一等一的阿,別以為這樣就完了,你可以插她,怎麼玩都行,她今天也不會放過你的!”
“不是這個問題,托尼,你知道,我們是中國人,我想,我的藥藥不會接受這個的,你進房間,會被她打出來”
“我去試試”托尼說“我看藥藥平時很前衛,我想應該不會拒絕,女人都是很騷的”說完,托尼笑著指了指自己的太太。
珍妮這時,正用我的雞巴不斷的摩擦自己的陰部,看來珍妮這身睡衣下面,是什麼也沒穿了。下體又傳來一陣陣美妙的感覺。弄得我心思無法集中。托尼見狀,便出了屋。
“托尼”,我叫道:不要傷害她!
“哈哈,我知道了,朋友,你小心讓珍妮吃了”托尼一臉淫相的出了屋。
珍妮還是那樣迷人的看著我,可以感覺到她的下身分泌出了及多的液體,看來托尼這個招數是很厲害的,我竟然看到有人要去侵犯我的老婆而不去阻止,想到這裡,下體似乎硬的發燙,珍妮不再摩擦,扶著我的雞巴,慢慢的進入到了她的身體裡。說實話,我的雞巴在亞洲還算是大號的,但是在這裡,不知道是不是“小弟弟”了。
“珍妮,舒服嗎?”我問
“沒想到我的中國老公也有這樣的寶貝,我愛你”珍妮說著,就開始扭動起來。
“真舒服,你很會做愛”我說,“但是我的雞巴應該沒有托尼的大吧”
“嗯,但是很硬,比我用過得都硬,好像金屬一樣”,說話間,珍妮開始猛烈的動了起來,我也沒心情在說話,和老婆以外的女人做愛,還是個美國美人,太刺激了,我坐在凳子上,抱緊珍妮的大屁股,瘋狂的用我的雞巴在他的美國騷洞裡攪拌著,珍妮開始呻吟……
但是很遺憾,這種感覺剛開始,就結束了,外面傳來了我老婆的驚呼聲,和托尼的道歉,藥藥果然急了,到處找我,我馬上整理了一下衣服,出去息事寧人。不出我所料,鬧了個不愉快。
接下來的一天,藥藥幾乎不理托尼,大家見面都有些尴尬,我也不知道對藥藥說什麼好,不過看來托尼並沒把我和珍妮昨晚的事告訴藥藥。
再過一天,我們就要走了,托尼還是一幅賊心不死的樣子,時不時說他非常想好好玩玩藥藥,讓我想個辦法。我也在慶幸,好歹老婆沒讓這個色鬼玩了,雖然我也插了幾下珍妮吧。這時,托尼找到我,說馬上要走了,晚上請我們到這裡一個特色酒吧玩一玩,也算給藥藥賠罪,我和托尼對著藥藥說了半天,藥藥才同意一起去。托尼一下就興奮起來,又恢復了他平時的诙諧,去往酒吧的路上,藥藥也不時地讓托尼逗笑,說了幾句話。珍妮不知因為什麼事,沒有一起來,到也省得我看見她尴尬。
到了酒吧門口,托尼和門口的人說了幾句,又指了指我和我老婆這邊,那個看門的人望著藥藥哈哈一笑,給了托尼3張入場券。托尼過來說,這個酒吧是會員制的,他說了半天,人家才同意讓我們倆也進去。
到了酒吧裡面,我才發現不一樣的地方,一個大廳,中間是舞池,周圍則是同心圓似的沙發座椅,放著不知什麼樂隊的搖滾,很大聲,根本聽不見說話,舞池裡幾個美國女人在跳著脫衣舞。托尼帶著我們來到了最前面的一排,找了個兩人沙發讓我和藥藥坐下,自己做到一邊。不久,就有服務員端上酒來,我要的是一杯普通啤酒,我老婆是一杯果味雞尾酒。老婆湊到我耳邊(不這樣根本聽不到)說:“這裡是迪廳吧?哪像酒吧?”
我也同樣說到“托尼不是說是看表演的地方嘛,估計就是成人表演”
“你們這個托尼,太流氓了!要不是給你面子,我再也不理他了”
“好了,我的小寶貝,你看你今天不僅理他了,還穿得這麼性感給他看”我調侃道。
“我才不是給他看的呢”老婆一噘嘴,“我是給美國人民看的”
我哈哈一笑,看了看老婆,又看看托尼,托尼正聚精會神的看著舞池,我才發現,舞池裡的那幾個女人,造就脫的只剩絲襪了,並有幾個男的一起做出一些淫蕩的動作。一共3對,有一對是女女,兩個人互相添著陰部,另外2對不停的變幻做愛的姿勢,但是沒有插進去,只是擺擺樣子。慢慢的,我不自覺摟緊了我的老婆,老婆也看得又點不好意思了。
“你不是說你是給美國人民看得嘛?”我說“還不下去脫光了讓美國人民看個清楚”
老婆被我說的嬌喘氣來“討厭”。我也開始上下其手,實在忍不住了,我看見坐滿了人的酒吧裡,大家都在調戲著自己的女伴,有的沒帶女伴的,只好自己把手放在褲裆裡。我老婆今天穿的一個低胸吊帶,下面穿的一個短得不能在短的牛仔短褲,我開始不停的摸老婆的大腿,並試圖從短褲邊上把手指頭伸進去摸老婆的陰唇,上面則隔著吊帶和內衣,揉著老婆的胸。
這個時候,突然音樂聲音變小了,一個主持人摸樣的人上來了。
“好了,各位,我是你們的老朋友,史密斯。現在8點整,表演就要開始,看看我們美麗的小姐,這屁股,這胸,這騷穴”,他一邊說,一邊用手拍著那些女人的敏感部位,然後來到一個金發美女的身邊,用手摸著她的生殖器說“有沒有人對我們的愛麗絲的這裡感興趣?5美元就可以過過瘾”
台下一邊呼叫聲,但大多數都是沒帶女伴來的,那個叫史密斯的主持人挑了5個人上台,轉身讓那個叫愛麗絲趴在地上,摸著她的胸說到“可愛的小母狗,我找了5個家伙來操你,今天你准備好了嗎?”
那個女人沖那五個人一笑,對主持人說到“很好,主人,我要看看他們的家伙夠不夠大”。
接下來台上的表演我沒有看到,因為我的老婆突然把嘴湊了過來,雙腿跨騎在我身上和我狂吻了起來,手還不停的隔著褲子摸我脹大的雞巴,我只好回應吻著老婆,一只手解開了他的牛仔短褲,從屁股後面直接摸到了他的小肉洞。
“沒穿內褲,小騷貨”我對老婆說到。
“是你不讓我穿的,放進去,老公~”
“今天你很騷,親愛的”,我發現老婆今天比平時激動得多,大概是這裡氣氛的影響吧,我感到從藥藥的小穴裡面流出了非常多的淫水,幾乎弄濕了我整個手掌,而且還在不斷的分泌,我不停的用中指在藥藥的小穴裡進進出出,發出“噗叽,噗叽”的淫水聲。另一只手去摸老婆的胸,竟發現,老婆雖然還穿著吊帶上衣,但是裡面的內衣卻沒有了,而托尼站在一旁,一手拿著老婆的黑色內衣晃著,一邊對我笑,“我的朋友,我幫你省去了一個麻煩,你要怎麼謝謝我呢?”托尼說。這個家伙,不知道什麼時候過來把藥藥的內衣給解了,因為沒有肩帶,所以很容易解掉。
這個時候,我才發現,舞池那個女人在不停的被那5個男人奸淫,騷洞和肛門都插著一個雞巴,嘴裡含著一個,手裡還一手一個。而周圍的觀眾,也都和自己的女伴干起來了,有的竟然是2個男的一起奸一個女的,也不知道是哪個人的女伴。然而還有一大部分男人沒有發洩的對象,有的看著別人做愛,有的沖著台上得人大喊一些髒話,也有的在觀眾席上遛來遛去。
“托尼,這裡太亂了,希望不要出事”我有點擔心。
“噢,胡,放心吧,這裡有這裡的制度,沒人敢胡來,除非他不想活了”托尼說。
這個時候,老婆不停的扭動屁股,想讓我的手指插入更深,“老公,我想要,我想要~”
“你今天太騷了,藥藥,可是這裡……”
“不嘛,人家想做愛,你給我~”藥藥說著,便去脫自己的牛仔短褲,看來老婆今天情緒高漲的真不一般,我從沒見過她這麼急,但是小短褲很緊的裹在老婆豐滿的屁股上,又多了我的手,根本脫不下來。
“美人,我來幫你”,這時,一個黑人不知從哪冒了出來,拿著剪刀一下剪開了短褲,一把拽在手裡。藥藥流了太多淫液,短褲上粘粘的一大片,那個黑人看著藥藥的大屁股,用舌頭把短褲上的淫液全部添進了嘴裡,“噢,東方美人,真好吃,好味道,very good!”
藥藥不懂英語,但是聽得懂最後那個very good,不好意思地回頭沖那黑人一笑,便又迫不及待的來解我的褲子拉鏈。
那個黑人還沒有走,伸手摸了摸老婆圓滑的肩膀,對我說到“你的女友很棒,很騷,需不需要咱們一起來滿足他?”說完,便伸進吊帶裡摸起了老婆的乳房。天啊,剛才老婆的內衣讓托尼拿走,這下這個黑人起不完全無阻擋的掌握了老婆的嫩胸!!
“噢,老兄,你的東方騷貨的乳房很好玩,摸著真舒服!”那個黑人說到。
我馬上拿開了他的黑手,“對不起,我們不需要別人幫忙”,我雖然這麼說,但是剛才的情景,讓我的雞巴受到了相當大的刺激。那個黑人聳聳肩,不情願的拿著藥藥的短褲走了。看來這裡還真是有些規矩的,我也放了心,當著這麼多人玩自己的老婆,想想就刺激。
“別凶,老公……”藥藥這時已經拿出了我的雞巴,不停的用手刺激著它,“別管他,我要你……”
說實話,我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周圍都是做愛的聲音,都是女人的淫聲浪語,我早就想好好干干我這個小騷老婆了!!我抱著老婆的大屁股往前一挪,對准她的騷洞“噗”的一聲查了進去。老婆發出了一聲滿足的長歎。
“啊……啊……,加油,老公……”藥藥不停的前後扭動著自己的小蠻腰,屁股一晃一晃的控制著我的雞巴在她的陰道裡面攪動,“啊,老公,阿……”藥藥閉著眼睛,發出誘人的淫叫。
托尼則坐在了剛才藥藥坐的地方,近距離看著我的老婆在我身上瘋狂的做愛。
“胡,我沒有猜錯,你老婆果然是個騷貨,你看她現在這個淫樣,那天真應該奸了她,我想只要插進去,她就老實了”托尼解開褲子,露出他的大雞巴,用手不停的擺弄著。說實話,托尼說得沒錯,藥藥很敏感,只要有東西進入體內,就只能乖乖的讓人干了。

“你太騷了,藥藥,你的肉洞真的很舒服,套弄得我很爽,你是個怎麼干也干不夠的小騷貨!”
“對,阿……,我是小騷貨,你的小騷貨……,阿,干我,使勁……阿……”
“嗨,胡,珍妮沒來,你也不讓藥藥照顧照顧我”托尼加快了擺弄自己雞巴的頻率。而我的老婆現在完全沉浸在性愛裡,由前後擺動,換成了上下套弄我的雞巴,這下,就發出了“啪叽,啪叽,啪叽”的聲音。
“托尼在看你呢,你還這麼騷,還讓你也幫幫他呢”我不知道為什麼這麼說,只是覺得這麼說很刺激。
“阿,阿,啊……”老婆還是一下一下套弄著我的雞巴,“托尼,是,是……流氓,阿……加油,老公,我,不給他看,阿,……也不給他干……,他可以……,阿,自己拿一點水水用……”。
真沒想到老婆能想到這麼一招,女人淫蕩起來真是無可救藥。而托尼則象得到聖旨一樣,迅速把手伸向我和藥藥的結合處,不停的撫摸著藥藥被我插著的生殖器,揉著藥藥的陰唇,有時還碰到我的雞巴。大概托尼還覺得不過瘾,另一只手從前面刺激著藥藥的陰蒂。藥藥一下變得更加亢奮了,
“阿,老公,不要讓托尼弄我……,不要阿……,干我,老公,加油……啊,托尼,加油……”
老婆竟然喊出了讓托尼加油,我真不敢相信,藥藥已經完全狂亂了,“阿,老公……,托尼……,不要那裡……,啊,不要托尼進去……”,原來,托尼一手揉著老婆的陰蒂,一手沾滿淫水愛撫藥藥可愛的小屁眼,並慢慢的把食指插了進去。雖然我不太願意,但是畢竟也插了他的老婆,也不好說什麼。藥藥的淫洞讓我控制著,托尼也就能玩玩藥藥那從未觸碰過的小屁眼了。
“阿,老公,托尼,加油……,加油……”
托尼聽到讓他加油,更來勁了,飛快的揉著藥藥的小陰蒂,後面食指不停的在可愛的小屁眼裡面攪動,我也雙手托著老婆的兩瓣屁股,盡量往兩邊分,好讓托尼的手指頭更方便進出老婆的小屁眼,同時盡量快的一上一下的幫助老婆套弄我的雞巴。
這個時候,我突然聽見主持人說: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