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传-少妇白洁-白洁小说-少妇白洁小说-白洁孙倩-白洁张敏

白洁与高义-白洁 张敏-白洁 孙倩-白洁 老七-白洁 高小坡-白洁 东子

餐廳老板娘


我叫阿言,今年讀大二,在我家附近最近開了一間小小的餐廳,老闆娘姓蕭,
人人都叫她做蕭太太,蕭太太雖不算漂亮,但皮膚白裏透紅,腰小屁股大,尤其一
對大奶子,足有三十六E,如大木瓜般。

  我因為老闆娘的關係,所以經常到那裏吃早餐,慢慢就和蕭太太混熟了。蕭太
太對我像是大姐姐對小弟弟一般,老是親匿的叫我「小言、小言」的,對我沒半點
戒心,所以我經常趁她不留意的時候,緊盯著她那美妙的身材,讓眼睛吃吃霜淇淋
。不知不覺,我現在每天都養成一個良好的習慣,就是一邊到餐廳吃早點,一邊看
著蕭太太幹活,大飽眼福。清早就能夠欣賞眼前一對美乳在繃緊的襯衫中晃來蕩去
的,有時還可以趁她彎腰時從領口偷看那深深的乳溝!真爽。

  餐廳每天下午都會休息大約三小時,我經常都趁機會在這時間串門子。有一次
,我發現老闆出外辦貨,只有蕭太太在廚房裏工作,於是我便走入廚房,和蕭太太
閒聊起來。她也習慣了我在這時間出現,現在已經是見怪不怪了。但當初她也曾問
我,為什麼總是來餐廳坐,不用溫書的嗎?

  我答她說︰「嗯……我上大學只是混水摸魚罷了,不用現在就拚命的啦。考試
又還未到……,我早午都有課,可是中間卻隔了幾小時……,這樣的天地堂,看電
影又不夠時間,唯有在附近閒逛了……而且反正要吃飯,自然是來蕭太太妳這裏最
好了啦!東西好吃,又有蕭太太妳這大美人陪我談天說地的。」

  口中說得漂亮,可是我在心中暗想,難道要我老實對妳說,我是來看妳那對巨
乳的,或是對妳說,我常常來,是因為我想將妳弄上床去?蕭太太聽到我拍她馬屁
,臉上一紅,笑罵道︰「你這小子,沒正沒經的,亂開老大姐的玩笑。對了,你怎
麼不帶女朋友來坐坐啊?讓蕭太太看一看你的小女友嘛。」

  我立即裝出一個傷腦筋的樣子,說︰「不要提了,學校裏那些小女生,又麻煩
又吵鬧,我最怕她們了,而且她們也不會看上我的啦!」

  蕭太太一臉驚訝的道︰「怎麼會呢?小言,你的樣子不錯嘛……,一表斯文的
,身材又高大,是你看不上她們才對吧?」聽到蕭太太的讚美,我只好支吾以對,
反正也不好意思對她說,我是一表斯文沒錯,可是我正正是一頭衣冠禽獸,學校的
女生都沒有蕭太太那麼好的身材,所以我才沒興趣啊!

  這次談話,說著說著又談到這個話題,蕭太太就像其他傳統婦女一般,總是關
心小輩們和女生交往的進展,當蕭太太又再一次問起我,為什麼還不去結識女友的
時候,我趁著蕭太太不注意時慢慢的走近她的身邊,突然將雙手穿過她背後,用力
地揉搓她的巨乳,同時在她耳邊說道︰「我不去結識女朋友,是因為我喜歡了妳啊
!蕭太太。」猝不及防的被我偷襲得手,蕭太太一聲驚叫,立即掙扎起來。

  可是論力量,她又怎會是血氣方剛的我的對手?不知是動情還是緊張的關系,
她急得喘著氣說︰「你……你幹什麼……不……不要啊……快住手……我……我可
是你的長輩啊……而且……我丈夫快要回來了!」雖然她說的大義凜然的,但我當
然不會停手,美肉在前,我還忍得住不吃嗎?相反,我更加緊運用手指的技巧,刺
激她的性感帶,再狂吻她的臉。

  我淫笑道︰「嘿嘿,我知道蕭先生他沒有這麼早回來的,妳也別裝啦!長什麼
輩?我們又沒有親戚關系,妳也只是大我那麼的幾年罷了。我好喜歡妳喔!蕭太太
,看妳的奶子這麼大,定是個淫婦吧!只有蕭先生一個人,妳不會滿足的吧?妳平
日不就一臉慾求不滿的樣子了嗎?穿的衣服那麼性感,不就是在引誘男人嗎?那我
們現在就玩個飽吧!」

  我此時改由正面摟著蕭太太,一手托起她的下巴,強吻著她,舌頭更硬塞進她
嘴裏,吻得她滿臉通紅。而我雙手已解開她的白色襯衫,用力扯開她的藍色奶罩,
一雙巨乳立時彈了出來。第一次親眼看到朝思暮想的美乳,連親吻也顧不及,我失
聲驚叫道︰「譁!蕭太太,妳的奶子居然這麼大,一雙手也罩不住,既白且滑、又
圓又挺,乳尖紅通通的,像顆葡萄一般,真正點啊!」

  蕭太太聽到我的說話,羞得臉紅耳赤,只是一味驚呼道︰「不、不要摸!那裏
……不行!」但她卻推不開我,接著我一低頭,便狠狠地咬著她那乳峰上的頂端,
蕭太太嬌嗔地驚喊一聲,渾身一震,整個人便軟了下來。看到蕭太太這麼敏感,我
當然不會對她客氣,手口並用,在她身上亂咬亂親亂摸,令她豐滿的巨乳上布滿了
我的口水。

  在我一輪的猛攻下,白裏透紅的肌膚,實在是太嬌嫩了,幾乎連我的手指印也
可以看到。我一邊忙碌的吸吮著,一邊笑道︰「嗯……好味道!真好吃!蕭老闆還
真是有福氣啊!天天都可玩到這一流的美乳,真是一個幸福的男人呢……」

  蕭太太掙扎了這些時候,早已沒力了,只能有氣無力的哀鳴︰「啊……嗚……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咬人家的那裏……哎唷……除了我丈夫外……我不可以
這……這樣……給別人玩……我……我的……呀……嗯呼……不要……不要再舐人
家了……小言……住手啊……啊……不……住口啦……」

  別說笑了,現在停手的男人不是白癡就是性無能啊!看到這對巨乳,還可以忍
下去嗎?不理蕭太太的悲鳴,我瘋狂的運用口舌向她的身體急攻猛襲,真是好一個
淫蕩的肉體啊,雖然口中說得貞潔無比,但中年婦女如狼似虎的軀體,卻在我的手
指和舌頭撩撥之下,發出一陣又一陣的顫抖,敏感地回應著我的愛撫。

  將蕭太太的美乳把玩良久,充分的滿足了手口之慾後,我終於拿出我的肉棒出
來,我的肉棒可不是小的傢伙,我按下蕭太太,把肉棒硬生生地塞進她的嘴裏,我
要蕭太太給我口交。自從看到這位美婦之後,我已經朝思暮想有這一日的了,能夠
讓這美婦吞吐我胯下之物,絕對是男性的最大滿足啊!

  蕭太太本來想向後仰,將我的陽具吐出來,無奈卻給我雙手按緊頭顱,動彈不
得,我見她劇烈的掙扎著,便沉聲喝道︰「妳最好乖乖的給我含著啊!不然的話,
我不知會幹出什麼事的……」然後,我更故意用力的擺動下體,把蕭太太的嘴巴當
作是小穴般抽插,而蕭太太聽到我的威嚇,身體一震,不敢再反抗我,在我的抽送
下,被我插得嗯嗯嗚嗚的亂叫。

  看到蕭太太苦惱的緊皺眉頭,痛苦地承受著我的陽具,令我覺得十分暢快,男
性的征服感充斥我的內心。大約玩弄了十多分鐘,我下體猛然用力一頂,我不自控
的大喊一聲,已將所有的精華噴射在蕭太太的喉嚨深處,蕭太太雙眼猛地睜得極大
,頭顱激烈的向後仰,想擺脫我的陽具,可是被我雙手緊緊按著,不能避開,只聽
到「咕嚕!咕嚕」的悲鳴,在她的喉嚨中打轉,被我塞滿了口腔,連慘叫也不能發
出,悲慟欲絕、驚駭無奈在她的臉上交錯湧現。

  我終於把肉棒拔出,蕭太太瘋狂似的咳嗽著,剛才射進去的精液好像黃河決堤
般噴了出來,弄得滿地都是精液,而蕭太太則跪在地上,一邊咳嗽、淚水一邊簌簌
的流下。我看到她這樣子,皺一皺眉頭,蹲在她身邊,一手搓著她的大奶,一手摸
著她的陰戶。

  她滿臉驚惶的看著我,我對蕭太太冷笑一聲,把她扶起來,一手把中指插進她
陰道內,蕭太太「嗚」的一聲哀叫,給我弄得雙腳一軟,雙手無力的扶著我肩膀,
整個人靠倒在我懷裏。

  我瘋狂的吻著她的臉,看著蕭太太已毫無抵抗能力,卻仍喃喃的說道︰「不…
…不要……請……放過我吧……給我老公知道便不得了啊……嗚……求求你……別
插了……好難受……我……不可以給你玩的! 」

  我卻淫笑著道︰「妳這麼可愛又性感,不讓我玩玩不是太可惜了嗎?事實上,
妳覺得很舒服吧!真的不想我玩弄妳的小穴嗎?真的嗎?」我一面說,一面靈活的
運用我的手指,在她的小穴內外挑逗。她的身體不斷的顫動著,過了不用多久,終
於,蕭太太也抵受不了身體傳來的狂亂的快感,仰頭嬌喘道︰「可、可以啊!」

  我獰笑道︰「可以什麼啊?我不明白呀!可以說清楚一些嗎?」同時我的手指
或緩或急的按捺,令她發出一陣陣可愛的呻吟。

  「嗚……不、不要欺負我……求求你……讓我……快點啊……」

  「可是,妳不說清楚我是不懂得怎麼做的啊……」

  「啊……不行了……請你……」我猛地用食指和中指拼攏,用力插入她的小穴
中!

  「啊!」她發出瘋狂的尖叫,不禁叫道︰「快點插入我的小穴中吧! 」渾身汗
珠的蕭太太,已經忘了眼前人是誰了,為了追求性愛的愉悅,只是盲目的嘶叫著。

  「嘿嘿……這可是妳自己要求的啊。」於是我便要蕭太太跨在我的身上,剛好
肉棒套進她的小穴中,對準之後,雙手扶著她的腰部,大力向下一按!

  蕭太太頭向上一仰,發出驚天動地的叫喊聲︰「啊……好……粗……大……插
進人家的穴內……唷……唷……輕點……我受不了啦……好舒服……好舒服……」
已經沒有貞淑的老闆娘的樣子了,眼前的蕭太太,已經化身為追求性愛滿足的雌獸
,任由我蹂躪和踐踏,只是希望發洩無盡的性慾。

  我一邊用力地抽送著,展開活塞運動,一邊說道︰「哇!妳的穴還真緊,又濕
又熱的,爽死人了。怎樣啊?是我床上功夫了得,還是老闆比較厲害呢?誰弄得妳
較舒服啦?」

  蕭太太在我身上,被我的抽插弄得拋上拋下的,聽到我的戲謔,她輕打了我一
下,柔聲地啐道︰「你……你姦了人家的妻子……還要這樣問……太……太缺德了
喲……哎唷……輕點吧……我……我說啦……我說就是啦……是……是小言的大雞
巴幹得……人家更舒服喔……人家可從沒試……過這樣爽的呀……不……不要再弄
啦……我要瘋了……瘋了呀!」她嘶聲的吶喊著,雙手在自己的雙乳上搓弄,口角
也流下唾液,身心也陷入不倫的愉悅之中。

  我聽了蕭太太的淫聲浪語,更賣力的抽插,弄得她雙手不再玩弄自己的巨乳,
身體軟倒,伏在我身上,摟緊了我,美乳貼在我的臉上,我當然不客氣地大口大口
舐弄她的大奶,蕭太太像要死去活來似的浪叫道︰「哎唷……頂進花心啦……哎唷
……啊……嗚……太好啦……好棒……好棒喲……」

  我插了一會說道︰「來,我們轉一轉姿勢吧。」我把蕭太太反按在桌邊,玩起
老漢推車來。蕭太太上半身趴伏在桌子上,渾圓碩大的臀部高高翹起,因為常常要
站著招呼人客,培養出修長而有力的雙腿,與結實又有彈性的屁股,我看到蕭太太
的菊蕾在我的抽送活動中微微張合著,心中一動,把心一橫,打算不再淫虐她的小
穴,改為玩弄她的小屁眼。

  我用手指輕輕撫摸她的小肛菊,她身體猛地一顫,轉過頭來,驚恐的說︰「不
……不要碰那裏喲……很臟的……不要……」我冷冷一笑,也不理她那惹人愛憐的
眼神,抽出插在小穴的陽具,向上方的小洞一抵,腰部用力狠狠的向前一挺,蕭太
太登時慘叫一聲,想向前避開,讓我的陽具拔出來,卻被我用力緊緊抱住腰肢,不
但避不開,還被我用力將她腰部向後一拉,整根陽具直捅了進去。

  蕭太太頭向後仰,從後看去,幼細的腰部向後拗,擺出極性感的姿勢。她的雙
眼睜大,空洞的眼神,因為痛苦而扭曲的臉,讓我看得極是興奮。接著我便坐在地
上,要蕭太太背向著我,反坐在我的身上,她全身的重量,令我的陽具陷入她的小
肛菊中,完全吞沒不見。蕭太太咬住了嘴脣,渾身冒出冷汗,還簌簌的流下眼淚。

  她嗚咽哀叫︰「嗚……你怎……怎麼能插……人家的……人家的……那裏喲…
…嗚……嗚……好痛、痛死我了啦……你這樣……會弄破人家……那裏的呀……人
家……以後怎麼……上廁所喔?哎唷……嗚……求求你,請……用前面的小穴吧…
…好嗎?」

  我全然不理她,從後抓住她一雙巨乳,淫笑地說道︰「第一次玩是比較痛的了
,以後妳就知道這裏比前面還爽呢,哈哈!」蕭太太不斷的哭叫,我看見她那淒慘
的樣子,心中雖說是有點難過,但卻同時感到極度興奮,一股獸性瘋狂的在我心中
燃燒。接著我又猛乾了一會,全力一挺,把精液都射進蕭太太的屁眼裏了。

  蕭太太給我那熾熱的精華弄得幾乎要暈倒,我拔出肉棒,扶起蕭太太,大量的
精液慢慢倒流,流得她滿腿都是,蕭太太還在哭泣,我看到她那悲慘的樣子,頓時
覺得心中有愧,心想自己好像乾得太狠了,連肛菊也不放過,還玩得那麼猛烈。

  我摟著蕭太太深深吻了一下,說道︰「好啦!好啦!不要哭啦,下次只插穴好
嗎?對不起喔,都怪我實在是太喜歡妳了……一時情不自禁……」

  蕭太太低泣道︰「人家不來了喲……如果下次你又要玩人家、人家的……那裏
的話,那怎麼辦呀?真的會弄破的喔。」

  我立時笑道︰「好!好!我答應你,以後只玩小穴穴,不玩菊花蕾啦,好嗎?
來,讓我親親嘴兒吧!我愛妳喔!」

  蕭太太真的把頭面向我,深情的閉上眼睛,嘴脣撅起來,讓我深深吻下去。於
是我們兩人就激烈地接吻起來,互相用舌頭撩動著,蕭太太好像很享受,也很熱烈
的回應我的吻。

  我雙手輕輕握著她的一雙美乳,蕭太太臉泛桃紅,嬌喘著氣低聲道︰「其實…
…老闆他今晚是不會回來的呢!?所以……今晚這裏是不會營業的喔……不如……
不如……我們……我們……不過你不能再弄我的……那裏喲。我……們一起上閣樓
……好不好?」我大喜過望,當然是求之不得啦。於是蕭太太便帶我走上店內一條
樓梯,雙雙倒在她的床上。這天晚上,我們各種姿勢都玩遍了,一直乾到早上,我
才疲憊的離開,而老闆這時仍未回來。

  自從那天之後,我去餐廳就去得更勤了,不消說,從那天起,就開始了我和蕭
太太的不倫之戀了,她深深地為我那少年人的體力和勇猛善戰而著迷,而我也迷戀
上她那美豔誘人的身體,我們就這樣互相需求著。

  隔了一陣子,寒假來了。一天,蕭老闆竟然對我說想請我在餐廳幫忙,因為他
經常要出外辦貨,只得蕭太太一個人應付不了餐廳繁重的工作。我自然是一口答應
,老闆還讓我住到他那裏,這樣的好事,實在是給我一個淫辱他太太的絕好機會。

  這天老闆又說要出去辦貨,夜晚不回來睡,我立即明白,今夜又是我的世界了
。當天晚上,我以最快速度完成手上的工作,這時蕭太太還在洗碗,我跑進廚房,
她看到我進來,笑說︰「小言,還習慣在這裏工作嗎?」

  我微笑說︰「習慣啊,怎可能不習慣呢?」其實我心裏是想,習慣啊,習慣了
和妳上床嘛。

  蕭太太忽然道︰「小言,以前的事我不怪你,年輕人有時就是這麼衝動,但我
已是有夫之婦,我們這樣子……是不對的。我們已經錯了很多次,以後……我們不
能再這樣子下去了……」

  我聽了蕭太太的說話,怔了一怔,心中暗罵,他媽的,這婊子又在裝什麼聖潔
了啊?明明這些日子她都很享受的說,叫床叫得驚天動地的,每次淫水都流了一地
,現在又來那套良心苛責的把戲,幹嘛?這時我已經站在蕭太太的背後,但蕭太太
卻渾然不覺。

  我雙手繞前,抓住她的巨乳,把她緊緊的摟在我的懷裏,蕭太太身體一顫,嚇
得手中的碗都掉了下來,急道︰「不……要這樣,小言,剛剛我才說過……啊……
求求你,不要這樣。我們不可以再……這樣子的……」

  我笑道︰「停止嗎?那也可以啊,不過……我明天就告訴老闆,說妳趁老闆不
在就誘惑我,騙我上床解決妳的性需要,老闆會怎樣答我呢?想想他的表情吧……

  她臉色變得蒼白,驚呼道︰「啊……不要!你……太過份了,不可以告訴老闆
的啊,絕對不可以!」

  我聽到她言不由衷的說話,哼的一聲說道︰「老闆今晚不回來,妳讓我玩到天
亮吧!如果不肯,那我告訴老闆好了。」

  蕭太太低著頭,紅著臉,輕咬嘴脣打了我胸膛一下道︰「我明白了……我聽你
的就是了。你……你這小子真壞,我……應承你一切。不過,千萬不要告訴老闆喲
……唉……為什麼……你總想和我……我真的那麼令你有性衝動嗎?」

  我哈哈大笑道︰「是喔,誰叫蕭太太妳這麼美,奶子大、屁股大,我就知道妳
是最好的蕩婦,床上最好的玩伴!哈哈哈……」蕭太太甜笑了一下,我便低頭吻她
的嘴脣,然後道︰「我餓了,寶貝,拿些東西給我吃吧!」蕭太太推開我,想去拿
食物過來,我淫笑的玩著她的大奶說道︰「 蕭太太,其實我想吃妳的奶子啊。」

  蕭太太低頭道︰「要吃……就吃,不必問……我整……個身子都……隨你玩…
…你別叫我蕭太太啦……很難為情呀……不如叫……叫我芳姐吧!」我興奮地掀起
她的藍色無袖襯衫,脫下她淺綠色蕾絲半杯乳罩,一對碩大渾圓的乳房立時跳了出
來,展現在我的眼前。

  我深深的吸一口氣,說道︰「啊,芳姐,妳的胸脯真是越來越大了呀,和上次
相比,好像又大了一個碼呢。」我大口大口的舐著、咬著,邊吃邊道︰「嗒……太
美味了,嗒……嗒……實在太好啦!」

  芳姐嬌喘道︰「你……你輕力點兒吧!」

  我吃得不亦樂乎,瘋狂的吸吮著,手還伸進她的小短褲內摸弄著陰戶,不久,
我已動手脫了芳姐的小短褲,露出了紫色的縛帶性感內褲,我把芳姐按倒在地上,
拉開帶子,在她的三角地帶上狂嗅著,跟著說道︰「真香呀!妳穿這種內褲,是不
是想給人幹啊?」

  芳姐臉紅紅的,說不出話來,這時我已經舐著她的陰戶,還把舌頭伸進小穴裏
,芳姐興奮地地嬌喘著,妮聲道︰「啊……唷……唷……好……好癢……不要……
再弄了啦……你這樣……玩人家的這裏……人家怎受得了呀……唔……啊……」

  這時,我已不讓她說下去,狠狠的吻她的嘴,而她的淫水正猛流著,猶如一條
小河。我用手指狠狠一插,再拔出來,塞進她的咀裏,說道︰「來,嘗嘗自己的淫
水吧。」

  跟著我拉起芳姐,讓她像狗般爬在地上,而我則從後插進她的小穴裏,芳姐有
氣無力的道︰「唔……啊……怎麼……用這種姿勢呀……羞死……人啦……啊……
這樣玩……人家好難受呀……死啦……呀……小言的……塞……滿人家的小穴……
啊……嗚……」她說到一半,我已經大力的抽插著,她前後亂搖,口水、淫水猛流
而出,極度淫亂。

  過了一會,芳姐突然大叫一聲,原來她洩了,這時一股陰液從小穴噴出來,我
猛力一頂,同時射出了濃濃的精華。芳姐給我這樣用力的插著,弄得腰也彎了,她
瘋狂的叫喊著,像死了般倒在地上,大量精液從她小穴裏倒流了出來。

  不用多久,我又硬把芳姐扶起來,這時我坐在椅上,我要芳姐坐在我的腿上讓
我幹她。芳姐哀求道︰「求……求你,讓人家……休息一下吧……這樣連續不斷的
……人家不行了喲。」

  我不管她,只是硬拉著她坐下,肉棒一頂而入,芳姐大叫一聲,拚命地摟著我
的頸項,腰卻猛力地搖著,竟在迎合著我,這時我笑道︰「妳這淫婦剛才還說累,
現在卻比我還狠的搖晃,哈哈,妳不是說會沒命嗎?那妳現在是幹什麼?自殺嗎?

  芳姐羞紅了臉,一邊上下晃動,一邊不好意思的嬌嗔道︰「人家……只是想你
快點……洩嘛!」

  我立即哼著道︰「哼!妳真是想得美啊,我偏要慢慢的幹死妳,讓妳死也要死
得慢一點,嘿嘿。」說著,我便用力抓著芳姐的肥臀,把她抱了起來,她雙腿緊緊
纏在我的腰上,讓我一邊抱著她,一邊抽插著。我親著她的小嘴,笑道︰「怎樣啊
?心肝寶貝,我的芳姐,喜歡這姿勢嗎?幹得你爽嗎?」

  因為體重關系,芳姐整個人像無尾熊一般掛在我身上,我的肉棒自然也直插到
底。芳姐這時如瘋了般呻吟道︰「啊……人家……從沒試過這樣子……幹,好……
小言好厲害……嗯啊……插得好深啊……人家……人家都沒試過這樣……興奮呢…
…呀……我要死了……實在美死、死啦!」

  看到她的癡態,我心中淫念大動,還是想食言算了,要玩她的小肛菊,她卻瘋
了似的掙扎著,可是我雙手緊捉著她,不讓她有逃避的空間,雙手一抬,陽具離開
了小穴,略為移動,就猛地用力,插到芳姐的小肛菊中去。她像是被刀子斬到一般
,腰部用力一彈,雙眼不可置信似的看著我,流露出驚慌的神情,在她明白是什麼
一回事之前,我已經成功侵入她的小屁眼了。

  她看到我的獰笑,明白到我的企圖,不由得顫聲哀求道︰「不要……不要啊…
…怎麼這樣……小言……求求你喲……不要……弄那裏……啊……你的……好大…
…啊……嗚……插輕點吧……求求你……人家那裏……快要……破啦……嗚……好
痛……求……求你……」

  可是我根本沒有理會她,只是拚命的亂插著,可能是有了經驗,芳姐已不再只
是感到極大的痛楚,反而開始迎合著我,頭發在上下拋動間飛舞著,一雙巨乳亂晃
亂搖,美豔又淫穢的表情和身材,令我不由得更是興奮。

  她淌著口水,雙眼失神的狂喊︰「啊……嗚……呀……人家……舒服……死啦
……好……好爽喲……死了……呀……哇……啊……我不行啦……啊……嗚……親
哥哥……乾……幹死我吧……」

  我自然是死命的插著,幹得「噗噗」聲亂響,弄得她手舞足蹈、手腳亂搖,差
點從我身上跌下來。幹了好一會兒,芳姐已是死人般躺在地上,動也不動,原來她
已經洩了,但我還未射精,於是我走上前跨在她的身上,把肉棒夾在乳溝上,用那
大奶壓緊,這時芳姐已經無力掙扎,只能任我擺布。

  我命令芳姐用手大力壓著,而我便在她的一雙巨乳中用力抽插著,玩起乳交來
。接著我又抬起芳姐的頭說道︰「來,應該可以含著我的大肉棒吧?呀……對,啊
……真舒服啊!似乎比下麵還好玩呢!」

  我玩了一會,便在她的奶子上洩了,芳姐全身都幾乎布滿了精液,我休息一會
便去沖涼,芳姐卻因為太倦而睡著了,結果第二天一早才清潔自己的身體。

  翌日,老闆回來了,但他卻渾然不知道我和他太太幹的好事。之後芳姐就忙了
,因為老闆隔日便不會回來睡,於是她差不多隔天便要和我插穴。

  沒多久,因為老闆找到一處新地方做生意,於是便結束這間餐廳,而我和芳姐
的故事亦隨著她的離去而告一段落。而我的性愛人生,又踏上另一個階段。不過,
那是另一個故事了。

  芳姐可以說是我性愛上的啟蒙老師,她的成熟、美豔,性愛上的欲拒還迎,都
令我念念不忘,然而,人海茫茫,我和她已經失去聯絡,不知依人所在。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