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传-少妇白洁-白洁小说-少妇白洁小说-白洁孙倩-白洁张敏

白洁与高义-白洁 张敏-白洁 孙倩-白洁 老七-白洁 高小坡-白洁 东子

性愛派對下


其他三個女生,嘴角洋溢微笑,幸災樂禍看著艾莉,我心裡則為艾莉擔心,深鎖眉頭,準備心疼的看艾莉接下來要受的苦。此時,麗莎冷不防的從她的位子繞了一圈跑來我的位子,掐住我的手臂用力擰了一下,我悶哼了一聲:

『唉呦!』

麗莎附耳靠近我說:

『死人!你怎麼就沒有這麼擔心我!』

我莫名其妙為什麼她會說這種話,但嘴巴上又不服輸的說:

『又沒抽到妳,擔心個屁啊!』

還來不及反應,心裡一想到艾莉,趕緊轉回頭去,只見艾莉眉頭深鎖,張開嘴含住凱文伯伯的老雞雞。凱文說:

『動啊!妳不動它怎麼會站起來呢?』

艾莉羞澀的開始前後擺動,只見凱文伯伯軟弱的雞雞在她的口中,像棉花糖一樣進進出出。就在5分鐘的時限快結束前,凱文伯伯急的抓起艾莉的手摸自己的鳥蛋。不會吧!搞了老半天,這遭老頭根本不是什麼金鎗不倒啊!陽痿不舉嘛!凱文伯伯的汗滴從額頭滑向臉頰,就在DON宣布時間到的同時。艾莉飛也似的離開凱文伯伯軟綿綿的陰莖。DON走向前說:

『凱文,遊戲規則你也是很清楚的,你該不會……不行吧?』

凱文伯伯急的連忙向DON解釋:

『不是的,一定是剛剛東尼那小子的曬衣夾,夾的太痛了,平常不是這麼回是的,你再等會兒,等會兒。』

凱文伯伯急的連忙用自己的右手,現場打起手槍來。DON看了也於心不忍,只好請他在一旁努力,只要他好了,隨時讓他上場。現在2樓的遊戲結束了。我們大家要移往三樓最後一個戰場。結果令人料想不到,變成4女1男,我轉身看到安琪、麗莎、吉娜、艾莉四個人不約而同朝我微笑,心裡卻各自不知在打什麼鬼主意?我心情複雜的隨著一群人走向3樓,真槍實彈的性愛戰場。

第六章 混戰-1

三樓是一間超大坪數的和室房,昏黃的藝術燈光,恰巧適如其份的照亮房間的各個角落。主持人DON向4位女生說:

『如同我們邀請的條件,各位應該相當清楚,只要妳們任何一位能讓最後的男士達到興奮,我們馬上頒發50萬元的現金作為贈禮。各位女孩,請把握妳們的機會。』

原來如此,一開始我還懷疑是怎麼樣的女生會參加性愛派對,但是現在我已經對答案了然於胸。原來女生不但免費參加,甚至還有高額獎金可拿,怪不得連艾莉這樣內向的女生,都來參加這種淫蕩派對。而羊毛出在羊身上,花錢的自然是精蟲衝腦的男人嘍。

才剛想到此,吉娜馬上來到我的面前,右手毫不客氣的抓住我的老二,快速的上下搓動幾下,暖身不到10秒的時間,她竟然大力一推把我推倒在地,雙腿熟練的一跨,下一秒鐘,吉娜溫暖的蜜穴已經將我的陰莖溫暖的包圍。就看她自顧自的上下晃動她的豐臀。我心裡面想,喂!喂!這會不會太快了!搶錢也不是這種搶法。等等!我的右手怎麼了?這種感覺…..沒錯!是一個濕的不像話的騷穴。我趕緊轉過頭去看,看到麗莎正用雙手,強迫的把我的右手往她的騷穴摩擦。天啊!我的右手整個濕成一片。但我還來不及向麗莎抗議,安琪已經露出舌尖,快速的舔繞我的奶頭,她的舌頭舔的速度像極了一個電動馬達。安琪抓住我的左手,塞向她那36D的胸部,他把手掌覆蓋在我左手的手背上,操控我的手心搓揉她的大胸部。天啊!我像極了活生生被強暴的小男孩。一堆慾女在我身上竭盡所能的渴求。

我掙扎著抬頭找尋艾莉的身影,我看到艾莉跪在我們4個人的身旁,一副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這個時候,吉娜像匹發瘋的野馬,忽然改變她上下抽動的速度,她的小穴開始更快動的擺動,並且發出了呼天搶地的叫聲:

『啊~啊~嗯~OH MY GOD~~OH GOD~~!』

這個舉動似乎刺激了一旁的艾莉,只見她猶豫了一下,一低頭,把朱唇吻在我的嘴唇上。我閉上眼睛享受這一刻,艾莉緩緩的把把舌頭伸了過來,我也用舌頭與她的舌頭做零距離的交纏。忽然間吉娜放在我腹肌上的雙手突然用力一抓,我的直覺判斷,吉娜來了!吉娜瘋狂的喊叫:

『啊!啊!好爽!好爽!我要去了、要去了、東尼哥哥、哥哥、啊~~~』

一陣熱液在吉娜溫暖的騷穴裡,澆淋我的龜頭。我甚至可以感覺愛液在我的陰莖往下滑溜的感覺。安琪一見機不可失,很不客氣的把吉娜推倒一旁:

『滾開!妳輸了。』

我這時突然警覺,我不是A片中的猛男,我絕對無法一次應付4個女人。

於是,當下我翻轉上身,我不能再躺在地上任她們這一群女人玩弄。剛剛可以說是吉娜比較敏感,但接下來有沒有這麼好對付,我可不敢妄想。至少第一步,我要先掌握節奏,最起碼還能控制一下自己的射精慾望。我讓安琪躺在我的跨下,用正常位的方式和她決戰,我把龜頭緩緩送進她的小穴。安琪舒服的噓了一聲:

『喔~~~等整晚,就等你這一根,快點!不要忍耐,把你的精子射進我的妹妹,讓我生你的小孩。』

當她說完話,我已經對安琪的招數知道了大半,她果然是個聰明人,看吉娜剛剛那種狂插猛送法對我無效,所以改用說骯髒的詞彙、性感的聲音,來加速挑逗我射精的慾望。我並不理會她,不急不徐的用我的雞巴,抽送她的小穴。我粗魯的把麗莎的屁股架過來,讓麗莎用跪趴的方式在安琪的上面,屁股翹的高高對準我的臉孔。我的舌頭直接伸進麗莎的小穴,用舌尖的力量,咨意翻動她的花蕊和陰唇兩瓣,麗莎叫床的方式很特別,她是用鼻音發出悶哼聲,更是惹人憐愛:

『嗯~~嗯~~嗯嗯嗯、喔~嗯~~』

下面的安琪不甘示弱,繼續開口說著:

『喔~~東尼哥哥,我好熱喔,你頂到我的子宮啦!妹妹好爽!妹妹好爽!喔~~喔~~YES~YES~』

此時,艾莉,這個我完全毫無防備的對手,突然向我射了一記冷箭。艾莉竟然把頭埋在我和安琪交媾的地方,伸出舌頭舔弄我的鳥蛋,並且用嘴吧含住了其中的一顆,包裹在艾莉的嘴裡,鳥蛋不住的滾動。我心裡想,艾莉你在做什麼!這樣會壞了我的計畫的。不想還好,一想到這裡,第一波射精的慾望竟然已經到來。不行!我要趕快改變戰術,逃離這個困獸之地。我迅速的拔出插在安琪小穴裡的雞巴,半蹲的站起身來,直接往跪趴的麗莎小穴裡,狠狠的捅了進去。因為麗莎是唯一背對著我的人,再加上小穴被我舔的死去活來,沒想到這時候我突然把陰莖插進她的小穴,她的身體整個顫抖了一下子,開始無意識的叫著我的名字:

『喔~~喔~~東尼、東尼、東尼、就是這樣、喔~~算了、我不想活了、幹死我吧、操翻我的穴、喔~~東尼、幹死我吧~~』

她那哭泣式的叫床,又差點忍不住讓我想射精。

第七章 混戰-2

但是我此時全身都是汗,雙手抓緊麗莎的奶子,心中開始默唸倒算100下,99、98、97、96、……這是以前一位還算熟的馬夫教我的秘訣,主要是讓自己分神,不專注去想射精的事情。但是,在算到34的時候,該死的艾莉又出現了,艾莉的舌頭離開了我的鳥蛋,一路往上舔。天啊!艾莉竟然在舔我的菊花洞口!天啊!這個刺激未免太大了!艾莉,你就不能靜靜坐在一旁,等我搞定後再來找妳嗎?隨著艾莉的舌頭不斷的在我菊花洞口翻滾攪動,我的第二波射精念頭又像水柱一樣充斥全身。我顧不得還沒把100下數完,再把雞巴抽離麗莎的小穴,往躺在地上的安琪陰唇中,用力的往前一頂。安琪可能因為感到疼痛,大聲的喊叫:

『喔!!東尼哥哥、快壞了、快壞了!!輕一點、喔~~喔!!輕一點!!』

我索性閉上眼睛,採用吸氣吐納法,提肛縮臀讓後面的艾莉不要在我的肛門徘徊。我閉著眼睛,用手尋找麗莎的騷穴,我決定要用我從來沒有試驗過的一招,那就是〝潮吹〞。

之前在日文的雜誌上有詳細介紹這一招的用法,當務之急,我必須解決安琪和麗莎的其中一個。我右手食指半彎曲的伸進麗莎的騷穴中,大拇指對準她的陰蒂,用我生平最快的速度,狂摳麗莎的小穴。顧不得她受不受的了,聽到麗莎哀嚎的叫床已經帶有哭聲,下半身隨著呼吸的調節,用力的加快抽插安琪的速度。沒有多久,手指已經感覺安琪的淫水,已經聚集在騷穴洞口。這時睜開眼睛,抓住麗莎屁股的左手用力一掐,剎那間,屁股背對著我的麗莎驚叫了一聲:

『啊~~~~~~~~~~~~』

就看見淫水不斷隨我抽送的食指,用激速噴射的方式,濺灑出來,這種景象,真是壯觀。淫水一直不斷的噴射出來,我低下頭看安琪,安琪因為我下半部的無情頂撞,她那36D的大奶,隨著我的抽插,大幅度的前後擺動。安琪閉著雙眼,張大了嘴吧,呆滯的用2隻手抓緊了胸部,讓它不再大幅度的晃動。沒想到,趴在我前方的麗莎,兩手一軟,上半身整個倒向安琪。而她在淫水噴射完畢之後,竟然有黃色液體不規則的灑了下來。天啊!麗莎爽過頭,尿失禁了。溫熱的尿液澆在安琪的身上,安琪打了一個哆嗦,原本抓住雙奶的雙手,忽然掐住我2手的臂膀,上半身微微的向上起身,

『喔~~~~~~我完了、我完了、被你幹死了。』

安琪的小穴裡,不斷有淫水澆淋我的龜頭。她的淫水很多,不到一會兒,鋪在和室房地板的白床單,已經擴散,濕淋了一大片。

沒想到,意外的同時幹掉兩個女孩子。說實在話,我已經沒有任何招數了,從來沒有做愛做到大頭小頭一起用的地步。我發現我的頭好暈,我已經分不清到底自己有沒有張開眼睛。所有的影像都變的那麼模糊,我已經無法再忍耐,轉過身直接把艾莉壓倒在地板上。我彎下身子直接抱住艾莉,艾莉也用雙手緊緊纏繞著我。我們緊緊擁抱在一起,我的老二對準艾莉的穴口,沒有任何的預警,直接就往裡頭插進去。天啊!艾莉的穴好緊、好窄、好舒服,她穴內的肉壁緊緊包圍住我的雞巴,真的是肉感的性接觸。我們雙唇貼在一起,艾莉似乎也能感覺我的痛苦,抱住我的雙手,更加用力的抱緊我。我已經不用再忍耐,快速的衝刺艾莉的蜜穴,然後射精的念頭又再度的衝上腦門。我加快沉重的呼吸,艾莉似乎察覺我的狀況,她雙眼一閉,把她的淫水排放了出來。我突然間停止了抽插的動作,我和艾莉兩人四目相交。下一秒鐘,大量的精液從我龜頭湧出,千軍萬馬奔騰,射向艾莉的子宮,忍耐多時的精子大軍,強而有力的往艾莉蜜穴裡面四面八方噴射。艾莉閉起雙眼,吞了一口口水,彷彿也正和我一樣享受高潮後的餘溫。我累的往艾莉的嘴唇親了一小口,隨即倒身成大字形趴在和室的地板望著天花板,氣喘如牛的我,還不敢相信,一對四的5P做愛,我竟然能撐到這種地步。只能說,真是太神奇了!!

第八章 答案

主持人DON向我和艾莉走了過來,DON笑嘻嘻的說:

『恭喜你,艾莉。這個手提箱裡有50萬的現金,你可以清點一下。』

DON轉頭望向我:

『東尼,真有你的!一個人對付四個女人,辦了這麼多場的PARTY,總算今天讓我開了眼界。』

尼克不高興的說:

『換成是我也沒問題啊。』

安琪揶揄的回了尼克:

『剛剛在二樓不曉的誰噴的我全身都是,現在還敢說這種話啊!你們說是不是?』

所有的女生一聽安琪的話,馬上全部笑的東倒西歪,尼克不好意思的推一推眼鏡,隨即低下頭去。麗莎緩緩的爬向我的位置,看到我射完精後還沒完全軟化的雞巴,龜頭上還留著些許透明的愛液。麗莎笑瞇瞇的看了我一眼,伸出她的右手,輕輕的套弄我的雞巴。此時DON站起身來,開心的向大家宣佈:

『這次STRANGER SEX PARTY已經結束,相信大家都經歷過你們人生第一場最特殊的聚會。下個月我們俱樂部會在中山高速公路,舉辦一場巴士性愛之旅,有興趣且不怕野外曝露的好朋友,可以各自和你們的聯絡人聯繫。今晚,剩餘的時間,是屬於你們8位朋友的了。我們俱樂部不會干涉各位自由交友的權利,你們可以一起聊天到天亮,當然,也可以互相做愛到天亮也沒關係。明天早上10:00,俱樂部的人員會派車來接你們。如果沒有任何問題的話,那麼,各位,晚安了。』

在旁所有的男生,壓抑不住高興的表情,摩拳擦掌,準備再來大幹一場,彌補剛剛他們無法上場的遺憾。麗莎一邊抬頭專注聽DON說話,右手則上下套弄我的雞巴,而DON與我們道別時,麗莎低下頭,看到我的雞巴正硬梆梆的在她手裡進進出出。麗莎驚喜的望向了我,我朝她微笑,一起身親了麗莎一吻後,轉過頭對正在推開和室門的DON說了一句話:

『等一下!我有問題。』

DON楞了一下,隨即轉過頭微笑的說:

『怎麼了?猛男!有什麼問題嗎?』

喬伊忍不住的斥責:

『東尼,有屁快放好不好!你一次爽完4個,我們半個都還沒用到噯!』

我笑一笑對DON說:

『我要拿回帶子。』

DON說:

『東尼?什麼?我不懂你的意思?什麼帶子?』

我站起身來,雙手拿起旁邊直立式的藝術檯燈,往壁櫥的方向走去。DON說:

『等一下!東尼!你要做什麼!不要亂來,東尼!』

在場所有人全部丈二摸不著金剛,完全不瞭解我在說的是哪一國的話,但是我從野球拳的房間裡,心裡就一直不斷猜疑,這棟別墅裡,絕對不只我們這一群人。換句話說,還有我們不知道的陌生人,一直在跟隨我們的行動。而在機智問答的房間裡,後面幾題我無法專心搶答答案,就是注意到了房間內其中的一扇門,不按照慣律的輕輕晃動。我一直無法確定到底有幾個人,而他們又有什麼目的。直到剛剛我在艾莉的小穴內射完精後,躺下來望著天花板,才發現這間和室天花板的設計是全玻璃的設計。而也在同時,我清楚的看到壁櫥內一隻握著DV的手,這時,我就知道,我們被設計了。他們一定是完整的拍下我們整段過程,再拿去AV的黑市販賣,翻版壓片賺取暴利。

就在DON來不及阻止的情況下,我把那根像鐵柱一般的藝術檯燈,往壁櫥整個往下砸下去,裡頭的攝影師慌張的用爬行的方式爬出壁櫥,躲過了這一劫。我氣的大聲喊叫:

『還有多少人,全部給我出來!』

只見從房間另外兩個角落,相繼又再走出2個攝影師出來。女孩們驚叫的連忙用地板上的床單裹住她們的身體。

第九章 逃跑

喬伊首先發難:

『這……這……太過份了!你們憑什們……拍我們……我知道了,你們想拍成A片,對不對!!』

DON收起他的笑容,向我走了過來:

『既然被你發現了,那我們也不用再假惺惺了。我們既然能在台灣搞到這麼大,後面道上的勢力自然也不會少到哪裡去,你自己衡量一下,看你得不得罪的起。』

只見尼克雙手抱頭,口中喃喃自語:

『怎麼會這樣?早知道不來了、早知道不來了!』

吉娜出乎預料的站了起來,一改她年輕豪放的口吻,戰戰兢兢的對DON說:

『DON哥,雖然事情被他們發現了,不過你說的話還算數吧?我前前後後欠你藥的錢……一筆勾消了吧……?』

什麼!!原來吉娜跟他們是一夥的!怪不得!她是我們8個人裡面表現最自然的一個,原來是有這種前因後果。

DON重重甩了吉娜一個巴掌,把吉娜打的跌倒在地,然後說:

『臭婊子!這樣就算完了啊?妳HIGHT了多少次啦?這樣就算完啦?妳當我的藥是水溝裡撿來的是不是!!』

我出社會的時間不算長也不算短,我的歷練是在一群業務堆裡滾踏出的,遇到這種情況,我直覺反應是—〝敵強我更強〞。我自信的笑了笑,開口對DON說:

『老實告訴你,我不是什麼公司的大老闆,我只不過是意外發了一筆橫財的小老百姓。道上的兄弟我也不是不認識,既然你知道我的真名,那你可以現在用電話回去問你的大哥,告訴他我的綽號叫殺手,看他怎麼回答。以前還在混的時候,兄弟叫我殺手,是因為我幹架的時候是那種六親不認,連自己的兄弟都敢砍的關係。所以,說真的,DON,你真的以為我會笨到留下你這條命,回去叫你老大找人來砍我嗎?你不是那麼笨的吧?』

DON嚇了一跳,結巴的說:

『喂……你不要亂來……你……』

我毫不留情的用檯燈往他頭上砸了下去:

『幹你娘咧!!當你爸是什麼人物!!嗆聲!!幹!』

又一記往他左腦門敲了過去,頓時DON的頭顱血流如注的流下大量鮮血,痛苦的在地上翻滾哀嚎。我轉過身對身後三個已經嚇壞了的攝影師說:

『把機器給你爸拿過來!!快一點!!』

三個人相繼驚慌失措的把DV機器丟在我面前,我發狂的狠很敲爛眼前的機器,然後再用檯燈往DON的腹部捅了過去。DON痛苦的又再唉叫了一聲:

『喔~~~』

我丟下檯燈,發號施令的對其他人說:

『我們走!』

我對一旁眼眶含淚的吉娜說:

『妳走不走?』

吉娜點點頭,隨著我們一群人回到二樓玩野球拳的房間,穿回自己的衣物。大家默不吭聲,但是動作卻一致的迅速,我板起臉孔,帶著大家走出別墅。此時,正好一輛計程車從山上的地方下來,喬伊轉過頭來對我說:

『東尼,不不不,殺手老大,今天你相救一命,大恩大德,沒齒難忘,後會有期。』

喬伊連忙奔向那台計程車,用自殺阻車的方式攔住了計程車。尼克機靈的往前一竄:

『喂!等等我!』

邊跑還邊回頭望向我:

『殺手老大,謝謝!謝謝!』

隨即和喬伊2個人擠上計程車,揚長而去。媽的!這2個忘恩負義的臭小子!落跑!真他媽的雜碎!我一言不發,告訴我身旁的四個女孩子:

『走!!快一點!!』

安琪正待開口向我問話,我一口就堵住她的話:

『不要問那麼多!!快走!!』

圓山別墅需走一段路下山,才能到的了馬路人潮的地方,沒有任何人說一句話,直到艾莉打破沉默,問了一句:

『真的假的?黑道大哥?殺手?』

我沒有回答,一群人又再走了一小段路,然後我開口說了一句話:

『假的。』

所有女生停下腳步看著我,我不敢看她們的視線方向說:

『沒辦法……為了救妳們……臨時……妳們知道的……』

話沒說完,下一秒鐘,所有女生發了瘋似的拼命往前狂奔。

第十章 坦承

好不容易,我們跑到了大馬路上攔下一台計程車,確定後面沒有人追過來後,5個人擠上了小計程車,司機還因此抱怨人太多。我大喝一聲:

『加你錢啦!快開就對了啦!』

後來計程車果然一路狂飆,在我的建議下,載我們到了漢來飯店。進了房間後,我們5個人累的東倒西歪,各自找地方坐下或躺下,OH MY GOD!真是難忘的一夜。

我們5個人點了餐點,然後一起進去浴室洗澡,反正今晚大家在派對上早已坦誠相見,也沒什麼好害羞的,不過我們也沒什麼興致再做愛就是了。倒是麗莎還開玩笑的含住我的雞巴,當場來了一段口交秀,其他三個女生見狀也跟著起鬨,輪流含住我的雞巴。最後4個人一起圍上來攻擊我的重點部位,4個人笑的合不攏嘴。然後在我沒有戒心的情況下,我把精液射向4個女生的臉上,其中吉娜還被射到鼻孔裡面,搞的大家又是一陣哄堂大笑。我們5個人經過這一晚的波折,變的好像難兄難妹一樣,5個人還一起坐在SPA的水池裡靠在一起,享受水柱按摩的舒服快感。洗完澡後,我們一邊吃著餐點,一邊坦承敘述彼此的故事。

安琪的真名叫郁琪,和麗莎在同一家企業公司上班,而麗莎的真名叫小鳳,平時兩個人在一起時最喜歡互相埋怨工作沒有前途、薪水太少、好男人難找的話題。會參加PARTY也是郁琪先在網路上認識了杯子,在杯子的搧動下,她們決定一起來參加PARTY賺外快,只不過第一場就遇到這種場面,她們說她們下次再也不敢了。

吉娜的真名叫麗華,平常在酒店上班,這一年因為場子裡一位叫豹哥的關係染上了毒品,也因為這樣才認識藥頭—DON。後來她的毒癮越來越大,酒店姊妹們湊錢給她去勒戒所戒了毒癮。但出來後DON卻威脅她,要她把之前買毒品欠的錢給結清。她無奈之下,只好答應DON作了好幾場的演出,她邊說邊哭,大家伙吃到一半還得安慰她,勸她以後別再那麼傻。

而最神秘的艾莉,她的故事更是讓我們大家難過的吃不下飯。她是一家大企業董事長的情婦,自小孤苦無依,唯一的親人是在竹科當工程師的弟弟。半年前,她的弟弟被人發現陳屍在花蓮的郊區,由於缺少直接證據,警方一直無法破案,直到她在她弟弟的遺物NOTEBOOK中,發現她弟弟臨死前經常上的聊天室。從此以後,她不分晝夜的在聊天室裡徘徊,希望能遇到點蛛絲馬跡。她在聊天室裡認識另一個VIP的會員—杯子,從她口中知道了俱樂部的訊息。在警方已經將她弟弟的案子壓底以後,她決定親自前往俱樂部一探究竟。沒想到精心裝有針孔的手提袋,在一開始的時候,便被DON留置在玄關,無法發揮任何效用。我們大家聽了以後真是不勝欷噓,連安慰都不曉得從何而起。還是艾莉先開口說:

『經過這一晚,我想我也瞭解弟弟是怎麼走的了。弟弟的個性很正直,一定也是和東尼一樣,發現了攝影機的事情被殺人滅口。這樣,我想對天堂的爸媽也有個交代……喔!對了!我的本名叫惠雯,差點忘了告訴你們。』

艾莉開心的笑著說,我們大家也跟著笑,繼續恢復我們吃美食的樂趣。吃完飯後,我們熄燈躺在床上,5個人蓋一條棉被擁抱在一起。沉默了一會兒,麗莎,不,是小鳳問我說:

『唉~~東尼,』

郁琪隨即開口說:『小鳳,妳又忘了,他叫志煥。』

小鳳說:

『嗯~~叫東尼比較習慣嘛。』

惠雯調皮的說:『乾脆以後我們還是叫PARTY的名字吧。』

麗華故意的說:

『這不是好像時時刻刻,提醒我們4個被志煥一個人整的死去活來的記憶嗎?我才不要呢!』

大家又是一陣哄堂大笑,小鳳生氣的說:

『唉呦~妳們不要打岔嘛,我是想問志煥,你中了樂透頭彩,到底有沒有想過以後你要過什麼生活沒有啊?』

我認真的想了一想:

『嗯~~沒有。但是我已經想到我後天的午餐要在哪裡吃了。』

所有人好奇的問我:

『哪裡?』

我輕鬆的回答:

『法國塞納河的遊船上。』

所有女生同時驚叫,一起擁向我,此起彼落的叫著我的名字:

『志煥~~你對我最好了~~』

『志煥~~人家長這麼大還沒出過國唉~~』

『志煥~~船很大,你一個人坐一定很寂寞的~~』

『志煥~~法國的飛機要飛很久唉,你沒有人陪你一定會無聊死的~~』

我開心的笑著對他們說:

『好啦!好啦!我不帶妳們4個去,又有什麼好玩呢?只不過我擔心那個東尼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上我的身,旅途中卯起來又一下子對付你們4個。』

『好啊!你敢對我們4個吃豆腐,活的不耐煩啦!』

一陣子的枕頭戰玩鬧之後,我們終於累的躺平下去。最後,還是郁琪在我們大家睡眼朦朧的情況下,迸出了最後一句話:

『喂!是不是還有一個叫凱文的伯伯沒有出來啊?』

((高雄圓山某棟別墅中))

凱文伯伯興奮的從2樓機智問答的房間中,奪門而出。後頭還傳來大螢幕中,日本AV女優瘋狂的叫床聲:

『啊~啊~』

女優被男人抱在身上,用火車便當的招式,用力頂撞抽插女優的嫩穴。凱文伯伯在2的迴廊裡大叫:

『DON!東尼!喬伊!尼克!可愛的小妹妹們!你們上哪兒去啦?』

凱文一邊找尋大家的身影,一邊用手死命的搓動他那好不容易硬挺的雞巴。

『喂!!你們倒是說話啊!俺好了,俺行啦,來吧!來吧!再晚就軟啦!你們在哪兒呀??』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