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传-少妇白洁-白洁小说-少妇白洁小说-白洁孙倩-白洁张敏

白洁与高义-白洁 张敏-白洁 孙倩-白洁 老七-白洁 高小坡-白洁 东子


  「快給我吞下去,難得真美小姐賞妳她的蛋蜜汁喝。」
  小舞嘗試吞下滿嘴的穢水,軟便像條長蛇鑽進她的食道,她的喉頭一緊,軟便 就像根木棒堵在胸口。
  「帶上這個,妳就吐不出來了。」
  和彥拿出一個球狀,沒有通氣口的罩子要給她戴上。
  「妳要敢吐出來,就得再吃下去,不然就等著悶死吧!」
  「你…你要做什麼!」
  真美衝上去搶,但被和彥一腳踢開,跌在地上。
  「嗯、嗚嗚…」
  「我要跟真美玩扭扭樂,所以要把妳的眼睛蒙起來,不讓妳看。」
  他用黑布綁住她的眼睛,並且把她的手高高地綁在後面,讓她像誤入毒蜘蛛陷 阱的昆蟲般懸在那裡。
  「現在我要把妳的耳朵封起來,不然我轟轟的大炮會把妳震聾的。」
  「你…你快放開她,這真是太過份了。」
  「滾一邊去,要妳來囉嗦?連我老爸都不敢管我了。」
  他把嚼得黑七八烏的口香糖分成兩片,塞進小舞的耳朵。
  「嗚嗚…」
  小舞懸在那裡,除了全身的酸痛外再也感受不到什麼。
  「現在讓妳也嘗嘗好的。」
  他拿出和沙夜用的一樣的超強力春藥軟膏,就往小舞的秘處拼命地擠。
  「嘿嘿…這一罐的藥力就足以整死十隻公牛。」
  軟膏罐被擠得扁扁的,像被汽直輾過的蛇。接著,他把一根超大型的人工肉棒 插進小舞的體內。
  「啊啊啊…」
  人工肉棒水泥柱般捅入她繃緊的內徑,和彥幫她套上一件滿是電線開關的皮革 底褲,按下一個紅色的鈕。
  「好了,小舞現在也是爽歪歪了。」
  「哦…啊啊啊…」
  犀牛角在小舞的肉徑裡橫衝直撞,她的喊叫聲在封閉的體內膨脹放大,化為千 萬片漫飛的碎破璃。
  「求求你放了小舞,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
  「是嗎,那讓我們來玩個遊戲,妳讓我射了,我就放開小舞。」
  「這…這…」
  「怎樣?妳要是不願意,她就會在半小時以內瘋掉。春藥和大肉棒會讓她因興 奮過度、痙攣而死。」
  「…」
  儘管被口罩遮去大半個臉,真美還是能從她緊蹙的眉頭,冒著大顆淚珠的額頭 感受到小舞的痛苦。
  她因為身下強烈的快感而拼命扭動著,痲繩深深嵌入她白晰的手腕,鮮血逐漸 滲了出來。
  「我…我知道了。」
  「那還不快過來。」
  為了讓情同手足的小舞儘快脫離痛苦,真美什麼都顧不得了。
  『我一定要讓他快點射、射出來,這隻豬…』
  在堆積了一層層肥油的小腹下,和彥軟趴趴的陽具像隻肉蟲,連最前端都裹在 皺皮裡。
  真美閉上眼晴,用嘴唇去含。
  「哦哦…真美的嘴唇真溫暖。」
  和彥的男根慢慢鼓脹起來,撐開的包皮上滿是臭水溝裡烏黑、青苔般的汙垢。
  「一個月前爸爸答應送我這個禮物後,我就一直沒洗澡,等著妳的櫻桃小嘴來 幫我清乾淨。嗯嗯…味道好極了,這裡,嗯、再用力點,好癢好癢。」
  和彥的手壓著真美的頭,勃起的肉棒直插入喉頭,惡臭的酸味讓真美幾乎要窒 息。
  「好臭,快放開我,我要不行了。」
  「不快點幫我舔乾淨,小舞就…嘿嘿。」
  小舞被緊緊捆綁的雙手已經呈黑紫色。
  『你這死肥豬,快射、快射出來。』
  真美把嘴縮成一圈,套著弧狀的肉頭抽送起來。
  「噗啾、噗啾。」
  豐厚的雙唇和肉棒相磨擦的淫靡聲蛙鳴般響起。
  「乖孩子,來,說和彥的雞巴最好吃了。」
  「我…我…」
  「不聽女孩這麼說,我就出不來了。妳瞧瞧,小舞已經樂成這樣。」
  小舞的雙腿間垂流下的蜜液,像一灘黏答答的漿糊。
  「太好了,我最喜歡女孩這種杏仁糊了。」
  和彥把頭埋進小舞的雙腿間,貪婪地吸吮起來。
  「啊啊…」
  和彥用牙齒粗魯地咬著小舞的核果,想讓她分泌更多。
  「快、快點,口渴死了,真美,繼續啊!如果妳不想讓小舞的身千廢掉的話… 」
  就這樣,真美爬向小舞雙腿間的和彥,含起他身下的大寶。
  鐵鍊般相接連的人體,構成這幅複雜淫靡的超現實畫面。
  「啊啊…快要射了,說、真美說啊,說妳喜歡我的大棒子。」
  和彥抓著小舞體內的人工陰莖,猛往裡戳。
  「啊啊啊…」
  「我說,我說,你放了她吧…和彥、和彥的雞…雞巴最好吃了。」
  「太美妙了,真美,這句話比妳的任何歌曲都好聽。哈哈哈,現在就讓我的大 棒子來幹妳的小肉洞吧!」
  「不…不要。」
  「嗚嗚嗚…」
  透過口罩傳來小舞陷入昏迷的、無意識的狂吼亂叫。
    *           *           *
  就在這時候,房門突然被猛力踢開了。
  「真美!」
  一個熟悉又陌生的男孩的聲音傳來。
  『優二、是優二來救我們了。』
  在優二身後還站著另一個人,那…那是那天把真美撞倒的中年男人。
  「你們是誰?憑什麼闖入我的房間。來人啊!快把他們趕出去。」
  「非常對不起,少爺,你的僕人都讓我用這個解決掉了。」
  中年男人的手上拿著一罐噴劑和電擊棒。
  「你們是什麼人,別亂來,我爸爸…」
  搞不清楚狀況的和彥語無倫次,不等他多說什麼,優二走向仍含著肉棒的真美 。
  「真美,我們走吧!」
  「要走,沒這麼容易。」
  和彥慌忙中抓起真美的頭髮,就在這一瞬間…
  「天啊…痛…痛死我了。」
  和彥推開真美,痛得在地毯上猛打滾。原來是真美趁其不備,往他的大熱狗上 狠狠咬了一口。
  「讓我來。」
  中年男人拿著電擊棒,對準他揮去。
  「啊…」
  和彥慘叫一聲後,就昏死過去了。
  「真美、我…還好吧?」
  真美閃閃的眼眸中,清楚映出優二俊朗的臉孔,他抱起真美裸露的身軀。
  「優二,是你,真的是你。」
  真美緊緊摟住他的脖子,臉頰滑落下晶亮的淚珠。
  想想這還是小倆口第一次擁抱、驚天動地的時刻。
  「小舞、還有小舞。」
  從再度相會的激動中清醒,真美想到還在受苦的小舞。
  「這就交給我了。」
  中年男人用刀子切斷麻繩,忍著惡臭替她拿下口罩和身下的人工肉棒。
  「她昏過去了。」
  口罩裡滿是令人作嘔的穢物,男人把它隨手丟在地上。
  「耳朵、她的耳朵裡還有。」
  「什麼?」
  「口香糖啦!」
  中年男人摳出兩塊烏黑發硬的膠狀物,還替她拿下了眼罩。
  小舞半睜半閉的眼睛下,大片的眼白像是死魚的肚皮。
  「快走吧!」
  男人背起小舞催促著。
  「優二,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現在沒時間了,待會再跟妳解釋。」
  優二扶著真美逃出這人間的煉獄。
  他們坐上門口停著的白色轎車,急馳出山間陰暗的小路。
     *           *           *
  「現在已經不要緊了,下過讓小姐們光著身子不好吧?後面有毛毯,優二,服 務一下吧!」
  「瞧我樂的,來來來…」
  『樂的?』
  想到這還是第一次在優二面前脫光光,她剛才一定偷看去不少。
  「你真壞。」
  真美連忙用毛毯把自己的身子緊緊包起來,也替昏迷過去的心舞蓋好毯子。
  「看來非得帶她去看醫生。」
  男人繼續開著車。
  「請問、請問我們現在要去哪裡?」
  真美忍不住問道。
  「哦,妳是真美小姐吧。我先帶妳們回我的住處,在那裡妳們可以稍微休息一 下。」
  真美突然想起來,優二不是也被CROSS公司監禁、跟沙夜做著那件不堪入 目的事?
  『這男人該不會是又要把我們抓回去,判我們更大的罪吧?』
  真美住車窗邊靠去,想到優二的身體曾經壓在沙夜的身上,她連他都不願意接 近了。
  「真美小姐別誤會,都怪我不好,我應該一開始就自我介紹的。」
  男人摘下墨鏡,他灰白的鬍子神奇地也跟著拔下來,露出那張三十歲出頭、溫 文儒雅的面容。
  「妳好,真美小姐,我叫谷川,幸會了。」
  谷川回過頭,和真美打了個招呼。
  「我是影劇記者,不過與其說是記者,不如說是專門挖小道消息的差勁男人罷 了。」
  車輛駛向標著東京指示牌的方向。
  「我原本是想寫一篇『沙夜和她的男人們』的報導,儘管退居幕後,曾經是超 級模特兒的沙夜,還是大眾目光的焦點。當時她同意在惡名昭彰的CROSS公司
當經紀人的新聞,就被足足炒了半年之久。CROSS公司裡的男人,從經理黑須 到開車的司機,都傳說和她有一腳,為了探聽實情,我也就這麼一頭栽進這個爛攤 子裡。」
  「那、那你又是怎麼知道我的?」
  「哈哈…真美小姐,誰不知道妳是沙夜調教出來的愛徒。那時候我還特地去拜 訪了令尊。」
  爸爸…真美的腦海裡浮現出充滿陽光的『海濱休憩小屋』、爸媽親切和靄的笑 容和後來為債務所苦、四處奔波的辛勞。
  「我爸爸…他好嗎?還有媽媽?」
  「妳放心,他們都沒事,只是一提到妳,他們就難掩落寞悲傷的神情,一點也 不像家裡出了大明星、得意神氣的樣子。其實,妳父親會跟黑須控制的地下錢莊借
款,然後欠下如此巨額的債務,這可以說是早就計劃好的計謀。CROSS旗下很 多女孩子都是這樣搞來的。」
  「…」
  「妳知道幾年前CROSS公司死過一個當紅的偶像歌手,其實經過我的調查 ,在那之後至少還有十二個女孩子下落不明。」
  「她們…她們難道都…」
  「嗯、一個聽說自殺了,其他有的說已經回家,但到她們的家裡去問,又說不 知道。」
  真美想起那些關在地下的女孩們。
  「CROSS的的名聲一向很差,警方一直懷疑他們有什麼不法的勾當,但都 苦於沒有證據,再加上他們與政府人物掛勾,也是警方無法採取行動的原因。」
  荒巖先生,那個年老癡肥的男人,奪去真美的純潔…
  「其中一個女孩的家庭提供新的線索,他說他們的女兒透過CROSS公司安 排,加入十字神洗教。」
  「十字神洗教?」
  「一種新的邪教團體,聽說他們宣揚經由裸身與十字架上的耶穌的『神交』, 就可以進入天堂、獲得永生。當然,這也是CROSS集團透過宗教,增加他們在
民間力量的手段,可是每當我想做深入的採訪時,都遭受到拒絕。不知道是不是因 為我看起來就是一副正氣凜然的樣子?哈哈哈…開玩笑,後來沒辦法,只好找優二 幫忙。」
  「找優二幫忙?」
  「是啊,他可是對妳真美小姐念念不忘。當我跟他提到女孩們到CROSS都 沒什麼好下場時,他就自告奮勇要去救妳出來。」
  「優二,你…你一直在等我?」
  「就這樣我安排優二作餌,參加妳歌友會的活動,讓他混進CORSS內部。 哈哈…沒想到CROSS的人還真上鉤了,他們以為優二是為情所苦的少年維特,
想把他調教成唐璜般的風流情聖呢。」
  真美和優二的臉慢慢漲紅,他們都故意不看對方。
  「優二打聽到拍賣會的消息,透過關係,我帶上這個就混進去了。」
  他揮一揮手上黏著鬍子的墨鏡。
  「那…那時候我看到的真的是谷川先生。哎呀,真不好意思。」
  真美想著自己被架開大腿的模樣。
  「別害羞,小姑娘,妳也是被迫的。不過這次真是不虛此行,我總算收集到C ROSS仲介賣春的證據。小姑娘,妳也沒發現這個吧?」
  他由大衣口袋裡拿出一個超小型的迷你相機。
  「怎麼樣,帥吧?現在CROSS大樓不知道會亂成怎樣,讓我們聽聽新聞吧 。」
  對於即將來臨的一切,真美真是又怕又好奇。
  『現在記者所在的位置是東京的CROSS大樓,由於今天每日朝報影劇版上 圖文並茂、關於CROSS的美少女拍賣會的報導,吸引了大批記者湧入,想要參
觀這裡據說關了數十名過氣偶像的地下監獄;CROSS大樓方面則大門深鎖,他 們堅持今天沒有任何活動,拒絕媒體的訪問。』
  「這下子警方非採取行動不可了,不過別擔心,真美的照片都還在這裡。說真 的,我還真想把它留下來當作私人收藏呢。」
  谷川拿出一個底片盒,丟給後座的優二。
  「你自己看著辦吧,不過以後可不能為了這個吵架,經過這件事後,兩個人應 該互相體諒,不能再像小孩子了。」
  「谷川先生、優二,我…你們對我太好了,我都不知道該如何…」
  說著,她的眼淚又要流下來了。
  「我、我,哇…」
  真美乾脆倒在優二懷裡,放聲大哭起來。
  「沒事了,一切都已經過去了…」
  優二輕輕拍著在懷裡啜泣的真美,時間好像又回到從前,開完演唱會的真美從 東京坐夜車趕回橫須賀,哭得淅瀝嘩啦地向他道歉…
  『真美,讓我們重新開始吧!』
  真美的淚水,洗淨了她心中所有的委屈和對CROSS一切醜陋的回憶;她逐 漸熟睡的臉,是那麼的平靜滿足,就像是初生的嬰兒。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