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传-少妇白洁-白洁小说-少妇白洁小说-白洁孙倩-白洁张敏

白洁与高义-白洁 张敏-白洁 孙倩-白洁 老七-白洁 高小坡-白洁 东子

校園內的情侶做愛


「啊…!」校園裡傳來一陣女性的尖叫聲,都已經是放暑假了,深夜的學校怎麼
可能會有人呢?
本來不太想要理睬這件事,但由於是菜鳥的關係,來這所學校做警衛還不到半
年,所以在當夜一起輪值的隊長堅持下,仍是要求我去校園裡巡視一下。

我拿著手電筒及警棍,從校門口開始將花園及校捨都給巡視了一遍。「整個校園
裡連個鬼影都沒有,幹嘛還要巡視呢?」我心裡幹譙。

當我快走到活動中心時,我看到兩個人影在花圃旁,本想「該不會是髒東西
吧?」但由於膽子蠻大的,所以關掉了手電筒,就這樣躡手躡腳的往活動中心走
去。

到了活動中心,我看到兩個人影在哪邊「喔…啊啊…嗯…啊…喔」「這樣爽不
爽?」的,女的在呻吟,男的在口出淫語。看起來好像是在做愛,且男的還不時
會用手掌「啪!…啪!…」的打女生屁股。

我心想「誰怎麼大膽,大半夜還敢來學校裡做愛。」於是打開手電筒,大喊了一
聲:「誰在哪裡?」

在光線的照射下,一對男女就這樣轉過頭的看著我。男的上身穿一件內衣,下身
卻是將內褲及短褲卸到膝蓋的位置。而女的更誇張,全身上下沒有穿內衣、內
褲,就只有一件T恤翻到頸子上,將自己身體完全赤裸的露出。
男的長怎樣不重要,只記得女的長得還蠻可愛的,長得有點像鐵達尼號女主角或
台灣女星-唐林的綜合體吧!她的身材蠻好的,是屬於豐滿微胖型,以目測來
看,胸部應該是有36或37,D或E吧?

兩人就這樣被我嚇得連拔也忘記拔出來,看到這樣的情景,我有點想笑但還是忍
住了。從他們驚慌的臉龐帶有稚氣來看,可能是這所學校的學生半夜偷進學校想
尋求剌激吧?

看著他們兩人這樣插著,要我問話實在也問不下去,於是我示意他們兩人分開,
卻不准他們將衣服穿上。

『你們兩個是幹嘛的?』
「是學生!」男的問答。
『是這所學校的學生嗎?』
只見兩人點了點頭。
『都凌晨三點了,還跑來學校幹嘛?』
「來借廁所!」男的回答。
『騙人!』我大喊一聲,兩人被我嚇了一跳。
『借廁所怎麼會借來這裡?』
「因為學校大樓都關了,所以借不到廁所。」男的回答。
『騙人!要借可以來警衛室借啊!』
「……」兩人被我問的啞口無言。
『剛才大叫是妳叫的嗎?』我對女生問。
只見女生點了點頭。
『他是不是要強暴妳,所以妳才大叫?』
女的搖了搖頭。
『你們是什麼關係?』
「是情侶!」男的問答。
『真的嗎?』
女的點了點頭。

在一段問話後,男的原本腫脹的陰莖就這樣消了下去。女的則是藉由男的遮掩,
想要遮住自己赤裸的身體。

我不確信他兩人說的話,於是便說:『看來這件事還有調查的必要,你們兩個衣
服整理一下,跟我走一趟警衛室。』

男的穿上了褲子,並在活動中心門口的台階上穿上了拖鞋。只見女的拉下自己的
T恤,並沒有穿上內衣、內褲,於是我便問她說:『妳的內衣、內褲呢?』

女的有點害羞的說:「沒有穿!」

「看來這女的應該是曝露狂!」我心想。

回到警衛室後,我粗略的向隊長報告了剛才的情況,並將與他們之間的對話,粗
略的跟隊長講了一遍。隊長是一個年約四十初頭的人,聽完後用狐疑的眼光看著
他兩人,兩人則是像做錯事一樣,從頭到尾頭都低低的,一句話也不說。

『你們真的是情侶嗎?』隊長問。
只見兩人再度點了點頭。
『看來這件事情還有調查的必要。小陳,先把女的帶出去,我要分開偵訊。』
「是的!隊長!」
當我準備將女的帶出警衛室時,隊長又說:『記得要帶離一段距離,不要讓她聽
到或看到裡面情形好讓兩人互相串供。』
「是的!」
然後我便將女的帶出警衛室約十來公尺的距離,直到望不到警衛室裡的情況才停
下腳步。

在等待的過程中,由於女的只有穿一件T恤,裡面並沒有穿內衣及內褲,因此看
起來好像有點惶恐不安。

大約二十來分鐘後,隊長帶著男的站在警衛室門口喊:『小陳,把女的帶過來,
把男的帶過去。』
「是的」
於是我將女的帶了過去,便準備將男的帶走。
要離開時,隊長又說了一句:「再帶遠一點,你帶的還不夠遠,最好帶到教務處
哪邊。」
「是!」
『對了,沒有我的命令,你跟他都不准過來。』
「是!」
『我可不要讓他們偷聽到我偵訊的內容好串供。』隊長又臨時補了一句說。
「是!」
此刻我心中感到狐疑,卻不好對隊長的命令說此什麼。於是我將男的帶離了警衛
室門口,隊長則是將女的給帶了進去。

當我帶男的到教務處前的石椅坐了下後,心想「難道我剛才帶的還不夠遠嗎?現
在的距離反而比剛才還短了些呢?」
這時我才發現,剛才的位置雖比較遠,雖看不到警衛室裡的情況,但仍可看到警
衛室的門口及窗戶的燈光。而現在距離雖短了些,但因為正對警衛室背面的水泥
牆,因此完全被牆給擋住了視線,連警衛室的門口及窗戶也完全看不到。
我心想「或許隊長是怕被男的會注意到裡面的情況好串供,因此才叫我帶他到這
邊吧。」

「這位大哥請問有沒有煙?」
男的打斷了我的思緒。
『有!你等一下。』
我掏出了煙幫他點了火。
「謝謝!」
我看男的手發抖抽著煙,看來好像很害怕的樣子。
『你叫什麼名子?』
「我叫阿傑。」
原來男的名子叫做阿傑。
『怎麼會在學校做這種事呢?』
「沒辦法,年輕人追求剌激吧!」
對於他的話我不敢苟同,本想訓他,卻又看到他驚恐的表情而作罷。

沉默了一陣,不久…
「這位大哥,這件事不會讓學校知道吧?」
『看情形?應該會通報吧?』
「哇!怎麼辦?」
只見他眼淚飆了出來。
「嗚…萬一被學校知道了,…嗯…老師、同學也都會知道,嗚…然後學校又會通
知家裡,嗚…然後整件事又傳遍全校…嗯嗯…這叫我以後怎麼面對家人…嗚…師
長、同學及朋友…嗚…然後以後又怎能在學校立足…嗚…」
他邊哭邊驚恐的敘述自己的煩惱。
我看一個大男人哭成這樣,一時之間也不知該這麼辦。不久,
『也未必會通報,或許隊長會網開一面吧?』我安慰他說。
「真的嗎?」
『或許吧?』
只見他眼淚已漸漸的停止下來。
『一切還是得看隊長要怎麼做,你剛才有求他嗎?』
「有!」他點了頭說。
『哪或許隊長只是要弄清楚情況而已,畢竟大半夜在校園裡發生這種事很不尋
常。若是你情我願還好,若不是的…』
「是!是!我們是你情我願的。」他搶過了我的話說。
『總之,一切就看隊長調查的結果怎麼樣再由他做定奪了。』
「是!」
然後我則是問他剛才隊長問訊的內容,才知道隊長只是問明他事情發生的經過及
兩人是不是情侶等問題,然後並問明他女朋友身上有哪些特徵及寫自白書而
已。

這次問訊的時間比較久,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後,隊長才站在警衛室的牆角喊說:
「小陳,你可以把人帶過來了。」
「是!」
然後我便把男的往警衛室帶回去…

警衛室裡,這對情侶站在隊長的面前聽他說話,男的必恭必敬的,女的則是面有
難色。
『大致的情形我都瞭解了。』隊長對著兩人說。
『只要你們兩人真的是情侶,且是你情我願的話,我可以不追究,也可以不把這
件事通報給學校知道。』
「是!」男的喜出望外的回答。
『只是…』
隊長頓了一下,只見兩人臉色也突然凝重了起來。
『應該有的程序還是要做,這兩份自白書你們倆互相看一下。』
說完隊長把兩份自白書交到他們的手上,只見男的手上有女的的自白書,女的則
是拿男的的自白書。
『你們互相看一下,若沒問題的話便簽個名。』
只見倆人互相把雙方的自白書都大略給看了一遍,然後便跟我們拿了筆簽了
名。
當自白書交還到隊長的手中時,隊長說:『這份自白書只是我們警衛室留檔存底
而已。你們放心,這件事除了我們四人知道外,我們並不會把他傳出去。只是怕
日後若出了問題,若你們倆不是情侶或不是自願發生性關係,事後若把這件事鬧
到學校去,我們警衛室反倒脫不了關係,所以存檔只是為了自保而已。』
「放心,我們倆必不會。」男的說。
隊長大略看了一下倆人自白書上的基本資料欄及簽名後說:『對了,你們倆順便
把手機號碼留一下。』
「咦?」男的有點狐疑。
『放心,只是存檔要用而已。』
『不要給假的號碼,否則學校一查就查到了。』
不知為何,隊長這句話讓我感覺到有點威脅的語氣存在。
不久倆人都留下了手機號碼後,隊長看了一下後說:『好了!你們倆人可以走
了。要記注哦!以後不要再在學校裡做這種事。』
「是的!謝謝隊長。」男的說。
說完後,男的便帶著女的離開了警衛室,然後消失在校園裡。只是不知為何「剛
才女的一句話也沒說,且面有難色的樣子?」我心想。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