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传-少妇白洁-白洁小说-少妇白洁小说-白洁孙倩-白洁张敏

白洁与高义-白洁 张敏-白洁 孙倩-白洁 老七-白洁 高小坡-白洁 东子

淫樂實驗椅


「喂,醒過來了。」
  真美慢慢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張乾枯、爬滿皺紋的老人的臉,紛亂的白 色長髮披散在肩上,像是電影中瘋狂的天才科學家。
  「啊…」
  被嚇壞的真美想起身逃跑,卻怎麼也動不了,她才發現自己被脫光地綁在一張 黑色皮椅上,手腳都被皮帶固定,大開的雙腳間有什麼異物在蠕動。
  「聽說妳和小舞去那裡玩了回來。」
  『那裡…』
  身後傳來黑須冷酷的聲音。
  「小舞現在在享受好的,怎樣,妳羨慕吧?」
  『小舞…監獄…』
  真美逐漸清醒過來。
  「來!那裡也有好玩的要讓妳看喲!」
  黑須走到皮椅旁,用手指了指被窗簾覆蓋住的大面窗戶。
  「博士,把它打開吧!」
  那個怪異可怕的老人壓下按鈕,窗簾刷地被拉開。
  「啊啊啊…」
  擴音器裡傳來沙夜的淫喊聲。
  大紅的燈光下,顯現在真美眼前的景象像一團燃燒的火。
  沙夜的頭向後仰著,意亂神迷地享受著埋在她雙腿間蠕動的舌尖的洗禮…那年 輕結實的身軀,不會是…
  「…優二!」
  「來,我調皮的小水蛇,進入姊姊的體內喲!」
  沙夜豐滿的乳房在激烈晃動著。
  「快回答我,他是不是優二?」
  真美掙扎著要站起來,固定手腳的皮帶深深掐入她細膩的肌膚中。
  「沒用的,傻姑娘,他根本不知道妳在看著他,他朝妳看是為了欣賞鏡中自己 的英姿呢。」
  真美根本聽不進任何解釋,她大吼大叫。
  「停下來,別做了,優二,求求你停下來吧!」
  彷彿接受到感應,埋在沙夜雙腿間的男人抬起頭來,他那張欣喜若狂、嘴角垂 流著愛液的臉正對著真美,眼中滿是沉溺於肉慾的恍惚神情。
  「優二,我的優二,真美在這裡啊!你的真美…」
  優二根本不理會真美,他把頭又埋了下去,順著沙夜修長纖細的雙腿內側一路 吻著,最後含起一根根小蘿蔔般的腳指,貪婪地吸吮起來。
  「優二,餓成這樣嗎?大寶貝是不是也餓了?」
  優二腿間的炮台已經是引爆衝天的狀態。
  「好姊姊,讓優二樂樂吧!」
  優二開始用手搓弄起自己粗粗壯壯的男根。
  「忍著點,姊姊先賞你一個好玩意。」
  沙夜拿出一個金屬的小環套在優二的根體上,仔細一看,環套還連了一條細長 的絲線,不知道通到那裡。
  「優二,你…沙夜姐…?」
  真美的哭喊一下子靜了下來,只見到大粒淚珠不斷地滑落在她的臉龐。
  「聽好了,真美。」
  黑須得意洋洋的聲音響起。
  「這才是人的真正本性,什麼愛情,別傻了,那個男人不是有洞就鑽。」
  「求求你,別再說了。」
  真美閉上眼睛,把頭垂到一邊。
  「人就是這麼賤,一旦發起騷來,是什麼都不顧的。所以我說真美,學聰明點 ,看看妳的夢中情人正在爽呢,怎樣,要不要跟他一塊同樂?」
  黑須使了個眼色,博士按下操縱鍵…
  「啊、你們在做什麼?」
  真美感到自己的泉洞裡任劇烈振動起來。
  「恭喜妳,妳成了我發明的『男女同步感應器』的第一個實驗品。」
  「什…什麼?」
  「真美,妳不是一直想要獻身給優二嗎?現在就是妳嘗試他大肉棒滋味的最好 機會,看清楚了,妳體內被插入的人工陽具是和優二肉棒上的小環相連線的,它會
忠實反應優二抽送的動作,可是透過電流所得到的快感,可能是實際上的千百倍。 來吧,真美,享受優二壓在身上幹妳的滋味。」
  黑皮椅上真美絲絹般雪白柔潤的臀部,是一朵盛放的睡蓮,順著花瓣構成的柔 美曲線,正滲流出甘醇的露水。
  眼前兩個交纏扭曲的身軀,是兩道熊熊燃起的火燄。優二拉開沙夜的雙腿,要 把自己燒得通紅的利劍插入劍柄中。
  「Come on baby,讓我們瘋狂吧!」
  『不,優二…』
  就在優二插入的剎那間,真美感到被塞入火團般的痛楚。
  「怎樣,真美,這真是我們博士偉大的發明啊!哈哈哈,現代社會中的夫妻制 度製造了多少性饑渴的大眾,我黑須的任務就是來解救大家,讓大家除了單調的辦
公事外,還能透過各種媒介得到發洩的管道…只要能掌握住人們最隱密的需要,大 筆大筆的錢就會源源不絕地飛進我的口袋裡,嘿嘿…」
  優二的男根一路挺進,走在沙夜身經百戰的秘道裡,感受到無比的自在暢快; 弓著身子、拼命抗拒的真美則只感到是一陣陣被撕裂的巨痛。
  博士一直蹲在真美大開的雙腿間仔細觀察。
  「嗯,效果不差,電力3級就能夠讓內徑充血痙攣。他媽的小姑娘,別亂扭。 」
  破璃窗內兩個人的纏鬥進入最激烈的階段,看著優二忘形地舔吻起沙夜高翹的 乳尖,一邊猛力衝刺著,真美的眼裡閃起嫉恨的怒火。
  『狗男女!』
  另一方面,她又想著如果在自己體內抽送的是優二的男體,那…那是多麼美好 。
  「啊?優二…」
  真美感到人工陰莖像停了一下,接著就強烈抽動了幾秒鐘之久。
  「啊啊啊…」
  衝上絕頂的真美噴湧出金黃色的液體。
  「太好了,這真是一次完美的實驗,我的發明總算讓男女達到同時射出的目的 了。」
  博士貪婪地吞下真美的甘美泉露。對他而言,這簡直比黃金還要珍貴。
  「博士,幹得好,這下子我們削爆了。」
  黑須滿意地走了出去,整個屋裡只剩下接近瘋狂的科學怪人和一個飽受凌辱、 陷入昏迷的純情少女。
     *           *           *
  真美的復出很成功,她的『折翼天使』紅遍大街小巷,現在連兩三歲的女娃也 會扭著屁股大唱『Where Angels dance, Where Angels
falling down…』
  當然CROSS公司也不會放過這個撈錢的好機會,他們還讓真美拍了一部瘦 身廣告,隨著旋律的挑逗,真美身上的衣服如落葉般一件件脫落,最後只剩下電腦
合成的彩蝶在重要部位展翅飛舞。
  真美散發著成熟美的窈窕身軀緊緊抓住了每個男人的視線。
  「沙夜姐,舌訴我,優二現在在哪裡,你們沒對他怎樣吧?」
  晚上,當沙夜一進門,真美就抓著她,迫不及待地問道。
  「真美,這已經不是妳該管的事了,好好想想明天的表演吧!」
  沙夜姐說得對,我…我自己都已經讓他看到…他會對我失望也是理所當然的。
  真美決定以全身投入工作來讓自己忘記一切。
  被視為新一代美少女代表的她很快獲得各種演出的機會。
  除了唱歌、拍廣告外,電視台也邀請她演出一齣描寫高校生活的連續劇。雖說 是高校生活,實際上是想透過呈現強暴、吸毒等聳動的場景,來達到刺激收視的目 的。
     *           *           *
  9月初秋的深夜裡,在攝影棚搭的教室場景裡,正在進行今天壓棚戲的拍攝。
  所謂的壓軸戲是女主角真美被強暴的場面。剛接到劇本的時候,真美還猶疑了 老半天。不過在導演保證三點不露的情況下,真美還是答應了。
  導演設計的畫面是從撫摸大腿,然後攝影機往上拍真美驚慌恐懼的表情。
  嗯…這可是對自己演技的考驗。
  和真美對戲的是一個當紅的少男偶像團體,四個大男生分別扮演暗戀真美的優 二(戲裡男生的名字也剛好叫優二)和三個找碴的小混混。
  「真美,這場戲我們一個長鏡頭就搞定吧!」
  場記拿了牌子,場景3,強暴,開始。
     *           *           *
  昏暗的教室一角,男孩拉著女孩的手。
  「有什麼事嗎?為什麼把我拉到這裡。」
  「真美,我…我喜歡妳…」
  少年一下子抱住真美。
  「嗯…」
  少年把嘴貼了上去,一面就掀起真美水手服短俏的裙子,露出下面粉紅色的玫 瑰花底褲。
  閃光燈『啪』地一閃,從角落跳出三個油頭粉面的小伙子。
  「真美,現在證據在我們手裡,妳這個模範生的臉還要不要?」
  少年拿著照片在真美眼前晃。
  「優二,這是怎麼回事?」
  優二垂下頭不語,少年中最高最壯、像是做大哥的開口了。
  「這小子臉皮薄,讓我來告訴妳吧!他欠我們錢,就讓妳來替他還債。」
  「嗯…優二,你這可是便宜我們了,這麼水的姑娘…」
  「替他還債…你…你們要做什麼?」
  真美往後退了幾步,她眼裡充滿對背叛她的優二的失望。
  「想逃?」
  優二拔腿要跑,被少年們從後面抓住,推倒在地上。
  「真美,這照片我們多洗幾份,發給妳的仰慕者們欣賞。」
  「不…你們要我怎樣?」
  「先把衣服脫下來。」
  「妳乖乖的,我們老大人很好的。」
  「妳照我的話做,這照片…嘿嘿,我們不會讓妳太難看的。」
  「好吧!」
  真美下決心咬了咬唇,少年們的目光全集中在她的胸前。當她解開水手服的蝴 蝶結…
  「哇塞!」
  淺藍色的內衣托著飽滿的雙峰,隨著真美的動作上下起伏,像兩道相追逐的波 浪。
  「裙子、快把裙子脫下來!」
  真美的眼裡滿是淚水,她小巧可愛的裙子滑落下來,露出顫抖的雙腿。
  「你們住手!」
  被壓倒在地上的優二大吼大叫。小混混對準他的右臉頰,猛地揮了一拳,優二 昏過去,像隻死狗般被拖到外面。
  只剩下內衣褲的真美,在清一色男性工作人員關愛眼神的注視下,也不禁羞紅 了臉。
  「太精彩了,誰有機會看校花看得這樣清楚呢?」
  『再忍耐一點,這場戲就要結束了。』
  「你們看夠了吧?」
  「哦哦…大小姐生氣了,哥哥抱抱消氣囉?」
  大哥把她壓在地上,兩個小囉嘍按住真美的手腳,他們尖銳的指甲劃破真美細 膩的肌膚。
  『導演,快喊CUT啊!這跟我們當初說好的都不一樣!』
  「好痛,快放開我,你們這些臭男生!」
  真美分不清她喊的究竟是不是劇本裡的台詞,她把頭轉向攝影機,拼命尋找導 演的目光。
  「繼續,不要停。」
  導演冷冷的視線盯著鏡頭裡真美求救的眼神。
  「這下子連真美的寫真錄影帶都OK了。」
  帶頭的混混不知從那裡抽出一把小刀。
  「小美人,看清楚了,這可不是道具用的刀喔!」
  他用手指在刀鋒上劃了幾下,就猛地割斷真美內衣的釦環。乳乳房像燒溶的蠟 油灘了下來,中間站著兩根灼灼燃燒的蠟燭。
  「小乖乖,別亂動,哥哥會好好疼惜妳的。」
  銳利的刀鋒順著真美流利的曲線滑了下來,冷滋滋的感覺讓真美以為自己在流 血。
  最後,這張冰冷的小嘴吻上真美的秘處,在她的小花苞上狠狠啄了一口。
  「啊…」
  「哥兒們,我們多久沒好好樂了,想不到當了偶像還更衰,連解決基本需要都 得偷偷摸摸的。今天可讓我們碰上了。」
  「是啊,真美,妳現在正紅,我們很了解妳的苦悶。來吧!我們都是從小就身 經百戰的,包準妳爽歪歪!」
  少年揉搓著真美柔軟的隆起。
  「不…不要…」
  「來、把腿張開,不然別怪我們不客氣。」
  刀尖在大腿內側劃著,真美只好一點點張開雙腿。
  底褲上的玫瑰花被汗水浸濕反而像重新活過來,顯得更鮮艷耀眼。帶頭的把鼻 子湊上去聞,是一股淡雅的香水味。
  「真美小姐真是個好姑娘,連這兒都為我們打扮得香噴噴的。可是我們更想聞 的是真美小姐自己的花香喲!」
  刀尖在真美的花瓣上游移,像是某種惡蟲的觸角。
  「不…不要…你們放了我吧!」
  「大哥,我已經不行了。」
  一個囉嘍掏出自己硬挺挺、跟班的小兄弟。
  「各位,我先上了。」
  他捏緊真美的鼻子,在無法呼吸的情況下真美把嘴張開,一下子就被塞進一根 黑黝黝、臭呼呼的大肉棒。
  「好妹妹,幫哥哥仔細舔舔,我已經一個禮拜沒洗操了。這根熱狗有夠香的吧 ?可是別想咬我,不然我們老大就會用刀子把妳的破洞填滿。」
  「啊啊…」
  真美強忍住欲嘔的酸水,把舌頭爬上那根腐樹恨,一點點觸碰起來。
  「用力點、這樣子怎麼夠勁?」
  老大用刀子劃開真美的底褲,凋零的玫瑰花飄散著。
  「好久沒嘗過這麼鮮嫩多汁的金華火腿,爽極了!」
  大哥的舌頭在真美的秘道間魯莽地橫衝直撞。
  「嗯…」
  「別得意忘形,快幫我清乾淨。」
  小囉嘍的肉棒進行著活塞抽送的動作,他的男根越插越深,真美的喉頭一陣陣 緊縮。
  另一個囉嘍也忍不住了,他一邊舔著真美高翹起的乳尖,手就在自己的肉棒上 摩搓起來。
  「兄弟們、出征吧!真美一定忘不了我們對她的恩情。」
  大哥粗達5公分的大棒子毫不保留地捅進真美緊繃的秘道。
  「唔唔唔…」
  燒得火熱的鐵鉗在真美生嫩的黏膜上戳刺。
  「救命、痛死我了,導演,快停下來啊!」
  真美喊叫時,喉頭抽動一鬆一緊的韻律,讓插在裡面的男根幾乎也要高歌起來 。
  「快不行了。」
  「老大,我…我也是…」
  在真美扭曲淫喊的身軀上,三個狀似餓鬼糾纏的男體,同時噴湧出熾熱濃濁的 巖漿。
  『我、我…天啊!』
  絕望的真美再也哭不出聲,由身下、胸口、嘴角垂流下的黏液,像是她經受凌 虐的身軀流出的血,蒼白而帶著死亡的味道。
  工作人員們冷冷地看著這一切,只聽見帶子轉動嘎吱嘎吱的聲音。

No comments ye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